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435章 脏不脏的心魔

时间:2020-12-11作者:孤风寂

    等三位高夫人走了,山崎让三少站过来,“你们三个,最近表现很糟糕。”

    “啊?”

    “从出行到现在,郝海与凌云风,一直是你们两个轮流洗恭桶,你们在故意让李飘萍。”

    “呃……”三少顿时都脸红了。

    山崎轻叹,“你们不明白,这是错的,这让你们三个之间出现了裂痕,你们本该臭味相投,现在李飘萍却是干净的。”

    山黛不解,“这有什么问题?”

    “问题就是这个,李飘萍,我若让你嫁给你师兄郝海,你同意吗?”

    “啊?”

    “那么,凌云风呢?”

    “呃……”

    虽然李飘萍没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却说明白,她一个都不想嫁。

    山黛抱不平,“哥你这问题,他们根本没考虑过。”

    “不是考虑,而是喜欢与不喜欢,李飘萍与凌云风做过同盟,当时两人关系亲密,她有点喜欢凌云风,若是那时候问她,她固然不会回答,脸上却会有羞意,而刚才你也看到了,只有错愕。”

    “也是,为什么?因为她没洗恭桶?”

    “正是,她嫌弃郝海与凌云风是洗恭桶的,手脏身子臭。”

    “不,我没有。”

    “那你跟他们握个手,郝海伸左手,凌云风伸右手,顺便说一句,他们的这两手,都碰过了泡在水里的那些遗体。”

    面对伸出来的两只手,李飘萍的手僵硬了,郝海与凌云风却是明白了。

    “好了,不要勉强,都站好了。”

    “是。”

    郝海与凌云风脸色不好的归位,李飘萍却是忍不住哭了。

    “别哭,哭解决不了问题,你需要的是反省,如果你愿意,从明天早上起你自己房里的恭桶你自己洗,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爱干净不愿意洗恭桶很正常,听到了吗?”

    “听,听到了。”李飘萍抽泣着说道。

    “行了,你们三个下去吧。”

    “是。”

    三少走了,没了外人,丫鬟白兰忍不住问道:“郎君,您这洗个恭桶都有道理吗?”

    山崎笑道:“世间最大的道理都在恭桶里面,你要不信,明天起你也去洗你自己的恭桶。”

    “啊?郎君你还是饶了我吧,小姐我们也撤吧,再待下去,您搞不好也得洗恭桶了。”

    “乱说。”

    话虽如此,杨玲珑却是起身告退了,就剩下山崎山黛。

    “嘎嘎,老哥你这是曲高少合啊。”

    “走了。”

    ……

    晚餐是在花园池塘上设宴,一人一席的流水宴,颜盈一身华衣,精心梳妆过后,整个人容光焕发,眉眼间风情无限,举手投足俱是魅力。

    三位高夫人都被比了下去,三女牙痒痒,却也没办法,人家天生丽姿啊。

    ……

    菜过三巡,山崎抛出了日后的设想,让南四侠选择。

    一是留京打听消息,二是跟他们出海。

    三是继续混江湖自由行动,留意哪些帮派跟哪个王爷关系密切,不用刻意打听,也别说他们是储君的人,更别为储君说好话,无为而治。

    南四侠商量了一下,选择最后一个。

    六人住了一夜,第二天拿着5万两盘缠,也就告辞走了。

    而李飘萍视死如归的报告山崎,她今早洗了她的恭桶。

    山崎看着那苦瓜脸,感觉很好笑,“我多问一句,你会因为,我让你洗你自己的恭桶,而恨我吗?”

    “啊?弟子不敢。”

    “不敢就是多少有点了?”

    “弟子不敢。”李飘萍吓得跪下了。

    “起来起来,这没什么,很正常,等过几天我们再看看。”

    “是。”

    “去叫上你的师兄师弟,我们进城耍耍。”

    “是。”

    ……

    明面上是杨玲珑与丫鬟白兰领队,带着三少两小四个家丁出行,进县城逛街。

    城里很热闹,看不出遭灾的景象,反而因为多了许多住店的富人,更显得繁华了几分。

    一路买了很多小吃,李飘萍起先拿着还犹豫,后来也吃的忘乎所以了。

    “话说,你这么拿手抓,你确定早上洗过恭桶以后,洗过手了吗?”

    “呕……”

    山崎的话,顿时让李飘萍吐了。

    等她吐完了,山崎继续打击,

    “哦,我记错了,你洗了三遍,不过不管怎么洗,那双手都是拿恭桶的手,要不你以后就别拿手吃东西了,拿脚吧。”

    “话说回来,你觉得脚和手,哪个干净?你有臭脚吗?”

    “呕……”李飘萍又去吐了。

    这次吐完了以后,山崎没再打击她,因为扫街的人来了。

    众人撤退,但站在远处看着,那扫街的男人不声不响的把污秽扫了——先用土盖了,然后扫到路边的土地里。

    “呐,你们认为他会用手吃饭吗?”

    “会。”

    “当然。”

    李飘萍没说话,郝海与凌云风先答了。

    “你呢?”

    “会。”

    “哦,那你认为他为什么不怕脏?因为他是扫大街的?”

    “呃……”

    “看那边那户人家,挂着一院子尿布,你说父母给孩子换尿布,他们为什么不怕脏?”

    “因为那是他们的孩子。”

    “那将来你有了孩子,你会给你孩子换尿布吗?还是让下人去做?”

    “我……”

    “如果你接触到尿布上的污秽,你准备洗多少遍手?换尿布最少持续两年,你准备把手都洗烂了吗?”

    “我不知道。”

    “那你们知不知道,有一个职业叫做收夜香的,他们每天收别人家的恭桶,清洗了再还回去,以此赚钱为活,你们认为他们脏吗?”

    “不认为。”

    郝海与凌云风都摇头,李飘萍却哭了。

    “我不知道,师祖伯你别逼我。”

    “是你自己在逼自己,你放不下自尊与颜面,不能以平常心面对凡尘事,这就是你的心障,你的师兄和师弟已经不知不觉的过了,但他们两个却让你卡在这儿了。”

    郝海与凌云风顿时尴尬了,好心办坏事,吃力不讨好。

    山崎说道:“人生在世,吃喝拉撒,有进有出,这就是人生最大的道理,而世间万物轮回不休,这就是世间最大的道理。”

    “越是平凡的不惹人注意的职业,也越是让一般人觉得低贱,但若是没有这些扫大街的,你们能想象这街上会是什么样的?”

    “若是没有收夜香的,你叫城里人怎么倒恭桶?倒在自家门口吗?”

    山黛嬉笑,“那真是满城飘香,全城就不能住人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