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439章 被打退的邪王

时间:2020-12-14作者:孤风寂

    !

    想活命,就只有一条路——拼命。

    石之轩弃剑出拳,因为根本来不及调转剑身,此时此刻只有出掌。

    同时,只有掌才能发挥不死印法全部实力。

    无尽之意亦推出,无穷无尽的反击,把一切都打回去。

    拳与掌,以85度角相交。

    刚一接触,石之轩就知道他这招输了。

    他知道对方打出的不是拳力,而是剑气,但却没料到对方剑气如此锋利,如此炙热。

    不死印法,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间。

    可创造一个“空”的场所,把对方打来的真力转化为己用,但前提是能承受的住。

    炙热无比的锋锐剑气,一瞬间就冲破了那个空,钻进手掌,毁掉了掌上经脉,冲入手臂经脉。

    石之轩当机立断,自行震断手臂经脉阻止剑气再进,不去看剑气透过右手臂,力贯左手握拳强轰出去。

    自己受伤了,也不能就这么撤退,得给对方留点纪念品。

    山峖的灵觉捕捉到了,也以左掌相对,本以为对方是想借力而退,于是想抓住对方的手,好扩大战果。

    不想对方却是全力轰出,一股阴暗之气尽数灌进了手掌经脉,所过之处俱都凋零。

    是死气。

    “轰!哗啦啦……”

    石之轩一拳把山峖打飞了,令山峖又撞穿楼顶飞回了空中。

    而他身边力场顿时消散,劲气横飞之下,横扫酒楼二楼,把二楼的酒客和家什波及了。

    同时,也挡下了偷袭——李慧云的第三道剑气与高怀仁的第三道拳力。

    石之轩还把反震力引入.whhryl.脚下,借力挤破二楼地板坠入一楼。

    此时,从李慧云自车上跃起,到石之轩落下酒楼一楼,前后不过五秒钟。

    石之轩落地一口血吐出,血如火箭般,在这夏末时分仍然带着丝丝热气,穿透了地面砖石。

    那是石之轩借吐血,吐出侵入到经脉里的部分剑气——由于他放弃抵抗全力攻敌,还是有些剑气在穿透手臂皮肉的同时,穿入了手臂的经脉,游走到身体中。

    眼见李慧云提起长剑,石之轩不敢再留,向后院飞退。

    在李慧云与高怀仁的追击下,破墙而出。

    他不担心这两个小辈,担心天上那个老的。

    他知道,他那一拳并没有伤到对方实力,对方居然练有护体神功,外如金刚内如柔水,死气破开外部,却被振荡的柔水挡下,伤害不深。

    因此,对方必定追来。

    他则不同了,右臂被剑气穿透,至少半年无法恢复,剑气入体,功力大打折扣。

    这也就是他了,在生死之道上有所领悟,换一个人,手臂就彻底废了,身体经脉损伤,功力也难以恢复。

    现在也好,干脆去川地走走,去会会唐门。

    眼下可以肯定,他之前真的没杀死储君,以后如果这位一直在储君身边,他也很难再刺杀储君,用毒是个不错的办法。

    ……

    山峖确实从空中追赶,但对方连续破了几道墙,借着连绵不绝的屋舍逃走了——住家太多,气息杂乱,难以锁定。

    山峖停在空中,然后看了看左手的伤,发现手掌心已经枯萎了。

    向空中的诸人遥遥拱手,转回车队。

    那些人都是被两位无上宗师交手而惊起的高手,至少是能见得光的高手。

    ……

    酒楼。

    秘卫已经到了,封锁了酒楼周边区域。

    京城卧虎藏龙没错,但谁也不想背负刺杀储君的罪名,所以乖乖配合。

    山峖表示发现那人是几个月之前行刺太子的刺客,也就是大儒裴矩。

    没说是山黛感应到杀意,这才安排了袭杀。

    秘卫也没有多问,无上宗师都这么说了,先抓到目标再来辨别。

    ……

    新的马车中。

    山黛治好了山峖的伤势,确认就是曾经刺杀储君之人的真气。

    李慧云说道:“那人步法诡异,似向前却往后,让我们错算了。”

    .jsshcxx.

    “可惜,要是陆天抒与刘乘风在,我们四个肯定能截住他。”高怀仁感慨道。

    山黛有些不满,“是老哥不让我追他,否则我一定能干掉他。”

    山崎笑道:“他既已暴露,也就不足为虑了,留着让他把更多的人从暗中吊出来。

    “而他近不了储君的身,接下来就是用毒了,储君的真力驳杂,但有功力深厚。”

    “除非是直接从心口大脑,否则任何毒,短时间内,他自己都能控制住。”

    李慧云建言道:“听闻唐门用毒无影无形,无色无味,还是防着点好。”

    山黛失笑,“唐门的毒要真有用,东方不败早死一百回了。”

    高怀仁帮老婆,“储君又不是东方不败。”

    山黛摇头,“单论功力,储君可比东方不败高出两甲子不止呢。”

    “啊?”

    “高手求的是质地,数量再多散而不聚,不堪一击。”

    山黛竖起五指,化气成丝,吐出三尺,依旧悬在半空中。

    从高怀仁头上拨了根头发仍上去,.xgchotel.头发坠落在五根丝上,断为六截。

    吹毛断发,堪比神兵利器。

    高怀仁眼热,“师父威武,教教徒儿怎么样?”

    山黛收回气丝,“这个教不了。”

    山崎说道:“你不是会无影神拳吗?一直含而不吐,把无影神拳练成无影神指,到时候再用指剑,差不多就能凝气成丝了。”

    高怀仁没明白,“呃,把无影神拳练成无影神指?”

    山崎会意的解释道:“对,出拳打出的不是拳头大小真气,而是指头大小。”

    “这怎么可能?”

    “可能的,铁杆磨成针,到那时候,就算你还不是无上宗师,想必也能挑战真力不够凝实的无上宗师了。”

    “呵呵,有没有捷径啊,师伯?”

    “有,但我还没找到安全的,比如说把你剐了,用疼痛来刺激,你要不要试试。”

    李慧云投石,“我觉得可以让他试试。”

    高怀仁投降了,“别,当我没问过。”

    山崎言归正传,“好了,说说刚才的交手情况吧。”

    “是。”

    ……

    战况复盘中,储君车架到了宫门。

    与禁军与秘卫交涉后,方才让山峖进去,这就是山崎同意刚才那一战的原因。

    山峖之战绩在朝廷中不是秘密,猜想那些要让储君死的人,他们也许不会再让山峖进宫,但储君当街遇刺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如果宗人府调不出一个无上宗师保护,那就只能让山峖保护,毕竟那是储君。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