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398章 破玄冥的飞刀

时间:2020-11-27作者:孤风寂

    年怜丹放下酒杯,持剑下车,“敢问是哪位剑客当面?”

    殷素素抢先提醒丈夫,“别理他,他在耍诈,要打断你。”

    然,气机牵引下,张五侠吐气开声,声音浩大,煌煌如雷霆之威。

    “吾养浩然之气……”

    同时催马前行,目光远大,并没有看年怜丹,仿佛他们都不存在一样。

    实际上,他已沉入那浩然正气xgchotel.的意境之中,一人持剑顶天立地,挥剑所向,斩去一切危害人间的邪门歪道。

    浩然剑气横扫而过,年怜丹自然看到了剑意。

    脸色巨变,吐血,丢剑,爆退。

    意境败,功力大打折扣,连剑都递不出去,什么武功招数都没用。

    “剑之所向,百邪辟易……”

    张五侠骑着马,一马当先的冲过了防线,没有人出招,出不了,都吐血了。

    马儿们自动分开,让张五侠通过。

    金门狮王让殷素素先走,他捡起了玄铁剑,在后面慢行。

    还向远处的年怜丹拱手致意,令他再次吐血,气得。

    ……

    远处暗地,等着捡便宜的弥勒教众傻眼,这是上呢,还是不上呢?

    人家一招之间伤了大宗师年怜丹,他们这些人掂量着,怎么也打不过啊。

    他们没动,青龙会的杀手们动了,他们错把金门狮王刚捡的玄铁剑当成了屠龙刀。

    结果,一招未出,全军吐血——张五侠闯关之后信心大增,剑意越发宏大。

    张家人没杀他们,弥勒教众干脆去捡了个便宜。

    魔师宫在明,轻易不出并州,弥勒教也不招惹他们。

    青龙会在暗,九州都有杀手,在幽州这边与弥勒教有些嫌隙,正好一锅端了。

    不过张五侠的剑法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这简直是剑神之流了,莫非是屠龙刀的缘故?

    ……

    魔师宫。

    小山中的一个小庄子,真不大,这是以免朝廷来剿灭,损失财物。

    魔师与里赤媚在院中对坐,月下品茗观刀,一个英俊一个美丽,倒是相得益彰。

    “难得,看你对什么东西这么感兴趣。”

    “本来我是不感兴趣的,但你拿回来的这刀,却是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闻闻。”

    “闻了一路,硫磺味,说明此刀乃地火所铸,所以我才相信金毛狮王。”

    “你拿在手上是什么感觉?”

    “炙热。”

    “真气输不进去吧.jxpx.?”

    “别卖关子。”

    “此刀不是手铸,而是投入地火中,以绝世阳刚神功压制而成。”

    “啊?”

    “内外浑然一体,没有任何细微间隙,这是任何锻造名家都做不到的,无论他们锤多少遍,刀身内部都会有极细微间隙,刀身外部都会有锤后花纹。”

    魔师以掌按在刀上,真气抖动间,听其回声,圆润完美。

    “那些锻造花纹,对绝顶高手来说,就是一个个破绽,刀身内部的极细微间隙,就是致命的弱点。”

    里赤媚顺了下鬓发,“所以你不用兵器,只用拳头。”

    “这刀,最让我感兴趣的是这些弧度。”魔师以指划过刀背刀刃刀锋,“知道这些说明什么?”

    “不知道,我就知道,你再不说,我就回去睡觉了,熬夜不是我的习惯。”

    “哈,这是柔劲。”

    “刚柔并济,那又怎样?”

    “这是刀出火之时,以极阴寒的功夫,一抹而出,给这刀定型降温,啧啧,这是何等的信手拈来啊。”

    “呃,你是说一个人同时拥有,极阳极阴的功法吧。”

    “不,whhryl.这人以柔劲为主,想必是阴极生阳,对我等来说这是多么美妙。”

    里赤媚口干了,举盏饮尽,“我是不指望了,你慢慢悟吧。”

    放下茶盏,人已远去,只留一缕余香。

    天魅凝阴这功法生不出阳来,他这一身功夫虽不下于无上宗师,但境界上止步于大宗师。

    ……

    第三天,魔师看到了年怜丹等人。

    只一眼就知道,年怜丹等人的心境被破,如果不能克服掉,这辈子就是个止步于宗师的废物了。

    “是谁?”

    “回禀师尊,是张五侠,用的是浩然正气,弟子怀疑是不是屠龙刀中的秘密。”

    “知道了,送年先生回他家乡好好休息。”

    “是。”

    年怜丹嘴角动了动,最后没有说话,他知道他现在根本没资格说话。

    ……

    与此同时,金毛狮王拿着玄铁剑与张家人告别。

    张五侠现在就算面对无上宗师也有一拼之力,他还是找地方潜修吧。

    张家人改头换面一路潜行回武当,丝毫不知道身后跟着一对不死心的家伙。

    于是,武当山下小镇,张五侠上山通报去了,危险也就找上了在酒馆逗留的殷素素与张无忌。

    不过殷素素聪明绝顶,记忆不凡,一眼就发现了,那步履蹒跚的拄杖老头是玄冥二老之一的鹿杖客。

    一个激灵,带着张无忌就逃。

    “哪里走!”鹤笔翁破木墙而入,双掌拍出,一抓殷素素的胸前,一抓张无忌。

    “无耻!”

    殷素素只得止步上跳,以免被前后夹攻。

    玄冥二老一前一后扶摇直上,满脸邪笑。

    “轰!”

    殷素素撞开天花板出了屋顶,她本就抱着孩子,这时更加被动。

    “着。”

    眼看玄冥二老的四只脏手将至,一声大喝,随着四道寒光闪过。

    “哎呀。”

    玄冥二老惨叫着飞退,四只手背上插着四把红绫飞刀。

    一翩翩公子跃上屋顶,抱拳道:“在下书院李寻欢,观二位实在不像是该尊敬的老人家,为了救人,出手也就重了点,如有不服,随时候教。”

    “啧啧,这就是仗势欺人啊,我喜欢,那就算我陆小凤一个。”

    “哈,凑热闹啊,那把我胡铁花与小臭虫也算上,正好开座麻将。”

    “在下楚留香。”被一满身酒气邋遢青年拖上来的也一位翩翩俊公子,他无奈的摸了摸鼻子。

    玄冥二老眼见楼下街面上,许多江湖人士围了过来,有默契的闪人了,不过走之前把主子交待的话撂下了。

    “张翠山,你为屠龙刀认贼为兄。”

    “还娶邪教妖女为妻,为武林正道所不齿,人人得而诛之。”

    短短两句话,令小镇炸锅了。

    殷素素脸色惨白,张无忌的小脸惨白,紧咬着牙关。

    “这位夫人,令公子……”

    “无忌,无忌……”

    殷素素查看儿子,发现他背后中了一掌,那邪绿之色,正是玄冥神掌。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