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535章 舍紫郢的英琼

时间:2021-03-01作者:孤风寂

    齐漱溟回到东海洞府,峨嵋再次开会,追云叟只说李静虚现在不想管事,青城一切都放下了。

    齐漱溟也没说天庭之事,只说一切待到峨嵋开府后再说。

    朱梅该做的事,继续由追云叟去做,两仪微尘阵的缺失可由荀兰因补上。

    飞升所缺功德,实在不行就辛苦些,忍受红尘浊世,长期滞留人间行善,外功总能完满。

    玄真子与苦行头陀都有所明悟,言外之意是说那九天元经,等有了实力再说。

    开会之后,荀兰因与追云叟去守李英琼,等她斩了鬼道人乔瘦滕,插手救援,顺便收她入门。

    ……

    自城中酒楼之后,李宁与周淳结伴深入群山,寻那凝碧崖。

    两人武艺高强,山林之险难不倒他们,就是山中幽静得令人压抑,好在两人说说笑笑也不感觉孤单。

    直到周淳被追云叟带走,李宁一人在山中,感觉就不对了,吃不好睡不好,得了风寒,病倒在荒山破庙。

    幸好李英琼父女连心有所感应,寻了过来,这才救了他。

    本待背他下山,遇上神雕,跟着去见到了白眉和尚,已经是儿童样子了。

    相处了几天,白眉就带走了李宁,让李英琼帮忙看家。

    李英琼无奈的应了,幸好余英男来采梅子,这有了伴。

    然后没几天就遇上了阴素棠与赤城子,两人一看着她就求着她当徒弟。

    李英琼感觉两人不好,但试探一番后,发现他们确是诚心,也知道不答应不成,于是就应了。

    两人带她御剑而行,遇上了仇家,两人放下她就引仇家走了。

    李英琼在莽苍山山中破庙过夜,遇上四个僵尸,幸好发现了紫郢剑,神剑护主斩了它们。

    第二天天亮,李英琼不敢多留,拿了剑就走了。

    她在深山中不知方向,找个洞过夜,却进了山魈的储藏室。

    李英琼靠着浩然正气壮胆,斩了雄山魈,又经马熊所托,除了雌山魈。

    然后被马熊抬着,猩猩拥着,进入洞府,成了山大王。

    之后吃了朱果,斩了屠杀群兽的木魃,寻得两只人形何首乌,与猩猿各吃了一个。

    李英琼玩了些时日,带着猩猿寻路回家,不想遇上鬼道人乔瘦滕的守山猛虎。

    猩猿与猛虎打的正欢,眼见要赢了,鬼道人乔瘦滕出现打伤了猩猿。

    李英琼看对方不似好人,但也知这不能怪对方,交待了场面话,也就取朱果救猩猿。

    鬼道人乔瘦滕本就对李英琼垂涎,看到一包朱果顿时忍不住了。

    “你这个小女孩是何人门徒,跑到我这里来扰闹?我已下了天罗地网,你插翅难逃。快将来由说出,随我回归仙府过快活日子。”

    李英琼闻言杀意上头,煞气外露,立时翻脸,挺剑而上。

    人剑合一,瞬息间,一剑斩掉了鬼道人乔瘦滕的狗头。

    鬼道人乔瘦滕却修有元神,元神逃脱施展九天都篆阴魔大法,想来个杀人夺体。

    那大法演化许多魔女,极尽诱惑。

    李英琼有浩然正气,不惧幻象迷惑,可她毕竟是凡胎,被毒气一熏,顿时撑不住。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那个奇怪的婴孩,干脆把紫郢剑放开,让它自行去杀敌。

    紫郢剑果然不负所望,一剑绞杀了鬼道人乔瘦滕的元神,破了魔法。

    李英琼心神松懈,昏倒在地,只隐约闻得天雷响动。

    ……

    正是荀兰因到了,她救起李英琼。

    看着仙骨天成的李英琼,一身正气,满面煞气,荀兰因心中欢喜,能有如此佳徒。

    追云叟却是无语,那山崎能对这样的人都动丝毫心思,甘愿为他人培养人才,道心之坚真是可怕可怖。

    说他不懂天数,那才是笑话,他显然是知道的,但知道了却还一意去做,究竟有何图谋?难道仅仅是为了除魔?

    ……

    李英琼整装参拜,“小女李英琼,多谢仙姑刚才救命之恩。”

    荀兰因越发满意,伸手虚托道:“姑娘不必多礼,我看姑娘所佩之剑眼熟,不知可是名叫紫郢剑?”

    李英琼心中一动,“正是。”

    “姑娘可知,此乃吾家故物,是我派至宝,另一把剑名青索。”

    李英琼看了看手中之剑,心中舍不得,“敢问仙姑何人?”

    追云叟帮忙介绍,“这位仙子名唤荀兰因,乃峨嵋掌教妙一真人的前世妻子,今生道侣。”

    荀兰因却是会错意了,“此剑本是我派长眉真人炼魔之物,真人飞升以前,嫌它杀气太重,把它埋藏在莽苍山中,人迹不到之所,外用符咒封锁。”

    “彼时曾对外子乾坤正气妙一真人说过,此剑颇能择主,若非真人,想得此剑,必有奇祸。”

    “果然后来有人闻风前去偷盗,无一个不是失败和身遭惨死。”

    “近闻那里出了四个僵尸、两个山魈和一个木魃,把一座五风十雨的灵山,闹得终年炎旱,隆冬时节,温暖如同暮春,一交三月,便天似盛夏。若非山中原有灵泉滋润,全山灵药异卉全要枯死。”

    “那山原无人迹,这还不甚要紧,谁知那四个僵尸日益猖厥,不久便要变成飞天夜叉,离山远出伤人。”

    “那两个山魈和木魃,更是每日伤尽生物,作恶多端,外子计算时日,剑的主人不久便去到那里……”

    李英琼越听越皱眉,咬牙下定决心,把紫郢剑连剑匣一起扔了,“那还给你。”

    “啊?”

    “你们这分明是事先算计好了的,半是机缘半是安排,心思端的不纯。”

    “此剑于此间数百年,怎说是安排?”

    “正因为如此,才越发显得你们居心不纯,数百年前就在算计了,相比之下,阴素棠赤城子那对男女,心思虽然不太正,但他们才是真心实意的要收我为徒。”

    “此乃前世所定,非是人为。”

    “算了吧,刚才你也说了,早已算到那庙中种种怪物,若早把它们除去,我也拿不到这剑。”

    “所以这就是机缘。”

    “是刻意安排给我的机缘,不要也罢,免得当你们的傀儡。”

    “这话说的,怎么会?”

    “怎么不会?你们这安排,那安排,我的路,恐怕都给定好了,你们要的其实不是我这个人,只是我这个根骨绝佳的身体。”

    荀兰因皱眉,“你说的太偏激了,这是那山崎教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