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502章 七日间的翻盘

时间:2021-03-01作者:孤风寂

    “陛下,孙将军此去军务繁忙,是否派人协助一二。”

    王公公的言外之意是派监军,山崎明白,直接拒绝了。

    “无妨,朕有公主。”

    “天佑大眀。”

    王公公醒悟,孙将军与顺王和西王这两反贼交战多年,自是能明白他们的实力。

    此二贼纵横天下多年,却在两日内接连被除之,足见长兴公主的实力。

    孙将军自是不敢再有二心,否则顺王和西王这两反贼就是前车之鉴。

    ……

    第三日,长兴公主还朝,白鹤直接落于殿外,上前至殿外通传。

    长兴公主奉旨诛杀反贼二贼首,得天之佑,托陛下洪福,得胜而归,特来缴旨。

    宣!

    宣长兴公主晋见!

    长兴公主上殿叩拜叙功,儿臣奉旨……今特来缴旨。

    皇帝封赏,封号辅国公主,赏公主府一座,准升帐开府。

    ……

    反贼伏诛,当除外寇。

    山崎轻笑道:“今箐国无主,诸子争位。”

    “朕闻那睿王与嫂合谋助其子登位,安知那箐国九子是何人血脉?”

    “眀与箐虽为敌国,然朕却见不得此等有逆伦常之事。”

    “拟旨,封箐国长子为西可汗,天山脚下,草原大漠,任其放牧。”

    (那地方,现在跟眀没关系。)

    “旦有所需,尽管提来。”

    (提归提,答不答应,是另一回事,怎么答应又是另一回事。)

    “眀与箐虽为敌国,然朕念其身世可悲,愿助其夺位后,再定输赢。”

    (在他夺位之前,估计先被他叔叔干掉了,原本还不会动手的,现在却不得不动手了,而且会是马上。)

    “就这样,退朝吧。”

    ……

    皇帝走了,群臣木愣愣的下了朝,多数人的脑袋还没转过来。

    一些言官还义愤填膺的大叫,怎可给敌国人加封呢!

    隐身在侧的荀兰因却是若有所思,这恐怕是离间之计,这人君倒是有些本事。

    ……

    消息传至箐国,箐国顿时更乱了,

    睿王与后妃有染生了当今小皇上,所以才要立这个九子为帝。

    这本来只是捕风捉影的事情,现在却挑明了。

    是不是真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全天下都这么认为的。

    前国主的脑袋上现在绿油油的一片,任他一世英明神武,现在也只是天下人的笑柄。

    滑天下之大稽!

    箐国人在草原各部落中的声望大降,前国主的本部落的声望,也在黑山白水间的各部落中跌至谷底。

    另一方面,尊敬前国主的部落纷纷向长子靠拢,他们不管什么政治,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若都是前国主的孩子,那还罢了,既然不是,那选择谁就很清楚了。

    睿王眼见形势突变,当即立断,先发制人。

    不过由于有不少人暗中放水,皇长子在众多支持者的帮助下成功逃脱,

    只是,精锐损失不少,暂时无力再争夺。

    而睿王此举坐实了他有问题,面对各部落首领们的指责,他解释不清,干脆发动清洗,逼众人站队。

    ……

    短短三日间,箐国国力损失近半,眀国与箐国的实力似乎发生了逆转。

    眀国群臣激奋,纷纷上表讨伐。

    山崎懒得看,让王公公都拦了下来,第二天就让王公公在群臣口中成了祸国贼臣。

    宫外还多了一堆请愿的,就那么跪着,一脸的一往无前。

    山崎却知道他们的小算盘,他们这是争着做清流,做直臣,想着留名青史呢。

    山崎懒得计较,先把今晚的宴会过了再说。

    ……

    皇宫夜宴,百官齐至,还带了家眷。

    最难得是内忧外患似乎都没了,气氛比过年还喜庆。

    就是菜色让人皱眉,四碟萝卜青菜,一碟鱼,还只有半片。

    家里门房都不吃的玩意儿,得,将就吧,御酒倒是真不错,香。

    ……

    一敬天,天佑大眀。

    喝!

    二敬地,愿大眀土地丰收。

    喝!

    三敬人,诸位爱卿辛苦了。

    喝!

    看百官及家眷三杯御酒下肚,山崎放下酒盏,躬身行礼。

    “诸位爱卿见谅,朕这酒,有毒。”

    “噗!”

    殿上诸人脸都白了,贪杯的纷纷吐出口中酒。

    “陛下莫开此等玩笑。”

    山崎说道:“朕没开玩笑,此药乃朕秘制,不会药死人,以后却能让人求死。”

    “诸爱卿想是知道,朕多疑,有道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朕今日却是要验证一下。”

    “觉得这话正确的爱卿,请站左侧,觉得错误的,请站右侧。”

    “站右侧的不会死,抄家而已。

    “站左侧的也不是没事,同样也是抄家。”

    “为什么?诸位也看见了桌上这些菜,朕这个天子吃的,想必比你们府中下人还糟糕。”

    “朕不从你们这些满腹民脂民膏的杀材身上揩些油水,朕这口气,咽不下去啊!”

    殿上一片哗然私语之余,有人大叫,“陛下此言大谬,天子圣人坐拥天下,怎可与民争利!”

    山崎失笑,“朕今天就要争上一争,爱卿想怎么着吧?造反?废帝?”

    “来啊,哪位爱卿带个头跳出来,我等着给爱卿抄家灭族。”

    “家业族产填补国库,男丁为奴,女眷充军。”

    殿上诸人脸都黑了,史官大叫,“陛下此举,可知后世史书会如何记载?”

    “朕不管,朕只知道,朕没钱了,日子过不下去了,朕不要每天啃咸鱼,朕也不要穿打补丁的龙袍。”

    山崎解开龙袍,手指一戳,掀开一个补丁。

    “朕用尔等为官,管理天下,尔等丰衣足食,却让朕如此窘迫,朕不治尔等,天理何在!”

    “曹爱卿何在?”

    “内臣在此!”

    曹公公带队上殿,俱都穿着甲胄。

    “曹卿,殿上人等由汝督办,千万不可用刑,每日三餐也不可怠慢,三个窝头一把咸豆,务必不能少了。”

    “是,内臣令旨,内臣就算自己没的吃,也定会让各位大人吃饱了。”

    “好,朕乏了。”

    “恭送陛下。”

    ……

    殿外,荀兰因强忍着才没笑出来,这皇帝有趣的紧,想来是忍很久了。

    说来也是,皇帝只能啃咸鱼,真不怪他对百官有这么大怨气。

    只是这么做,恐对眀国无益,对他自己也无益。

    ……

    山崎出了大殿,总管方公公问,回哪里。

    言外之意是,要不要去嫔妃那里放松一下。

    山崎自然是回书房,他不是真皇帝。

    夜里,消息传到后院,嫔妃们纷纷来求情。

    山崎等人来的差不多了,这才出面向她们保证,不会伤害她们族人安全,哪怕真有事,只要不是草菅人命之类的,都可以网开一面。

    就算背了人命案子,也不会诛杀,更不会连坐。

    惟有通敌卖国,才会公事公办。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