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419章 凌霜华的队友

时间:2020-11-29作者:孤风寂

    山黛悟月华剑法可以如月引潮汐般带动气场,就算是普通剑法,在此法的辅助下也会变成神技。

    单战群战,全都不惧。

    当然,那也得看使用剑法的是谁,对付的是谁。

    ……

    一柱香时间很快过了,群雄适应了三少打法,功力不足的逐渐撤光了,虽然丢人,但总比躺在地上给人踩好。

    场中就剩下宗师级高手,他们却是脸上无光——这么多人都收拾不下三个十岁左右少年,人家还不是宗师呢。

    三少却很兴奋,这架打得过瘾——上次人少,这次人多,可以尽展所学。

    “行了,你们这样再打一个时辰也赢不了,该换人。”

    “是。”

    三少闻言退,高怀仁与李慧云揉身顶替。

    两人配合默契,李慧云的奕剑术在月华剑法的辅助下,迅速发挥作用,

    招招逼人变招,并取其后路,十数招间就以剑气刺倒了,除黑白双剑石清、闵柔夫妇之外的所有人。

    这对夫妇剑法互补,配合默契,伉俪情深,互相信任,就算一人有了破绽,另一人也一定会帮忙补上。

    不过到了二对二的地步,两人也知道必败无疑,主动收剑退了。

    石清抱拳,“阁下等剑法精妙,我等佩服,在下石清。”

    闵柔抱拳,“在下闵柔,敢问高姓大名。”

    “不必,玄铁令已经被谢烟客抢走了,大家也不用再争,就此别过。”

    高怀仁抱拳环礼,就算是过场了。

    ……

    这一战迅速在江湖上传开,马车队如此显眼,大家都知道了,宵小之辈也没有再犯,一路上倒是太平了。

    就是每每路过大镇,总有些地头蛇,坐地虎,前来混个脸熟。

    青龙会的,金钱帮的,镖局联盟的,等等等等。

    应付起来就一个字,累。

    ……

    5月,马车进入荆州一府,听.zyxta.闻秘卫正在通缉抓捕知府凌退思,因为查实他曾是龙沙帮派首领。

    现在,正抄家呢,于是找客栈住下后,大家跟着人群去看热闹。jxpx.

    看着院中一箱箱财物,可以想象他这些年来都干了什么。

    百姓是拍手称赞,有的干脆挂上鞭炮点了,噼里啪啦的像是年节到了。

    商家与帮派就头痛了,向满天神佛祈祷,求他们保佑,千万别找到账本什么的。

    否则连坐之下,他们就惨了。

    ……

    第二天早上,城中传闻,昨天夜里有三人越狱,其中一个是凌退思的女儿凌霜华——先前个淡雅的美女,也不知道怎么的,被滚水毁了容。

    一行人上路,中午在河边停下准备休息,发现三个奇怪的人。

    看身形是一女两男,俱是布衣,戴着斗笠,女子垂着黑色面纱,两名男子则满脸伤痕,显然之前被打过。

    这都没什么,之所以说奇怪,是因为他们见人就躲——明明正在烤鱼吃,但车队一到,他们立刻就走了。

    “逃犯凌霜华?”

    山黛此言一出,对方立刻紧张起来了。

    年长男子把凌霜华护在身后,警惕着离开,“各位认错人了。”

    “哎?武功可以嘛。”

    “乡下把式而已。”

    山黛没在说话,而是传音给山峖,由他出面。

    山峖看了看远处林中,下了车,“既然秘卫出动,这天地之大,你们又能逃到何处,他们现在不抓你们,只是想借你们,看看能不能找到凌退思。”

    “我们跟他没关系。”

    “那不是你们说了算的,不过以你的武功,秘卫想抓你们也不容易,但你身边两人却是累赘。”

    “你想动手?你的累赘更多。”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

    山峖一掌按出,就算山黛说了,他也有些不信,随便遇上个人,还是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家伙,都能够跟他一战。

    “轰!”

    那汉子近身相迎,两掌推出,真力如洪流出谷,汹涌澎湃。

    山峖被打得爆退十数米,全靠坎兑之身护体,才没有受重伤,不过还是身体发麻。

    万没想到,这乡下汉子真有如此功力。

    林中秘卫也傻眼了,这根本不是他们能对付的级数。

    而气流爆起之下,群马纷纷惊嘶,但随后感觉没事,这才安静下来。

    是山黛以真力布下气墙,挡住了气流与河边飞溅的石子。

    丁典心惊不已,不止是这份功力远在他之上,还有拥有这功力的人。

    “老爹,轻敌了吧。”

    “嗯,那汉子,我们再来过。”

    说话间,山峖欺身而上,指剑挥洒之间,这次却是占了上风。

    丁典功力深厚,但境界不足,灵觉不够,招式完全跟不上山峖的速度。

    全靠身上神功护体,才没有被点住经脉。

    当然,山峖手下留情没有用上.xgchotel.坎兑剑气,是主要原因。

    “前辈,请不要为难他,你们要的是我,我跟你们走就是了。”凌霜华突然冲到高怀仁车前。

    “不……”丁典话未出口,已是被山峖下重手封了经脉。

    山峖扬声,“林中的秘卫听了,你们想必可查知我等乃东宫所属,此三人我等保了,若有后事,待我等回京再行分说。”

    秘卫们哑然,这不合规矩,但打不过人家,也只得先认了,以后怎么样让上面人去头痛吧。

    “多谢前辈收留。”凌霜华躬身长鞠,她很清楚,人家是看上了丁典的武功,可此时他们无路可走,也只能从了。

    “你们呢,叫什么?”山峖解开丁典。

    “在下丁典,多谢前辈手下留情,那边是狄云,狄云过来,他是乡下人,懵懂的很。”

    “前辈好。”狄云拱手还有些蒙,小声问道,“丁大哥,东宫是什么?”

    “东宫太子。”

    “啊啊?”

    “别啊了,你不是有冤吗?正好说与他们听。”

    “不忙,鱼烤好了,先吃鱼。”山黛说话间就闪到了火堆旁。

    三少听从山崎吩咐,又去抓鱼,准备凑够一座鱼宴一起烤了。

    丫鬟白兰下车找地方铺了毯子,陆淑兰与田莲儿帮忙,跟杨玲珑一起布置,给储君与邱清梅搭了一座小凉棚。

    这架势,乡下人狄云也知道是大人物,等人坐好了,当即拜倒在地,哭诉遭遇。

    ……

    他自小跟随师父戚长发在乡下长大,以务农为生,与师父的女儿,师妹戚芳青梅竹马。

    有一日,师伯万震山遣人来送信,说是要过寿。

    师父把耕田的牛都卖了,置办了份贵重礼物,带他们进城祝寿。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