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517章 对朱梅的八劫

时间:2021-03-01作者:孤风寂

    山黛更加恼火,“胡扯,不能说,那你怎么会做的呢?有本事就别推算,按天意行事,事先知道了,再来说天机不可泄漏,哦,老天是你家开的,凭什么由着你等胡乱行事!”

    “小姑娘还请慎言。”

    “我知道你这说的是实话,但我偏不爱听,我这人烈性,这样好了,我今日就在此杀了你,然后挑了你身后那龌龊门派,看看我在被你们围殴杀死之前,能否毁了你们的根基。”

    餐霞大师脸色变了,她有预感,若是一个不好,她今日真有可能遇劫。

    袖中之手不住推算,但她的实力差太远,根本推算不出来山黛的根脚。

    不过也正是如此,反而令她更加不安,因为这坐实了她的预感。

    山黛撇嘴,“别算了,痛痛快快的给句话,打是不打。”

    “爹爹,敢问这位姐姐是何人?”周轻云机灵的出来圆场。

    “哦,这是……”

    “住嘴,信不信我先杀了你!”

    周淳打了个机灵,顿时闭嘴,但脸色涨红,已是恼羞成怒。

    李宁苦笑着圆场,“何苦来哉,大家各退一步,各退一步。”

    “东家。”山崎行大礼,“舍妹无状,与您义弟生隙,吾也无颜再留,你我前缘已了,因果两清,就此别过,可好?”

    “这又是何苦呢。”

    山崎傲然道:“吾有浩然之气,上不愧天,下不愧地,生而为人,自当为人谋划。”

    “只知天下之大俱为人土,率土之滨皆为人臣,一家江山或不能久远,百姓传递却源远流长。”

    “彼等之道,或有救民于水火,或有助地渡劫难。”

    “然众生广大,何见其救?眀箐之争不说,大西军乱川,百姓何其凄惨?”

    “彼等却能安坐洞府,言及天数如何,断天机如何,自以为天,自以为地,自以为人。”

    “只知坐等因果劫数,究其根本,实是唯有彼等自己。”

    “乃是养他人之恶业,收自身之善功,以力操控天下,以人之死劫,保其苟活之千年万年,谓之成道成仙。”

    “身而为人,逢苍生大劫,却不敢舍己身,渡万民。”

    “此等之仙道,非我之仙道。”

    “道不同,自是路人矣!”

    山崎一席话甩完,对这众人拱手行礼,拉着山黛走了。

    实际上,山崎这话也只是说说,他自己也做不到每时每刻去追杀凶邪之徒,但他自认比这些人强些,他已借朝廷之力,在慢慢改变这一状况。

    待有一天宇内清明,犯事之徒皆有人治理,他才能以意境表现出来,如今只是说说。

    但听者都多少有所动容,餐霞大师连忙反驳。

    “无量天尊,小哥之言差矣,天道轮转自有规律,妄自插手只会令劫难越演越烈,牵连诸多无辜之生灵。”

    实际上,餐霞大师几次想打断,却碍于山黛而不敢动,此时人走了,连忙以梵音真言喝断众人乱想,挽回溃局。

    主要是面对周轻云与李英琼,尤其是李英琼,那可是个魔女。

    “还望尔等上体天心……”

    下面的话没说出来,因为人死了。

    山黛突然出现在其身后,一爪穿体而过,太阳真火瞬间烧了她的躯体,灭了她大半元神。

    “天心就是,尔等当死。”

    周轻云等傻了,还真杀啊。

    傻的还有峨嵋众人,他们感应到餐霞大师出事了,本来不该有事的,现在又是飞来横祸,连忙联系应对。

    “不过你确实罪不该死,我就饶你一命,也还你一具身躯,你慢慢重修吧。”

    山黛说话间构塑了一个女婴,把餐霞大师的残余元神引入,然后交给周轻云。

    “抱好了,这是你师父的转世,养着玩吧。”山黛撇嘴,“那句话怎么说的,今日遇劫,兵解重修,其中的因果,她要是放不下,让她再来找我,但下次再见,就没这么便宜了。”

    周轻云木然的抱着婴孩,众人都是同样的呆滞。

    什么是神仙,不知道,但这肯定是神仙手段。

    “阿弥陀佛。”白眉和尚到了,虽面无表情,但还是能感觉到怒意。

    “老和尚,此乃妄言惹祸,你若想动手,我亦奉陪,让我看看前辈高人是何水准。”

    “阿弥陀佛,餐霞大师之祸,虽是由贫僧而来,但却是由你等所起。”

    “荒谬,这与我等何干?是你非要用下三滥的手段与人结缘,惹人非议,又看不过,让这道姑来搅局,说不过就用真言迷惑人心。”

    “阿弥陀佛,贫僧所为乃是三试,餐霞大师所言乃是替天道直辩,非是迷惑。”

    “人心自有思量,无论如何,对人用真言,就是不对。”

    “阿弥陀佛,姑娘休要执迷不悟。”

    “迷的是你吧,若是我知道有人将来是我徒弟,我早去收了,哪容他在外面耽误,你不过是想省事,结果出了意外,成了多事。”

    “姑娘道行高深,当知其中干系,何故结此因果?”

    “你这话更扯,我道行高,就一定知道了?我告诉你,我只会打架,不会掐算,我只知眼下,不知后事,对我来说,将来怎么样我管不着,现在就一句话,打不打?”

    “阿弥陀佛,无谓之争,何苦来哉?”白眉和尚叹息道。

    话虽如此,却是缓缓飞走了,意思很简单,打!

    “哈,嗔念烧心,妄动无名,六根不净的假和尚。”

    山黛冷笑着飞身跟上,打架这种事情,她还没怕过。

    街上,山崎与众人一起仰头看天,不过人家是惊叹,他是苦笑,一个没拉住,果然就出事了。

    李英琼这边果然是大坑,英琼因琼,真是好大一个坑。

    这时,一个又矮又瘦的老头出现了。

    “你这娃娃……”

    “别说了,别把我也惹火了,我脾气虽好,但真要火了……”

    “哈,老夫活这一大把年纪了,倒是想见识见识。”

    “我再说一遍,我不想惹事。”

    “那你倒是说说,你们到底师承何人?”

    “天地为师。”

    “胡说,就算你们天资无双,但你妹妹这年纪,这修为……”

    “你们不行,不代表旁人不行,天地之大,不是你们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看来不动手给你点教训,你是不准备说实话了。”

    “唉,所以说你们都白活了。”

    山崎叹息间,伸手要抓人的朱梅消失了。

    火、风、木三个分身出手,以三才挪移阵把他直接押到地界高空的太阳真火里。

    朱梅直接就烧成了灰,元神都不剩,身死道消。

    山崎顿时无语了,气得。

    这么弱就不要跑出来充老大了,好不好!拿自个儿的命坑人,有意思吗?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