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383章 收弟子的因果

时间:2020-11-09作者:孤风寂

    . ,最快更新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最新章节!

    山峖催促道:“高帮主,只要你对天起誓,我就帮你这最后一次。”

    “为什么?”高仁想到一个,忍不住失笑,“难道公公是要去恶从善,公公也想登仙?”

    山峖冷声道:“不可以吗?”

    感受到逼人的寒气,高仁连忙摆手,“公公别误会,那高仁就在这里祝公公心想事成。”

    “对天起誓。”

    “好,苍天在上,我高仁在此起誓,如果山峖公公助我成为大宗师,我就与他断绝一切关联,今后海鲸帮及其种种,都是我高仁一人所为,与山峖无关。”

    “很好,你且坐下运功,待到今夜子时,月圆之时,我就可助你完功。”

    ……

    高仁依言在船上坐下运行风水奇功,沉浸在他的世界里。

    夜,月上中天。

    山黛打着哈欠从船舱里出来,一掌拍在他的百会之上。

    庞大的太阴之气,跟着太阴真力,一起灌进高仁体内。

    高仁大惊,但太阴真力比他的风水属性真力凝聚的多,势如破竹的攻入他体内,把风水真力冲得七零八落。

    眼看着多年心血荡然无存,对方那冰凉的真力冲毁诸多经脉,直下丹田,高仁睚眦俱裂。

    而此时他七孔流血,全身肌肤崩裂血染全身,就连五脏六腑也统统破裂,身死就在顷刻之间。

    下一刻,太阴真力击破丹田,彻底打散了风水真力,之后继续前进一举从脚底穿出,进而扩散全身骨骼,强行伐骨洗髓。

    高仁已经晕死了,并不知道,随着太阴真力之后的太阴之气,充斥在他的身体中。

    一边修补他的身体,一边挤压他体内的风水真力,把这些散兵游勇都挤到丹田中,挤得融合的更紧。

    没有一丝多余空间,没有一丝真气,全是液状真力,最后居然成了一颗固态的种子状东西。

    山黛哑然,似乎玩过头了。

    那是道种,似乎是内丹的前身。

    按《太阴经》上说的,道种可以自行修行吞吐相应属性之气,让人全天12个时辰,哪怕睡觉都能修行,节省至少5个时辰的时间。

    问题有三个,首先是极其难凝练,因为需要极其庞大的力量,把丹田真力挤压在一起。

    丹田真力越多,越难挤压,所以要把丹田真力清空,但丹田如果没有真力护持,真力涌动间容易把丹田撑破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外力,比如山黛就用储存的太阴之气去挤压经脉里的太阴真力。

    一个是从外面吸收属性能量形成的神通,一个是自身修行心法而来的功力。

    问题二就是道种吞吐同属性之气,但各人属性真气旺盛时间各有不同,如果属性特殊,控制不够,那反而有可能会令真力驳杂,甚至伤害身体。

    比如山峖的坎兑神功,在一天之中对应金水的时辰中修行最有效果,而最好比邻活水之处,远离火地。

    问题三,道种的数量受限制于精神力量与身体承受能力。

    这一般人用不上,很难再弄第二个。

    不过山黛造了6个道种——她是女子之身,份属阴,可以随时修行太阴真力,就是在中午时分效果比较差。

    而她精神力量足够,就是年纪太小,没有定型,一直在生长。

    这新生的部分,如意不坏之身也照顾不到,需要重修,否则她可以造更多。

    ……

    “老爹,我把他的道种打出来了,怎么办?要不要毁了?”

    “留着吧,这也是他的机缘造化。”

    山峖忍不住苦笑,他都还没道种呢,还不敢要,一直在琢磨。

    因为他是太监,又是自创的金水属性坎兑神功,阴阳属性混杂,没人实验过。

    ……

    随着修补好高仁的身体,山黛也就没了耐心,撒手了。

    山峖只能亲自动手,给高仁护持——先把真力小心的填满高仁的经脉,等高仁的道种自行吞吐生成风水真力,就帮着挤压,再缓缓退出。

    就这么2个时辰,到第二天早上,终于完功,高仁也醒了。

    高仁第一反应是闪人,然后在一跃之间,发现身体更加轻盈自如。

    虽然粘在身上的衣服全是血,但身体通泰,没有半点伤痛。

    经脉顺畅,真力运转圆润,丹田内更有颗种子似的东西在吞吐真气。

    高仁在空中折回船上,单膝拜倒,“多谢公公,是高某唐突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还请公公体谅高某当时受惊的心情。”

    “无妨,咱家昨天夜里帮你洗髓,在你丹田内留下道种。”

    “敢问道种是何物?”

    “且听咱家细说。”

    ……

    一说半个时辰,高仁惊喜之下,拜伏行了师礼。

    “高某修行较晚,全赖公公提携才能在31岁成为先天,后虽成为宗师,但自知恐怕无望再进一步,这才一心在江湖厮混。”

    “先前高某与公公只是利益之交,故对公公有所不屑,还望公公原谅。”

    “今得公公之助,大宗师指日可待,无上宗师也近在眼前,只觉前途一片光亮。”

    “公公如此大恩大德,高某唯有……”

    山黛磕着瓜子,“以身相许?想跟着登仙门就直说。”

    高仁拱手,“是,小姐说的是,高某惭愧,这转眼就要食言了。”

    “我儿你看呢?”

    “高帮主如果诚心,那就先收为外门弟子,跟随在我们身旁,以后观其行再看是否收为入室弟子。”

    高仁虽然奇怪,但大喜之下没有在意,倒头就拜,“高某愿意,高仁叩见恩师,此身愿……”

    山崎连忙阻止,“错了错了,是这个。”

    高仁傻了,你们玩我呢?让我拜小孩子为师。

    “我?我不要,太麻烦了。”

    山崎一时没想好说辞,于是向山峖示意,山峖会意,“那个什么,有事弟子服其劳嘛。”

    “我没事找他。”

    “嗯,他有很多奇珍异宝。”

    “不稀罕。”

    (罗汉们鼓掌,这门人收的好,四大皆空,就是不知道长大了会怎么样。)

    高仁回过神了,羞恼的起身,“山公公,您打算让我拜一个孩子为师?”

    话说完,就感觉一掌拍在他丹田,冰凉的真力透体而过,丹田毁,身体经脉寸断,肌肤崩裂,人也飞了出去。

    山黛出现在他站的地方,拍拍小手,“不服啊,那就把给你的还回来,这叫因果。”

    山峖飞身去接住高仁,折回途中运气探查,也是哑然。

    这身体废了,他是没办法,想修补好,还得山黛来。

    山崎上前检查了一下,高仁醒了,面色如纸,他知道他完了。

    他定定的看着山黛,没有恨,只有悔,他从刚才那掌已经明白了,昨夜帮他洗髓的其实是这个女孩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