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540章 上面真的有人

时间:2021-03-01作者:孤风寂

    !

    地界,大鹏岛。

    起风了,由西北而来,徐徐清风转眼变得猛烈,带着呼啸声滚滚而来。

    云气聚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海鸟海兽感应到了危险,可着劲的逃离。

    风似快实慢,等它们都逃远了,天空才彻底暗了下来。

    厚厚的烟云层层叠叠,铺天盖地如大碗倒扣,大到方圆万里的巨碗,压得人心惶惶。

    阳光于云边依然休闲的洒下,那里仍然是云淡风轻的好天气,但那一丝丝温暖太遥远了,希望之下,更生绝望。

    而这乌云下,风已经变得刺骨,雨也已经变成了冰渣滓,在大风中成为一枚枚暗器,威力足以杀死普通人。

    宝相夫人端坐空中,闭目闭口心中默诵阐教理法礼数,任由那些冰渣刺伤,但她毫无所觉。

    实际上,山黛一早切断了她的xgchotel.五感,让她不会被外物所动。

    用山崎的说法是,你不受伤,上面不好交待。

    乌云越发浓密,一道道亮光连续闪过,轰隆隆的雷声不绝于耳。

    云层越发厚重,下方逐渐成漏斗状,那漏斗的孔口,就在天狐的头顶上方,里面的东西似乎就要倾泻而出。

    从下方望去,那是烟暗中唯一的光明之地,但那是代表死亡的雷霆之地。

    气温越来越低,冰渣成了冰珠,成了冰雹,哗啦啦的砸得宝相夫人鼻青脸肿,头破血流。

    冰雹之后,空中的风声越来越大,风也越来越细,就像一片锋利的刀子一样刮过,直接削走了宝相夫人的皮肉。

    还带着丝丝雷电,每一刀之后,伤口都是一片焦烟,而这电焦的伤口并不能阻止血流出来。

    宝相夫人现在已经是遍体鳞伤,血流不止,整个人都是一个坑坑洼洼的血人了,看起来是异常恐怖。

    山黛却是打了一个哈欠,这些都是皮外伤,不伤根本,看着恐怖,其实没什么。

    山崎也无语,法力都浪费在声势上了,若这万里规模缩小到千里,天狐此时肯定已经没了身躯。

    “夫人!”

    “娘!”

    秦家人看得心痛,但被李静虚按住了,天劫之下要是乱来,会变得麻烦。

    乙休仰首望天,“老白,这天风应是震庚属性,阳雷阳金,这个我倒是还行,但天雷嘛,你扛不扛得住。”

    “肉身?”

    “废话。”

    “你去试试,你若能以身体扛得住天雷,我以后就不喊你驼子了。”

    “那喊什么?”

    “神驼。”

    “去。”

    “轰隆隆……”

    雷劫到了,九九八十一道闪电眨眼就全轰在宝相夫人身上,形成一个球型闪电,把她包裹起来。

    亮白色的雷光耀眼到不可目视,却转瞬就被红光盖住。

    是劫火,三劫齐至啊。

    转眼间光亮散去,只有一个焦烟的人影,隐隐透着红光。

    烟灰随天风而去,露出一个婴儿般大小的红色身体,那是天狐的元神。

    此时,她是肉身全毁,独留元神。

    “夫人!”

    “娘!”

    秦家人急了,张口就要数落山崎和山黛,但一个字都没说出来——李静虚封了他们的口。

    此时,李静虚已经看出来了,上面在放水,雷声大威力小,否则别说81道天雷了,一道天雷就能把天狐宝相的元神轰得溃散。

    最不可思议的是天狐宝相,她本以为必死,没想到她还活着。

    回想起来那天雷天火加身,虽然电得她异常痛苦,烧掉了一部分元神,但并没有伤害她根本。

    甚至,她能感觉到,她的元神的体型虽然小了一些,但更加凝实,更加强大。

    乙休眼巴巴的看着天,“刚刚那是什么雷?我怎么觉得像是至阳的天罡雷?但这威力,要不老白你让我打一巴掌,看看痛不痛?”

    “我砍你一剑,你就知道了。”追云叟也难以置信。

    说话间,风迅速变小了,温度升高,天上下起了细雨。

    天劫,过去了。

    山黛懒洋洋的上去,帮天狐造了一具身体,安置她元神。

    乙休眼珠子差点瞪出来,“这也行?”

    追云叟随口道:“怎么样,还想不想跟他们了因果?我知道,他们可抢了你不少善功,尤其是那万载寒蚿。”

    “少挑拨,现在雨过天晴,我先走了,你带司徒平回峨嵋吧。”

    乙休干脆飞走了,省得坏心情。

    他很清楚,山崎和山黛三两下就干掉了那万载寒蚿,实力肯定他之上,这因果以后再慢慢说。

    此时,一道彩虹高悬空中,秦家四人相聚,也是喜气洋洋。

    李静虚等七人也很高兴,因为他们由此证实了山崎的猜测——阐教弟子真的不用担心天劫。

    ……

    之后,李静虚十一人与追云叟、司徒平一起向山崎和山黛告辞,回转中土。

    李静虚七人回无忧洞,初凤四人回青城,追云叟二人回峨嵋。

    ……

    山黛看着天空的彩虹,“老哥,这天劫的威力,还没我召来洗练身.jxpxxs.体的的雷电强呢,你说上面怎么交待?会不会被人说不公平?”

    山崎笑道:“无论安排什么天劫,只要天狐最后活着,就都会被诟病。”

    zyxta.“所以干脆三劫同至,摆出一个姿态,你看我对那小妖多么严格,让人心知肚明也无法进行有力反驳。”

    “当时雷火交击,根本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总之事实是她的躯体毁了,那就可以说是她自己炸裂躯体挡住了攻击。”

    “这本是很正常的应对,而且损失很大,能挽回损失是因为你,他们就能说,有本事你们也弄个身体换上。”

    山黛失笑,“当官的果然都是两张口啊,天上地下都一个样呢。”

    山崎耸耸肩,“人情关系嘛,在哪都有,躲不掉的。”

    山黛笑道,“得嘞,还是修行爽快,什么都不用想。”

    两人说笑间,回府打坐。

    ……

    另一边。

    追云叟回到峨嵋,向苦行头陀与荀兰因说明所见情况。

    他们其实已经用传影法术看到了,就是不够全面,如今听着讲述,更感觉到天劫是雷声大,雨点小。

    追云叟苦笑,“虽说只要外功圆满就可无劫飞升,但这外功,唉。”

    苦行头陀劝慰,“不要泄气,外功总有圆满的一天。”

    追云叟摇头,“现在天机不明,充满变数,我现在都不知道,我是劫数先到,还是先飞升。”

    荀兰因岔开话题,“如今青索剑就要出世了,峨嵋兴盛之大势未改,且放宽心,若是无事,不如去看看英琼,这孩子一味逞能,刚过易折。”

    “也好,如今却是不能尽信天数了,唉。”追云叟抬脚走了,带着不少黯然。

    苦行头陀与荀兰因也不好受,但也只能强打精神安排诸事。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