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442章 水月宗的压制

时间:2020-12-16作者:孤风寂

    眼看300名刺客在储君侧的反攻下都倒下,秘卫,捕门,京营军队这才匆忙赶至。

    没办法,有10里路呢。

    储君没买他们的账,遣人去借来车子,把所有人都推走了,坚持把人都带走了。

    “本宫这已经是第四次遭遇刺杀了,待陛下醒来,本宫定将这些事情一一禀明。”

    “秘卫,捕门,京城守军,你们自己去想想该怎么向陛下解释,300名刺客出现在京郊刺杀储君,居然没人知道。”

    “你们到底是谁的官,谁若想死,本宫将来一定成全他,让他九族跟着他一起去享受冷猪头。”

    储君的话掷地有声,声震十里,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向来对权力默不作声储君这次是真的火了。

    本来这把火不算什么,储君根本无权,但要是一位无上宗师储君火了,那完全就不一样了。

    因为他有大概率挺过一次次的刺杀,顺利登基为帝,到时候真的是九族都要陪葬了。

    ……

    储君是无上宗师一事在京城传开,所有人就一个念头,藏的好深啊。

    宗人府的几位无上宗师却皱眉,他们感觉难道错了?灵觉中那储君分明只是宗师而已。

    不过现在人家战力显露,只能说人家精神厉害,所以瞒过了他们。

    ……

    与此同时,在京的,被刺客们点到名的王爷宗室,纷纷一面骂刺客们无耻栽赃,一面跑到宗人府哭诉,要宗亲长辈还他们一个清白。

    宗人府高层安抚了他们,这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看储君如何出招,再见招拆招。

    现在嘛,不管以前如何,眼下储君是真的具备登基资格了。

    宗人府当即让秘卫派出四名宗师去听命,捕门见了,也派了十二名先天一品过去听用,京营则派了300名后天一品的精兵去站岗。

    只是到达储君私人庄子的时候,才知道储君已经走了,去找医生医治头疾了。

    ……

    山黛用那陨铁发珠,一组一组的快速抽干了300刺客们的功力,再由山崎杀了他们,山黛用太阳真力把遗体烧成灰烬。

    山峖、高怀仁、李慧云突然发现,其实山崎也非常可怕,因为他杀了300个毫无反抗能力的人,眉头也没皱一下,就像从没有做过一样。

    ……

    之后,储君、山峖、山崎、山黛、高怀仁、李慧云、三少,一行化妆出行,骑马去了港口。

    在田家别院与田莲儿、邱清梅、杨玲珑、丫鬟白兰、乌洁雅、陆淑兰、颜盈会合。

    休息一夜,次日一早乘船出海南下,三日后的晚上转乘海鲸帮的大船,转而向东。

    去水月岛,山黛说去,那就去了。

    夜里。

    茫茫海上,明月暗淡,风浪颇大,船体颠簸令储君四人有些不适应。

    山崎让他们立马步,重新定位重心。

    四人至少也是先天了,扎几个时辰马步都不算什么难事。

    四人虽有些难为情,但为了身体好过,也只能照做了。

    不想,一个时辰后,储君的气势居然变了,成大宗师了。

    诸人好奇,这是想通了什么?

    山黛问了出来,储君也没遮掩回避。

    “本宫想通了,本宫要好好练武,本宫一定要当皇帝,本宫要那些看不起本座的人知道,本宫能当上皇帝,有资格治他们的罪。”

    “得,感情你之前都在梦游吗?”

    “本宫之前失忆了。”储君说的理直气壮。

    山黛挥手,“失忆之前。”

    储君揶揄道:“本宫不记得了,本宫要是记得,还叫什么失忆啊。”

    “哈,当我没问过,我先去睡了,你在这儿慢慢扎马步吧。”山黛投降了。

    ……

    半夜马步站到天蒙蒙亮,四人总算是适应了外海风浪,终于能睡着觉了。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洗漱用膳完毕,大船已接近目的地——东瀛水月岛。

    水月岛是江湖明面上最大的赏金组织,也是明面上最大的杀手组织。

    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干杀手,但朝廷并没有发兵围剿,因为水月忍者用一条条性命表明了,他们不会与朝廷为敌。

    与朝廷有关的刺杀任务,都不会接,误接了就出卖雇主,再已死谢罪。

    这也是水月忍者,唯一出卖雇主的理由。

    ……

    “海鲸帮帮主高怀仁请见水月大宗。”

    随着高怀仁的声音传上岛,不久之后,岛上那座小山上就出现了一柄“刀”。

    水月大宗,满头白发的老翁,却扶着腰间长刀,笔直的站着,毫不掩饰他的锋芒。

    目光如闪烁的刀光,穿透一里多,直刺高怀仁。

    高怀仁没理他,脑袋进水了,才会隔着一里多用目光比拼精神力量。

    “要不要见?”

    “你不配!”

    “那我呢?”

    山峖蹿了出去,剑意随之而出,一剑竖空,当头向整个水月刀劈下。

    “好!”

    水月大宗见猎心喜,同样蹿上天空,以身化刀,凌空迎击。

    “铛……”

    剑气与刀气相交,发出金铁撞击声。

    连绵不绝的撞击声,在天空中不断回荡。

    一轮明月在白日现形,那是水月大宗的刀意所化,镜中花,水中月,如幻实真,虚实随心。

    漫天月光下,当你以为是幻觉,那可能是刀气,当你以为是刀气,那可能是幻觉。

    山峖却不是真正的剑客,借用那个对手(石之轩)的无尽之意,灵机一动的演化海潮剑意,一浪接一浪,无穷无尽。

    加上月华剑法的力场,一时却是压制了水月大宗的刀气。

    水月大宗知道这样下去,他只有拖到晚上,月亮出来,才能借助月光,增添水月刀法的威力。

    不过他却无法忍受,这样被压着打几个时辰。

    咬咬牙,决定用上不愿意用的招式——柳生一刀流的一刀斩。

    水月收入刀鞘,斩!

    月亮陡然消失又乍现,变为一轮弯月,刀意却是与之前不同。

    简简单单,却又霸绝天下。

    斩!

    斩断一切,海浪算什么,看我破浪分海,斩了!

    刀意附在刀上,附在刀气上,一斩而下。

    浪,分开了,阻挡的力场破开了,不过却是阻隔了一瞬。

    山峖感觉不对,趁机展开与坎兑神功配套的意境——金属荆棘沼泽,意境随着气场展开,一层层的挡在刀前。

    水月大宗的刀速顿时慢了,他是能斩开一切,但花多少时间是个问题。

    不是说他想一刀斩开钢铁,就能瞬间一刀斩开一尺钢铁。

    更不是说一刀斩开水流,就能隔绝水流的影响。

    山峖也发现了,“还不停手?”

    他负手而立,尽显无上宗师的气度——一场场的战斗终于把他喂得自信起来了。

    水月大宗黯然收刀,不过他也不气馁,他本就明白他不是无敌。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