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552章 欠太上的因果

时间:2021-03-02作者:孤风寂

    山崎没好气的说道:“你14岁成就元神,你说是好是坏?做人要知足,过了头会出事。”

    “我就是随便问问,嘿嘿。”小萝丽吐了吐舌头,显得分外娇憨可爱。

    山崎不再理她,让初凤去上天招呼那些心中惊疑不定的看客,礼送他们离开。

    他们怀疑山崎山黛动手杀人,走也不敢,留也不是。

    初凤忍不住询问,“先生,刚才是怎么回事?”

    “那还用说吗?”李英琼皱着琼鼻指指上面,“肯定是某个大人物出手了。”

    “不可无礼。”山黛连忙挥手。

    山崎点头,“没错,你现在尊为峨嵋掌教,一言一行,哪怕不谨言慎行,也得端正庄重。”

    “哦。”李瑛琼改指为拱手对天参拜,“小女子刚刚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声音是不大,但这天上地下的人,又有谁听不见呢?

    正是因为听见了,所以个个心中嘀咕,天上的谁啊?

    脑袋灵光的,看着香案上的三清尊位,联想到死的都是和尚,立刻明白了。

    也正因为明白了,顿时感觉冷到了心中,额头冒汗,寒暑不侵的修为完全不起作用,淡定的道心跳得比兔子慌。

    佛道之争啊,卷进去了,别说他们还没成仙,就算成了仙,也是说死就死,没半点保障。

    想回家,但不敢走,只敢流汗,豆大的汗水一滴滴的往外冒。

    “兄弟,这是咋了?”

    “没,没什么,呵呵……”

    被问了也不敢说,想都不敢多想。

    而初凤的脑袋不是太灵光,但她到底去昆仑山吸过仙气,这一提天上,想到此事,想到她如今身为阐教弟子,一个激灵也明白了。

    教主出手,天下何人能挡?就是不知道是谁?

    想是这么想,但不敢再问了,行礼后就飞上空中招呼看客,请他们离开。

    李英琼看向李宁,见他拱拱手走了,忍不住有些悲伤,父亲果然已经不是父亲了。

    实际上,李宁现在还没完全觉醒宿世记忆,正因为一知半解所以觉得愧对女儿,不敢面对。

    加上佛门高人一下子都死了,心乱如麻,于是不敢逗留,想着找佛门前辈说说今天的事情。

    山崎发现李英琼有异,轻咳一声,分散她的注意力,但没管她,有些事是需要自个儿面对的。

    招呼在那玩法宝的山黛,让她解开峨嵋众人,该做的事情做了,该说的话说了,他们承认不承认李英琼都没关系。

    不过齐漱溟却是来参见李英琼,让山崎有些刮目相看,有如此心胸,也无怪乎能成为前峨嵋的掌教。

    实际上,齐漱溟不认为这有什么。

    李英琼在将来本就会成为峨嵋掌教,如今提前了正适合如今形势。

    总之,只要能带领大家成道,那就行了。

    认真说起来,他倒有些佩服山崎,因为他一向循规蹈矩,夺位这种事情,他是绝对做不来的,连想都不可能想到。

    而他用心语传音,把李英琼能带大家成道之事一说,峨嵋诸人顿时通透了,心里的芥蒂也散得七七八八了。

    毕竟,他们追求的都不是权势,他们追求的就是成道。

    没了芥蒂,诸人也一起上来参见。

    李英琼有些不知所措,抬目看向山崎求助。

    齐漱溟说道:“掌教真人,山道友终是外人,你既已是峨嵋掌教,当自行决定。”

    “齐真人你恐怕还不了解李掌教的脾气,你若真让她做决定,峨嵋将再无宁日。”

    “那也是峨嵋的事。”

    “得,当我没说,李掌教,在下告辞,袁星我先带着,稍后送回。”

    “好。”

    山黛把法宝交给李英琼,“晓月禅师的法宝,还有这温玉这火云链,这些法宝都给你,其余都是魔道之物,我一把火都烧了。”

    李金蝉气不过,“你说烧就烧了,说不定私藏了呢。”

    山黛龇牙咧嘴吓唬小孩子,“要不要我把你们也一把火烧了?我老哥在乎因果,我可不在乎。”

    齐漱溟拱手,“小儿无状,还请道友息怒。”

    “你放心,这些事情我不计较,但你们也别再来惹我们。”山黛说道,“有时间算计,不如好好管教你的儿女。”

    “多谢道友提醒,在下会注意的。”

    “告辞。”

    所谓礼数就是这样,山黛虽然不喜欢,但面对齐漱溟周到的礼数,也没什么动手的心思。

    而她一走,峨嵋上下松了口气,在他们眼中,山黛已与魔王无异。

    ……

    西天,光明永恒存在的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的九万丈金身坐于空中,佛光普照三千佛国世界。

    空中朵朵白云悠闲踱步,仙鹤群舞其中,鸾凤和鸣之上,安详宁静一如既往,也将与世常在。

    七宝池畔,冠盖连天的菩提树下,阿弥陀佛的本尊苦着脸看向来找他的准提。

    “师兄想必是知道了。”

    “何苦呢?”

    “师弟我觉得吧,走这一趟可以让通天道友解解气,被骂两句也没什么,其实我正愁着,将来怎么说服通天道友,现在这是个机会。”

    “我是说,师弟何苦算计这些?”

    “师兄当知,不进则退,如今佛门当兴,若不乘势而上,将来佛门衰落时,恐再难翻身,我只是想为将来多挣些家底,好缩短将来佛门衰落的时间。”

    “唉,师弟既有主意,那所来又为何事?”

    “我今日再观那对兄妹,总觉有些不妥,似乎算不清楚。”

    “他们本是与道门有缘,是你硬抢了太上道友的徒孙,这恶果自然落在我佛门弟子身上。”

    “这我明白,只是为何我都算不清呢?”

    “不是说了吗?太上道友。”

    “哦,原来如此。”

    准提醒悟,道门老大在找茬呢,他是无为,但他只要在那天道棋盘里一坐,自然就会影响天道。

    “那师兄能算到多少?”

    阿弥陀佛再次叹息,“师弟啊,兴衰之事自有缘法,争之何益,师弟的心思还是该放在佛法之上。”

    “师兄难道不清楚?我们的路,已快到尽头,你快一些,我慢几步,若不安排好身后事,最终那一步,你不敢迈出去,我更不敢走过去啊。”

    “唉,也罢。”阿弥陀佛试着推算一番,却发现无法展开,被太上道尊挡住了。

    他是没动,只是坐在那里,但除非让他挪开,否则就是看不清那对兄妹的事情。

    “道友,能挪动一下吗?”

    “能,但尔等欠我一个因果。”

    “是道友?道友门下?还是道教?”

    “我门下。”

    “好,几时?”

    “该还的时候。”

    “可。”

    阿弥陀佛犹豫着点头,太上道尊的元神在天道棋盘上动了动。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