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510章 度五台的五劫

时间:2021-03-01作者:孤风寂

    把紫云宫的宝贝都封入冰中,冻在金庭玉柱之下,将来峨嵋要,就让他们拿去好了。

    安排好人员,留下一个分身去地下看护,山崎分身就带着许飞娘与山黛一起闪了。

    当真是连口水都没喝,躲得远远的。

    ……

    又三年后,眀国进入第十二个免税年。

    尚武之风日盛,锦衣卫与东西两厂为镇压以武犯罪之人忙得不可开交,好在吸纳了很多人手。

    如今百姓富足自古未有,民心归附,没人再说皇帝昏庸了,就是埋怨皇帝怎么还不攻打箐国,他们等得脖子都长了。

    山崎不管他们,继续炼丹,增加皇家实力。

    对皇子皇女们挑明说的很清楚,没有实力,将来怎么镇得住天下?

    ……

    山崎与山黛讨论,觉得许飞娘的佛法够强了,于是带她前往慈云寺。

    五台派在那弄了个据点,暗中藏了不少女人,总算不是抢的,所以也没多管。

    “郎君想要妾身做什么?”

    “渡化他们。”

    “啊?敢问郎君,那到底是渡化,还是强行转化?”

    “不知道,总之是可以让他们改邪归正。”

    “呵呵,看来佛的……”

    “嘘,不可说。”

    山崎分身按住许飞娘的嘴,阻止她说“佛的另一面是魔”。

    许飞娘会意,然后抓住难得的接触机会,大力魅惑山崎,一堆的柔情蜜意砸向山崎。

    山崎好笑,顺手捏了捏她的腮帮子,用痛感让她收心。

    ……

    由于事先用飞鹤咒传了信,加上多年未见,五台派的僧俗弟子来蛮齐了。

    男男女女黑压压的一片,当众就有男女嬉闹,可见不但没有清规戒律,还连规矩都没有了。

    人心涣散如此,五台派也该整治了。

    许飞娘落下,她一身素色宫装,水袖长裙随风飘舞,真如仙子下凡,引得一众男子垂涎。

    许飞娘放以前会得意,现在经山崎管教灌输,却是很不满。

    冷哼一声,当即显露元神,开打,不,是渡人。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哈,仙姑佛法大有精进啊。”脱脱大师法力最高深,这时还没觉得什么,不像旁人已经在皱眉了。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第二声,终于敲进了脱脱大师的脑中,脑补的幻想重生。

    而其余人是不同程度不舒服,心性浅的已经抱头躺下了。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苦海无边……”

    “仙姑快收了大法。”

    “是啊,我等已知仙姑厉害了。”

    “啊!不要再念了。”

    “许飞娘,你……”

    还能支撑的众人纷纷叫嚷,但许飞娘越念越快,威力也越来越强,场中再没有杂声。

    只剩下脱脱大师还在挣扎着,想施放飞剑,却无法集中精神,捏不出剑诀。

    挣扎间,脱脱大师也沉沦了。

    ……

    待得一个个宝相庄严,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了。

    传下一部《般若功德经》,走的是以行善养元神之道。

    让众人选择,愿意守清规戒律的当僧人,不愿意守清规戒律的当俗人。

    既想当僧人又不想守清规戒律的,去瀛洲或交洲,这些海外之地的僧人可以娶妻。

    僧人自不用说了,俗人可以去锦衣卫报到。

    身以朝廷律法约束,行以除暴安良为任,待偿还了自身恶债,甚至是功德圆满,自可出世去成仙了道。

    ……

    “感觉怎么样?”

    “心中感觉空荡荡的。”

    “空就对了,”山崎点头道,“如今你点化五台派诸人,他们以后行善道得善果,自能让五台派流传下去,你与五台派的因果也就差不多了。”

    “多谢夫君待为谋划。”许飞娘大礼参拜。

    山崎分身扶起她,“好了,该去百蛮山了,绿袍穷凶极恶,是该除去的时候了。”

    “啊?”许飞娘失笑,“绿袍老祖乃南方巨魔,魔兵百万,岂是说除就除的?”

    “若不是顾忌他死后,百万魔兵群龙无首,无法约束之下到处为恶,他早该死。”

    “原来如此,所以还得等我这边。”

    山崎叹道,“此是其一,我其实并不想沾这份因果,只是眼见他肆无忌惮,终究于心不忍。”

    山崎说的是朝廷情报,他若是不知道,自可以不管,知道了,却狠不下心来不管。

    许飞娘恼道:“哼,那些正道早该做了,却拖到现在,想来还要拖到他应劫,他们算计这个算计那个,其实都是为了他们自己修道成仙,俱是些伪善之小人。”

    “阿弥陀佛,还请两位口下留情。”

    来人是一个中年尼姑,生得身相清癯,面如白玉,右手一个小木鱼,左手一副念珠,布衲芒鞋,甚是整洁。

    “芬陀!”许飞娘脱口道。

    “果然是许施主当面,”芬陀大师行礼,“贫尼在此恭贺施主走上正道。”

    “哼,哪个要你来说。”

    山崎阻拦,“她确实是真心实意的为你高兴,并没有讥讽你的意思。”

    芬陀大师单掌合十,“善哉善哉,施主尊号可否告知?我观施主乃身外化身之流,可对?”

    山崎直言,“我等意去百蛮山除去绿袍,芬陀神尼可愿同望?”

    芬陀神尼愣了,她今日感觉有人在施展佛门梵音,算来却模糊,于是来看看。

    待看到是许飞娘,怀疑是看错了,因为许飞娘不可能是童身。

    思及徒儿杨瑾的前世丈夫,追云叟白谷逸所言,明白他们是紫云宫的那帮人。

    再次推算,却发现前路不明,或有灾劫,当应在那男子身上。

    于是找机会插言,搭话入场。

    只是如今,这人邀她去诛绿袍,这问题就大了。

    “阿弥陀佛,施主善心可嘉,但绿袍劫数未至,恐难杀死,反而会激其凶性,多伤无辜性命。”

    “以神尼的身份,遍邀宇内能人,相信定能诛杀绿袍。”

    “施主此言差矣,吾等此时力有不逮,难尽全功,彼时当事半功倍。”

    许飞娘讥讽,“说到底就是惜身,不想牺牲,所救之人俱得是在劫数之中,余者不管不顾。”

    “阿弥陀佛,许施主当知天数不可违。”芬陀神尼行礼,“贫尼不便多说,告辞了。”

    芬陀神尼说完就闪了,因为越说她越觉得不对,像是被蛛网缠绕一样,她知道那是因果,所以不敢再留。

    许飞娘诧异,“她这是跑什么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