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609章 整城务的砸场

时间:2021-05-04作者:孤风寂

    !

    众人到得地下,店铺伙计就又上去了,跟坐电梯似的。

    地下有荧光,虽说有些昏暗,但也能看清楚,所在就是一个八卦阵阵台。

    没来得及多看呢,有两个提着灯笼,带着面具的烟衣人,来引众人入一个房间拿取面具和烟色外套。

    这才带众人去地下赌档,一个巨大的空间,大到有河,有三艘楼船画舫停在其中,丝竹之声不绝于耳。

    佳人身影若隐若现,美酒香气弥漫空中。

    酒、色、财、气,这就是一个销金窟。

    ……

    天地人三艘船,每艘登船费不同,分别是一两金子,五两金子,十两金子,可用灵石换。

    五人谁也没有灵石,不过山黛以袖里乾坤隔空取物,从赌船仓库里拿了一袋百两金子,然后上了天字号楼船。

    ……

    船上到处镶金镀银,显得富丽堂皇。

    迎宾的都是花枝招展的美女,一人一位,相伴左右,也是监视他们。

    一层甲板大厅里就是赌桌,里面的客人也同样带面具穿烟衣,身边伴有美女。

    谁也不知道谁,谁也不认识谁,除了赌档方面。

    ……

    山崎、山峖、李柏总管三人没有入局,而是上楼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喝茶。

    山黛与小白去赌了,按山崎的意思,赢得越多越好。

    这里不赌色子,那东西哪怕垫块软布,是一个修士也都能听得出来。

    赌麻将,牌九等更有技术性的东西,或者是纯运气的东西,比如接下来一炷香时间,会有几个人上船来。

    ……

    山黛与小白去玩麻将,麻将桌上是软垫,洗牌时有声音,但绝对难以判断。

    只能靠手搓,或者作弊,于是就有了闷牌玩法。

    大家拿牌都不看牌,纯靠手摸。

    小白的麻将水准更她的人一样白,不过正因为有她的到处点炮的炮手在,山黛才没有显得太过厉害。

    就算一把清一色七对自摸,干翻了满桌人,也只能说运气。

    不过随着大三元对对胡自摸,把第二对牌搭子送出场,众人也看出不对了。

    碰到高手了,顿时有人手痒了,结果遇上了全幺九对对胡自摸。

    ……

    一连赶走了五对牌搭子,没有人再来,山黛开始抱怨,这么大个赌档,连个对手都没有吗?

    赌档挂不住脸,只得派人上,结果遇上了四门风刻自摸。

    退场后,连赌船也不派人来了。

    看时间差不多了,山崎发话了,“总共赢了多少?”

    山黛笑道:“来的不大,现在也就不到五万两金子。”

    “看来你还没过瘾,那就给你些时间。”

    “好咧。”

    山黛转战牌九,这个就不一样了,短短几把,就推到了百万两黄金,而且都是赌船的钱。

    眼看山黛把百万两黄金的筹码全下了,赌场终于出人了,一个穿红袍的面具人。

    “这位客官,适可而止吧。”

    “真不好意思,我们是城主府的人,专门来砸场子的。”

    山黛这嬉笑之言,让赌船都安静下来了。

    “你们赌赢了,拿钱滚出峻岭城,赌输了,可以让你们.zyxta.带上一万颗灵石离开,若想动武,就全死在峻岭城,若是不想赌……”

    “怎么样?”

    “投诚吧,投降输一半,.jsshcxx.就当补齐欠税,以后大家五五分帐,你们也就不用偷偷摸摸了。”

    &nb.whhryl.sp;“看来我们没有其它选择了。”

    “并不是针对谁,也没有打算惩罚谁,只是峻岭城的地下有太多,久没有见光的东西,需要翻上来晒一晒,以免继续毒害百姓,降低峻岭城的民心,懂了吧?”

    “原来如此,你们是山峖城主与小白姑娘,想必李柏总管也在,周某真是有失远迎啊,各位大驾光临,真是让周某这里蓬荜生辉。”

    李柏总管依山崎指示,显露真容,“认得山峖城主与小白姑娘,看来周兄在城主府里也有好朋友了。”

    红袍人也脱了面具,抱拳行礼,“周大勇见过李总管,还请李总管明示。”

    他长得眉清目秀,声音却厚重,显然这还不是真容,而且名字也应该不是真的。

    “话刚才已经说了,周兄自行选择,总之峻岭城欢迎各方来客,却不能容许周兄这样把灵石偷走了。”

    “峻岭城何时变得如此霸道了?”

    李总管失笑,“呵,一向都是如此,否则怎么敢放任你们胡作非为?现在,果子熟了,也该摘了。”

    周大勇沉身问道:“李总管如此咄咄逼人,就不怕翻了船。”

    “你可以试试,走。”

    按山崎的指点,山峖起身,拂袖而去。

    其他人跟上,小白抱着筹码,去换黄金,被山黛拖走了。

    开什么玩笑,百万两黄金,谁去扛?

    再说了,他们要黄金有什么用?

    他们一走,赌船上的人顿时鸟兽散了——各自回去通知,峻岭城要出大事了。

    而周大勇下令打烊撤退,暂时关闭赌档。

    ……

    客人的出口在城外,挖的暗渠,乘舟直达。

    李柏总管脸上挂不住,主动跪下请罪,“是在下疏忽,居然连贼人挖通了内外都不知道。”

    山崎笑道:“起来吧,不怪你。”

    小白忍不住问道:“我们站在这里干什么?”

    “等。”

    山崎与山峖异口同声,然后相视一笑。

    小白不解,“等什么?”

    山峖笑道:“等人来解释,因为这个暗渠,城防和巡城的人不可能不知道。”

    山黛会意,“哦,既然能留着它,就是说都烂了。”

    小白不明白,“什么都烂了?那些人吗?”

    “差不多,”山崎叹道,“从个人来说,贪婪无可厚非,但作为一城之官员,贪而不走正途,那就是害人害己了。”

    山峖好奇,“哦,我儿倒是不反对贪嘛。”

    “不是不反对,是知道反对不了,这里面的花样实在太多了,就算一个油盐不禁的人,也有的是办法拖下水。”山崎说道,“我的立场是,可以贪,但得办好事。”

    山黛笑道:“这要求够高的,谁贪了,都是办坏事,否则干嘛找他办事?”

    这时,一道蓝白色的剑光飞来了,

    李柏感应,“那应该是巡城的伍畅行,他曾经是一名除妖师,此时用的当是他近年来炼制的天沧剑,不过他来的好快。”

    “因为他才是真正的老板。”山崎笑道,“在你与那周大勇谈话的时候,周大勇派人去向他报信。”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