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522章 助青城的二功

时间:2021-03-01作者:孤风寂

    现在却是集体发蒙,他们居然真去了昆仑仙山,远远望见了玉虚宫。

    发蒙的不止是他们,整个大蜀山区域,乃至地界的能人们都在发蒙。

    刚刚心生感应,天数有变,推算之下发现是,青城派入了阐教门墙,得赐玉虚天书两册,镇山印一枚。

    心情都是,一群马儿撒开蹄子飞奔而过,甩他们满身泥,整个人闻起来都是青草泥巴味。

    阐教是什么,可以这么说,天庭管飞升的官儿就是阐教的,管派职的官儿是阐教的,管律法的官儿是阐教的,等等等等。

    用人间的说法是,天庭凡是油水足的官职,都在阐教手中。

    职位油水足,就是职位重要的体现。

    ……

    青城。

    李静虚带众人再行三拜后,方才起身,恭恭敬敬的拿起玉匣。

    玉匣通体发白,入手细腻温暖,细看光泽内敛。

    打开玉匣,得见天书——一册《明理》,一册《明礼》。

    翻了一下,原来不是修道的书,就是教导道理礼仪的。

    “这是什么意思啊?”秦渔忍不住问道。

    山黛正好带着山崎出现了,山崎看了眼书名,当即笑道:“这是教你们做人呢,是好事。”

    “修道先修心,阐教自然要明阐教的理,懂阐教的礼。”

    “举个例子,天下修道之人皆奉大老爷为尊,但你入了阐教,就得在尊敬大老爷的同时,只遵从二老爷的上谕,这道理礼数,万万不能乱了。”

    “赐下这两本书,说明二老爷真的有心让你们入阐教,这是再好的道书,也换不来的恩赐。”

    在山崎的示意下,李静虚等再次跪下,拜谢。

    ……

    玉虚宫。

    天尊端坐云台上看着旁边的巨大水镜,镜中正是青城山祭天台。

    白鹤童子看天尊捏须的样子,知道他是满意,“老爷,这总算有个明事理。”

    “此子却是一个祸害,且让师弟操心去。”

    “啊?三老爷?”白鹤童子大感惊异。

    一是天尊这口气是笑骂,显然还是欣赏这人的。

    二是言外之意,已久不理世事的三老爷要出来活动了。

    以三老爷的脾气,他一动,整个三界都得震荡。

    “此女嘛……”

    “老爷,童儿观此女小小年纪就身具无量功德,真是难得一见之佳才,算来就是何仙姑师叔口中的那个徒弟,只是此女似乎一直没答应,想来是缘分不够,不若收入吾教如何?”

    “且看看吧,此女与佛门有些瓜葛,那两位倒是下得一手好棋啊,哼!”

    天尊闭目静修,水镜也散去了。

    白鹤童子不明白天尊说的意思,也不想明白,行礼后就告退了。

    ……

    青城山。

    一众道友飞驰而来道贺,李静虚按山崎授意,让众人稍等,然后随大家一起飞回无忧洞。

    洞名无忧,内中布置却是繁花似锦,清香扑鼻,想来就是女子布置。

    等李静虚闭了洞门,开启大阵,山崎这才让他们说事情。

    听他们唠叨完,山崎起身行礼,“在下先告个罪,此事与我所料不差,二老爷果然不见待你们,但之前却没和你们说,让诸位受惊了。”

    “啊?”

    山崎说道:“我不说,是不能让你们知道,知道了就是明知故犯,如今这算计的因果却是我来背,诸位都不用担心。”

    “话说回来,正因为你们都不受阐教待见,我原本以为阐教就算同意,也就是随便扔个印章下来,哪曾想到会允许你们神游昆仑山。”

    秦渔心中有些不快:“以二老爷之神通,在接见我们之前,自然是知道我们每个人的事情,可为什么传你们两册这样的天书?难道用意真是教我们做人明理,知礼数?若不是在敲打我们,就是在敲打道友?”

    孙询帮忙圆场道:“二老爷地位尊崇,肯教导我等微末之辈,是我等无上荣幸。”

    山崎思索道:“秦道友既不明白,那我还是直说好了,免得留下心结,我也许说的不好听,希望诸位别生气。”

    “李道友与二位仙子在地界算是高人,但情关未过,在阐教眼中怕只是不入法眼的微末之流。”

    倪芳贤张口欲言,但看李静虚和孙询安坐,最后还是闭上了嘴,跟阐教前辈比,他们确实什么都不是,这是实事,不得不承认。

    “秦道友你一家四口,是什么情况,你心中没谱吗?”

    “看来地仙界的封神大战过去已久,秦道友又是一面修道一面劳烦家事,没时间看史书话本,想是忘了,阐教当年对妖族的不容情。”

    秦渔的脸顿时黑了,但发作不得,因为这也是事实。

    天狐的脸色也不好,秦家姐妹不懂,但没问。

    “还有二凤夫妻,以及慧珠,二老爷能让你们去昆仑山看一眼,你们真是该谢谢我。”

    二凤忍不住反驳,“你就这么笃定,就不担心触怒二老爷吗?”

    山崎说道:“真不担心会触怒,因为我们按礼数恭恭敬敬规规矩矩的参拜,他最多就是不理我们,这就是礼数的作用。”

    “而且别用你等之心去衡量二老爷的心胸,如二老爷那般,心中装得下整个世界。”

    “封神之战,只是对事,而不是对人,他也许不喜妖,但可以容忍妖存在,如今妖可以成仙,就是最好的解释。”

    “能让你们去昆仑山,也是一个例子。”

    二凤无言以对,闭口不言。

    “初凤应该是你们之中唯一能让他们入眼的,没有多赐宝物,想来是初凤与天一金母有因果。”

    “与她何干!”

    初凤有些恼,那可是玉虚宫的善赐啊。

    山崎行礼,“这也怪我,此事实是因果纠缠。”

    “是我上书状告天一金母为了弟子算计仆人,初凤二凤与秦家姐妹,你们与天一金母都有因果,连带的金须奴、慧珠,秦家夫妻,乃至李道长等,我们其实都在这一团如乱麻的因果之中。”

    “正好,我见天界对天一金母之事没有动静,想借机一窥仙界,正好李道友劝我掌青城,正好秦家与初凤等,俱在劫数中。”

    “所以,我干脆把大家聚起来,把问题一并都解决了,这才有这次祭天。”

    慧珠忍不住发问,“按先生意思,是把阐教允许青城入派也算计到了?”

    “是有所算计,但做了另一手准备。”

    “什么?”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