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532章 摊上事的金母

时间:2021-03-01作者:孤风寂

    另一边,峨嵋诸人在玉清观中开了会,分配了任务。

    苦行头陀带诸人回峨嵋,按原本路线继续。

    人在东海的乾坤正气妙一真人齐漱溟,亲自去海上神山天蓬山绝顶灵峤宫中,拜会赤杖真人——他在上面有人。

    追云叟去无忧洞找李静虚,再打探打探。

    等峨嵋诸人走了,优昙神尼嘱咐两弟子好好修行,然后也走了。

    她心中不安,去大雪山,寻找天蒙神僧。

    ……

    无忧洞最近,追云叟抬脚就到。

    李静虚本不想见,但追云叟脸皮忒厚,在门口说从前。

    李静虚无法,只得让这泼赖进门。

    追云叟一见面就恭恭敬敬行礼,“真人仙子等勿怪,小老儿也是急了。”

    李静虚也不请他坐下,“你的来意我知道,我先问你一句,修道你求的是什么。”

    “呃……”追云叟愣了,“真人何意?”

    李静虚看了看妻子与表姐,然后笑道:“我之所求,俱在此间,外间之事,皆以放下。”

    追云叟眉头拧成一团,“真人等内功自能圆满,可是外功……”

    李静虚轻笑,“青城弟子除魔卫道,行善积德,皆有我等之功,而我等现为阐教弟子,不惧天降雷霆,你可懂了?”

    “啊、啊?”

    追云叟无语了,是啊,人家上面有人,还愁什么啊。

    追云叟苦着脸再拜,“还请真人赐教,小老儿心中实是慌的很。”

    “周淳是我徒弟,他是周轻云的爹,周轻云是金母弟子,紫云宫跟小老儿有诸多因果。”

    “那个山崎还扬言,不管天数就去除恶,这不是抢善功吗?”

    “还有,他还说,青城以后会遵守朝廷律法,这不是说笑吧?”

    李静虚摇头,“山道友说什么,你自去找他,总而言之还是那句话,你,求什么!”

    追云叟愣神间,发现已经到了洞府之外,顿时明白是被阵法挪移出来了。

    追云叟叹了口气,行了一礼后就撤了。

    他不傻,李静虚说的分明就是让他站队,想飞升就跟着峨嵋慢慢等,想永留地界就跟着青城。

    但他现在还能选择吗?他虽没入峨嵋,但功法确是峨嵋系的,这因果怎么还?

    转世?

    ……

    大雪山。

    优昙神尼找到了天蒙的小庙所在,那里除了雪,空无一物。

    优昙神尼知道,这是不想见她。

    优昙神尼也不强求,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就准备走了。

    心中却泛起了细细的声音,是心语传音,佛门他心通。

    优昙神尼放开防御,声音立刻清楚了。

    居然是闭关的智公禅师,说的两则消息,饶是她修行多年也忍不住吃惊。

    山黛幼时居然得佛祖恩赐八宝功德丹与《观自在如意心经》,由降龙罗汉转世的道济送达。

    八仙之一的何仙姑看中山黛,一早就跟天庭上下打过招呼,谁敢欺负她徒弟,她跟谁没完。

    ……

    (智公禅师乃是罗汉转世,这些事情是智公禅师联系上界,从伏虎罗汉那知道的。)

    (只是,自从山崎出了凡界,和山黛去了方灵洲,再去了地仙界碰壁,再进入地界,再从地界回方灵洲,然后再回到地界。)

    (伏虎罗汉被绕头晕头转向,很多事情都没有看到,不过后来倒是猜出了不少事情,除了最大的那件事情——山崎顶替眀皇,一直没有发现。)

    ……

    此时,优昙神尼稍一琢磨,顿时感觉脑袋大了一圈,她情愿不知道这些消息。

    山黛得佛祖亲赐功法,将来恐怕是成佛的,而他们也就是金身罗汉,了不得是个低位阶的菩萨。

    八仙是兜率宫太上老君收的弟子,也就是八景宫那位道尊的弟子。

    换句话说,佛祖道尊都在看着。

    优昙神尼想到最近所作所为,感觉有些冒汗了,自个最近是不是走动太多了?

    优昙神尼擦了一把额头上不存在的虚汗,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然后就闪了。

    回百花山去闭门念经,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出来了。

    外功不够,飞升可以迟些。

    但要搅合进这佛道之争,说不定就是身死道消。

    就像那朱梅,以为面对的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书生,可以手到擒来,哪曾想到下一刻就是死劫呢。

    ……

    海上神山天蓬山绝顶灵峤宫,地居极海穷边,中隔十万里流沙落漈。

    天蓬山远望,愁云低幕,烟雾弥漫,天水相接,终古一片混茫,轻易看不出山的全貌。

    自顶一万四千丈以下,两面都是寸草不生。

    山阳满是火山,终岁烟雾弥漫,烈焰飞扬,熔石流金,炎威如炽,人不能近。

    山阴又是亘古不消的万丈冰雪,寒威酷烈,罡风四起。

    要越过这些寒冰烈火之区,上升三万七千丈,冲过七层云带,始能渐入佳境,到那四季长春,美景无边的仙山胜地。

    再上七八万丈,方能到达仙山楼阁。

    ……

    齐漱溟合身御剑,化光飞行也飞了许久方才到达天篷山下。

    有两女仙相迎,引其上天入灵峤宫。

    “见过妙一真人,请真人随我等来。”

    “有劳。”

    ……

    上的仙山,无暇观赏草木花景,快步走过当中宽敞玉石甬路,进入那背山面湖的华贵宫苑中。

    赤杖真人在门口相迎,请齐漱溟坐下细说。

    宫殿中本无座位,但赤杖真人一指点出,地面升出一组座位。

    主客分坐,灵果灵茶奉上,这才说话。

    “齐掌教且静心,我已传书老友询问紫云宫天一金母,不日就会有回音。”

    “有劳真人费心了。”

    “说哪里话,我诸弟子将来外出还需峨嵋相持,你我不用太见外。”

    “真人弟子行善天下,峨嵋本着正道正心,自要为彼等护法,不让彼等受诸邪侵扰。”

    ……

    一等就等了半日,才有回音,在阵中形成一封书信。

    此阵以元磁真金所炼信符法牌为基,那法牌分为阴、阳两面,相隔几十万里,当时便能到达。

    隔着两间地域无边距离,需用挪移法传送。

    (原著中,乙休送给金蝉一个信符法牌,是还珠的手机,应该还是量子产品。)

    赤杖真人邀齐漱溟同看,齐漱溟也没推辞,他确实等急了,一看却是把眉头拧紧了。

    信中言,天一金母已经下狱,罪名是纵容奴仆为恶,目前案件仍然在审理。

    但王母娘娘不满其行,夺其仙籍。

    而南海龙王曾上天奏对真伪,水族对此有诸多不满,要求严惩。

    天庭闲人众多,看戏的不怕台上事大,纷纷凑热闹,特别是截教的神仙,借机抒发诸多不满。

    日前听草头神酒后说,二郎真君戏言他那舅舅肯定又是准备和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