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556章 土木岛的灾劫

时间:2021-03-12作者:孤风寂

    少阳神君身死道消,地界高人们都感应到了,但那又如何,谁也不会为他强出头。

    这就是散修,生前固然能呼朋唤友,但哪怕再莫逆之交,在其死后也不会帮他报仇。

    除非碰上了对方劫数,那倒是可以去助阵。

    只有散修才知道散修的战战兢兢,是非只因强出头,这都不懂,不能忍,那也是你的劫数到了。

    既然是劫数,又怎么能让朋友跟着一起送死?

    拖着朋友去死,那肯定不是真朋友,既然不是真朋友,那也用不着帮他报仇。

    兜来转去,总之就是时也命也,只待因果报应。

    ……

    峨嵋高手们还掐算到这事情与他们掌门有关,只是他们发现已经算不清掌门的事情。

    东海三仙各自皱眉,但有令在身,必须守在恶徒的山门外。

    邪道魔徒固然不能妄动,他们也不能妄动,否则门归处置,没出人命的罚,出了人命的杀,一命抵一命。

    他们知道,他们一走,山门里的恶徒恐怕会立刻出来作乱,小辈们拦不住,到时候他们要为普通人抵命,所以只能带着满腹疑问继续守门。

    ……

    西海。

    紫虹经天一路横扫而过,旦凡是山黛认为可以杀的,就一路杀过去。

    紫郢剑万法不侵,李英琼杀心坚定,不管什么法术,都不能动摇其元神。

    元神不动,一剑破万法。

    霸道无比的杀意剑气,更是让人未战先怯,智慧修为大大折扣。

    而最霸道的是,李英琼的万年法力驱动下,紫郢剑一击之间,把那沛然如山岳的冲击力,汇聚到剑尖之上所形成的剑气。

    别说地界了,天界之上,也少有人敢正面挡其锋芒。

    当真是遇邪杀邪,遇魔斩魔。

    落魂岛三妖孽,鹿革岛鬼王冼盈,火龙礁散仙庞化成,火珠原琪琳宫留骈和车青笠,黄鱼岛的商弘和商壮,等等等等。

    全部身死,无一是一合之敌,身体乃至元神都被剑气震得粉碎。

    商弘和商壮是有法宝二行珠,一经爆发,千里内生物齐在死圈之内,化为劫灰。

    那散仙庞化成有日月五星轮,一经使出发出日月阴阳双光,五行五色星光,可令乾坤颠倒,所罩之内,哪怕万丈高山也弹指立成菌粉。

    但有山黛从旁协助,法宝没用出来呢,就被袖里乾坤收了。

    ……

    紫虹在西海纵横往复,约三个半时辰,荡平了西海群邪,转而向北。

    西海剩余修士顿时齐齐擦了把满头虚汗,真是太可怕了。

    不说话,不理求饶,只是杀,根本没得商量。

    幸好对付的似乎都是恶徒之类,幸好自家平日都有做些善事,看来以后还是再老实些为妙,没事多做善事吧。

    否则,谁知道人家什么时候抽风啊。

    只是短短三个半时辰,那许多修行千年的修士都身死道消了,真是令人不胜唏嘘。

    不过,西海的修士数量恐怕少了六七成,也许有八成,那西海的资源,算是便宜他们了。

    带着胡思乱想,剩余修士胆小的闭门,胆大的出去寻宝。

    西海修真史,翻开新一页,进入和和气气,没有敌人的新时代。

    ……

    北海。

    第一个找的是土木岛商梧,没办法,谁让商弘和商壮那么说呢。

    “我爹是北海商梧,敢杀我们,我爹一定会找你们报仇的。”

    山黛可不论正邪,既然有这因果纠缠,自然先解决了。

    ……

    土木岛上,商梧因为血脉相连,已经知道两个孽子惨死,也算到了他一脉将大劫临头。

    只是眼见滔天紫光,心中忍不住苦笑,居然是峨嵋紫郢剑,而且居然有如此威势。

    他自问平日不曾做下什么伤天害理的大恶事,还多有做善事,没想到居然成为峨嵋紫郢剑下的魔头。

    难道他那两个孽子做的恶事,他们死还不够,还要算到他这一脉上?

    早知如此,就该杀了他们,而不是幽禁。

    实际上不是他他心慈手软惹的祸,是他自大不通法度惹的祸。

    他的幽禁他的两个孽子,那只是他的家法,他以家法想度因果,消恶业,他以为他是什么人?

    天帝都不敢以家法代天规,更何况是他。

    子不教,父之过。

    他的幽禁并没有减少他两个孽子的罪过,反而让他们有机会苦修,增加法力。

    两个恶人的法力涨了,就能造更多的恶业,自然就拖累到他了。

    若是其他人,也许还会区别对待,给他机会,但山黛不会。

    ……

    商梧开启土木大阵,借海下山脉的地气催生无穷树木。

    一棵棵大树都成为苍天巨木,枝叶相连如同手牵手的树墙,连绵不绝环绕全岛,层层叠叠把整座岛掩盖起来。

    然后化身为一株高有百丈的大树,以法力放声说话,最后的努力。

    “我乃土木岛岛主商梧,与峨嵋有几分机缘,李掌教可否好好说话,若是为两个孽子之事,我可以不计较,我们就此作罢,可好?”

    “子不教,父之过……”

    随着漫无边际的话语声,一道天火从空中降下,直扑土木岛。

    商梧脸色大变,拼着承担因果恶业,调集更多地气,给树木覆盖上土层。

    穿上土铠甲的巨树墙,才是土木大阵的全貌。

    此阵防御极高,不惧地、水、风、火、冰、雷、木,各种属性,哪怕阴阳元磁,短时间内也休想磨动它分毫。

    但那并不是天火,而是天火形成的一道凝实的剑体。

    “即已结下因果,如何能不计较……”

    大阵虽强,但单位面积上,无法抵御凝实的天火剑。

    土木土木大阵被破开一个口子,大阵没有停顿,但山黛的精神力量却能进了阵中。

    “速速死来!”

    没了大阵颠倒乾坤,扰乱空间,山黛的袖里乾坤当即把土木岛各人所在空间包裹住,一袖成擒之后,随即粉碎虚空。

    “我跟你拼了!”

    商梧感觉不对,也不管儿子媳妇,弟子仆从了,双目赤红得奋起引爆了土木神雷,但已经迟了一步。

    空间已经破碎,本来雷声震耳的土木神雷却变得没有声音,总算大爆炸撑住了他身周的空间,不过只有一瞬间。

    只是土木神雷的威力并没有缩小,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变得更大。

    他的儿子媳妇,弟子仆从等,都被他的土木神雷炸死了。

    他也在大爆炸中被波及,身体被炸得粉碎,元神也支离破碎,没有能把握住逃跑的机会。

    随着空间碎裂,混沌外域显露,他残破的元神被吸入其中,流落向地界之外。

    山黛却感觉有异——让他出去他不会死,立刻以精神力量震散了他的元神,杀了他。

    ……

    </b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