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遍地都是传送门 第47章 日后好相见

时间:2019-07-28作者:流浪月光

    一个红红绿绿的身影,站到了丁兆辉边上,映入了新星公司员工的眼帘。

    正是油腻的冲锋中年男许平安,不对,现在应该叫他“蔡许鲲”。

    听到林泉主动答应要退出这个异世界,许平安就坐不住了。

    这刚接的“考核任务”呢,结果进入异世界的第一天就因为团队问题被赶出去了,那这任务还怎么继续下去,夜来香是会再给自己找个进入这个异世界的身份呢,还是直接就判定任务失败了?

    许平安不知道,但是为了稳妥起见,他决定出面摆平这件事。

    原先还有些盛气凌人的新星公司员工,闻着一股有些刺鼻的味道伴随着血腥味往鼻子里,瞳孔也不由微微一缩。

    丁兆辉猜想的没错,新星公司在将土著的村落夺下来,改建成中转营地后,之所以保留原先的“食人花防御区”,一方面确实是为了保护营地,但另一方面,不设立警示标牌,也确实是为了坑一坑新进入这个世界的冒险者小队。

    这伙新进入的冒险者小队一踏入食人花防御区,这些公司的人员就立即跑出来观看了,如果死了人,自然可以进去帮忙收尸,收取些“敛尸费”,如果冒险者小队实力太强,将食人花防御区毁坏,那就收“补偿费”,总之是专坑新队伍,稳赚不亏的。

    如果这些冒险者小队事后气不过,和他们大打出手,争执起来,那就更好了,对这个异世界具有承包管理权的“甲方”来说,搞搞这些小包工头队伍还不是手到擒来?

    本来根据这些新星公司员工的猜想,这支小队至少要死两个人,结果现在的结果竟然是一个人都没死——而会出现判断失误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眼前这个浑身都是血和食人花汁液的人。

    “你是什么人!”

    新星公司的员工下意识的张口反问。

    “我叫蔡许鲲,只是一个练习时长两年半的独行小战士,喜欢唱、跳、rap和冲锋!”

    许平安顶着一头被染成绿油油颜色的假发,盯着这名员工,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再重复一遍,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被这位浑身浴血和食人花汁液的战士蔡许鲲一瞪,这位新星公司的员工竟然不由有些畏惧的后退开一步。

    先前这个战士在食人花丛中的疯狂厮杀他也是看在眼里的,说好听点叫“猛士”,说的难听点,简直就是个“疯子”。

    不过随即,这位退开一步的新星公司员工脸上,又涌现出丝丝恼羞的神色——再猛又怎么样?这里可是新星公司承包管理的主场,身边就有许多拿着武器的同事和其他冒险者,谁又敢公然闹事?

    “不留一线又怎么样?”

    新星公司的这位员工挺起胸膛,主动的逼近了许平安半步。

    而他身边那些端着弩机的同事,也纷纷举起武器对准了许平安,大有对方敢动弹一下就立即“合法防卫”的架势。

    “我当然不能怎么样,我蔡许鲲可是个遵纪守法的体面人。”

    许平安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先是伸手把身上已经被咬成破布条的黑衬衫、以及因为干涸而变得黏黏糊糊像果冻一样的食人花绿色汁液统统扒掉、甩开,露出了全身的结实肌肉,以及犬牙交错的锯齿伤痕——这都是被食人花的叶瓣伤到的。

    身上的钢板防弹衣早就在四面八方的食人花围攻中,被咬断绑带遗失了,因此许平安身体、四肢上的伤口有多恐怖简直不用过多描述,如果一定要说,可以用“千丘万壑”来形容。

    如果没有“自由强化点”恢复,他早就死翘翘了,而现在身上之所以还保留有这许多的伤势,却是许平安故意不恢复完全,留下来的“伪装”。

    毕竟这个世界正常可容纳的力量上限才是“20级”,上下限的实力差距并没有太大,想来就算是20级的战士冲进几十只食人花中亲密厮杀,也不可能毫发无损的走出来,所以许平安必须在身上留下大量的伤口。

    “不过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有时候的行为,可能会把一个人逼上绝路?毕竟很多人,可是砸锅卖铁,牺牲了一切,才弄到一个进入异世界的门票来寻找未来的啊,你们要罚他、要赶走他,就是要他的命···”

    许平安一边在脸上挤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他将身上的食人花汁液清理掉时,难免将才刚刚止血的伤口再次牵动,身上一片血肉外翻的伤口再次潺潺的流出血来,而且这血还有些掺绿,许平安索性用力的挤起血来···

    “你什么意思?你在威胁我?”

    和许平安对视着的新星公司员工,用一副强装出凶狠的表情喝到,但是有些闪躲的眼神,暴露了他的色厉内茬,边上那些冒险者和其他公司员工,看着赵离的举动,也有些眉毛在微跳。

    眼前的这个疯战士蔡许鲲,身上的肌肉虽然并不夸张,但是相当结实,哪怕现在已经被咬的血肉翻涌,也能看出完好时的健美体型,但是他现在就当着众人的面,将浑身伤口上大量的掺绿血水挤出来。

    掺绿,就代表伤口被食人花汁液的毒素所感染,这是一种刺激性很强、会让伤口感到剧烈疼痛的有毒物质,这家伙不第一时间止血、包扎伤口、服用解毒剂和止痛剂,而是在这里“挤血”,还一脸若无其事的凶狠表情,足以证明这是个“狠人”。

    而且听对方的话语···这很可能是一个没什么钱,很容易被逼上绝路不得不狠的狠人?

    “你们误会我了,我是个体面人,我只是在询问你们。”

    许平安当然也能感觉到身上肌肉的疼痛,但是说实话,真正的“他”承受过比这种疼痛等级要高的多的致命伤,现在这些看起来血肉翻卷的伤势,其实不过尔尔。

    “没有人会一直呆在异世界,总要回到蓝星,总会落单的对吧?你有没有想过,会有一个被你驱赶出去,满怀恨意的穷人可能在传送门的另一端等待着你的出现,因为你剥夺了他的全部“希望”···”

    许平安一边恶狠狠说着,一边从武装带上,拿起一串葡萄一样、黏糊满了绿色汁液的食人花组织——这是他从食人花的口器中扯出来的,按照课堂上的知识说,这叫“食人花的果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