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530章 论天数的辩善

时间:2021-03-01作者:孤风寂

    “我能,我从不否认是我杀了朱梅,但他并非官差,却要当街抓我,我是自卫,按大眀律例罪不至死。”山崎叹道,“这也是我的劫数,当时我身上没有半点功夫,我气不过他这样也要动手,所以想给他点苦头吃,没想到他太弱了,天火一烧就死了。”

    “哈哈,这话说的前后颠倒,但我现在却笑不出来。”许元通冷笑,“没有半点功夫,却能杀了嵩山二老之一。”

    佟元奇嗤之以鼻,“还天火一烧就死了,有几个不会烧死的?”

    山崎说道:“我说的俱是实话,若你们觉得要杀人偿命,我接着就是,任你们砍杀火烧一次,我绝不防御。”

    “不对不对,”白云大师说道,“朱梅身死道消,你若活着……”

    下面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一股冷冽的杀意瞬间笼罩全场,除了优昙神尼与苦行头陀,其余人都立时被拖入了幻境里,承受万刃加身的千刀万剐之刑。

    明知道是幻境,但却无法挣脱,知道是元神上的差距太大。

    “阿弥陀佛。”优昙神尼与苦行头陀同时大喝,震醒了诸人。

    诸人纷纷拿出法宝,擦着满头汗水,强自镇定的提防。

    山黛冷哼,“尔等实力心性之低,超乎我的想象,我若有意,当真是随随便便就能把你们捏死了,还敢在我面前说大话?”

    “我哥是真心想了结因果,你们若是不想好好过日子,就让长眉带着你们峨嵋的前辈都滚下来,我们两个和峨嵋全体直接干上一架,哪边死绝了,这因果就算完了。”

    “这样,可好?”

    优昙神尼当先开口,“阿弥陀佛,我等皆为了结因果而来,若有冲撞,还请海涵。”

    山崎拱手,“争吵再所难免,过激之言,还请见谅。”

    气氛缓和了,这问题却是谈不下去了。

    “阿弥陀佛,”苦行头陀换了个话题,“朱道友之死难结,不如先说绿袍吧。”

    “这个你说不过我,你们不杀绿袍,就是纵容他作恶。”

    “那是天数。”

    “我就是一个不明天数的凡人,可以吗?”山崎说道,“我就知道,绿袍残害生灵罪大恶极,其实我本来也不想杀他,但他穷凶极恶自作死局,他不死,百蛮山会死很多生灵,所以只能杀了他。”

    “以后我还会继续除恶渡恶,比如毒龙尊者,比如烈火祖师等等,我不管什么天数劫数,你们要等,你们就坐在那里慢慢等,我是不等。”

    “在这上面,我是行善,我有大义在手,难道你们能说行善是错的?显然不能。”

    苦行头陀辩道:“阿弥陀佛,施主不要强词夺理,行善也得分对错方式。”

    山崎摆手,“这个无需辩,我有我的路,你们有你们的路,我看不惯你们的路,但我不会强行让你们走我的路,而你们若是想让我走你们的路,只有打败我让我强行走你们的路。”

    “只是有一点,我得先说清楚,我认为你们是纵容恶人,不想勤勤恳恳的去行善,只想逍遥过日,待到劫数时再一举收割恶人的性命,坐收善功。”

    “在我看来,这也是一种大恶,所以,若我们动手,我不会顾念你们是身具功德的正道,而对你们手下留情,相反我会下死手,所以动手之前,请一定要三思。”

    苦行头陀气恼,“阿弥陀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不想辩解,再说下一个。”山崎说道,“天狐宝相的劫我结了,你们可以不管,青城派下一任掌教仍然是姜庶,不过就算他是青城掌教,也得遵守青城教规,这一点请你们务必要明白。”

    苦行头陀心中一动,“你定的教规?”

    山崎轻笑道:“差不多吧,比如以维护天下正义为己任,对邪魔穷追不舍。”

    “你……”苦行头陀被气堵得话都说不来了。

    山崎认真的说道:“我说过了,你们可以坐等天数,我不管你们,但我这边却肯定是仗剑行天下,舍身卫正义。”

    优昙神尼皱眉,“阿弥陀佛,青城现在难道由施主做主?”

    “可以这么说,顺便把青城朱梅的因果还了。”

    “啊?”

    众人大为诧异,这相当于杀了青城掌教,夺了青城掌教的位子,然后说两清了,这怎么清?

    “其中的因果,没必要跟你们说,再议下一个吧。”

    追云叟岔开话题,“还是说说紫云宫吧。”

    山崎说道:“紫云宫我无意占,待三凤与冬秀偿完孽债,算起来还有七八个月,到时候你们谁要就拿走。”

    苦行头陀不满,“镇压地火的功德本该是周轻云与秦氏姐妹所得,你这般作为,三人飞升之望渺茫,这因果该怎么算?”

    山崎笑了,“你既然这样说了,我就用紫云宫的部分因果,换我和峨嵋从前所有因果与往后抢功的因果吧,峨嵋虽有错,但终归也干了不少善事。”

    “啊?你到底在说什么?”

    “紫云宫的因果,这笔烂账算在天一金母身上,天一金母如今已经事发,你们最好别跟她搅在一起,否则峨嵋千年基业就彻底毁了。”

    “什么事发?”

    追云叟反应过来,“等等,难道上面真的动天一金母了?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信不信在你们,我记得地界有人能上天溜达,你们最好能弄清楚了。”山崎伸了个懒腰,“今天就到着吧,下次再聊。”

    “好吧,我等告辞。”苦行头陀也没心情再说下去。

    “还有,别说我坑你们,你们说的秦氏姐妹,若是秦渔的两女儿,那你们就不能管了,她们现在是阐教弟子,渡她们入峨嵋,你们是找死。”

    苦行头陀顿时冒汗了,他们还真疏忽了这点。

    “多谢告知。”

    “无妨,快去吧。”

    ……

    峨嵋等人匆匆撤了,脱脱大师行礼,“多谢先生解围。”

    “这是我份内之事,是我的恶报,也是你们的这些年为善的善报,以后还要持之以恒,就算不能济世渡人,也能恪守法规戒律。”

    “自然,明镜易生尘,当每天擦拭。”

    “好,我们兄妹就告辞了。”

    山崎卷起山黛御剑飞走了,根据这些天汇集的消息,前去找五台派叛徒朱洪的晦气。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