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434章 水患现的归家

时间:2020-12-11作者:孤风寂

    “郎君,那第三条路呢?”

    杨玲珑不忍,毕竟是她父亲的祖爷爷,于是岔开话题。

    “自然是双手齐下,我本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却是要改改。”

    “怎么改?”

    “在朝堂上点到即可,让他们去斗,储君继续跟我们走。”

    “啊?”

    “皇帝一死,储君必定成为众矢之的,而在储君登基之前杀了他,天下就可重新洗牌,这是魔门唯一的机会。”

    “他们真会动手?”

    “动手的是诸王,魔门哪怕出人,也是抬着诸王的旗。”

    “那哥你就不该放过魔门。”

    山崎摇头,“魔门诸弟子多有无辜,而就算没有魔门,诸王也会动手,白道邪道,很多人行事有时比魔道还要毒辣。”

    “好,那就去把扬州占了。”

    “不是扬州,是东海,然后是南海。”

    “对对,南海比较温热。”

    “不说了,天色已晚,你快睡吧,明天还得操舟呢。”

    “那老哥你怎么办?”

    “我娘子和陪嫁丫鬟都在,你担心什么。”

    “哦,你是跟她们抱在一起睡?用她们的身子取暖?”

    “啊、啊?”杨玲珑与白兰的心境顿时乱了,两张羞红的脸蛋,油灯下却是别有风情。

    “只是合掌双修,真是的。”山崎虚指山黛,尽把人往坑里带。

    “双修啊,那你们慢慢修,我先睡了。”山黛嘻嘻哈哈的倒下了。

    ……

    三人六掌环成一圈,山崎把葵花真气收于丹田,杨玲珑与白兰把度厄真气输入山崎经脉,让其流转,这样只要花费相对较少的真气,就能帮山崎温暖身体。

    同时通过山崎的经脉与对方真气交融在一起,体验不同的度厄真气,就像是检测万分七与万分之五到底差在哪里。

    ……

    第二天早起,梳洗用膳之后,继续行舟。

    一路可见江水泛滥,洪灾处处,惹人忧心不已。

    昼行夜伏,顺流而下,日行数百里不等,用了七日就回到东南扬州。

    眼见江边诸县都遭了大水,干脆淌着溢出的江水继续前进。

    水面上有诸多漂浮物,桌椅板凳柜几桶盆等各种小件家具杂物不算什么,令人皱眉掩鼻的是许多发臭的遗体,以及一群群嗡嗡飞舞的苍蝇。

    包括牛羊猪狗,猫鸟鱼虾等等,还有人,泡烂的人。

    男女老幼的遗体,一路见了不少,也不知道这只是过膝的浅水是怎么淹死人的,想是太乱了。

    ……

    小舟抵达了山宅所在县城隔壁县,正好有铃剑双侠的两匹宝马可以拉东西,也就把舟尽数送给衙役——他们在张贴告示,组织人打捞各种遗体,防止瘟疫。

    走在路上,放眼望去都是水患流民,而最显眼的是各种旗杆,某某赈灾施粥,从几时到几时。

    从个人到商会,再到帮会,规模着实不小,想来流民们就算吃不饱,也不会有多少人饿死。

    ……

    山宅位于城郊,而县太爷担心流民作乱,所以规定没钱不得入城,就把他们挡下了。

    正好山宅开仓大规模的施粥施药,这里里外外围的全是人。

    山峖见了却大为高兴,这下善功跑不了了。

    本来还担心石胜管家没得到他指使不敢动,给耽误了呢。

    而马铃声提醒人,石胜管家循声望见,立刻迎了出来。

    “老爷,小少爷,小小姐,你们可算回来了。”

    “家中没什么大事吧?捡最要紧的说一件。”

    “就是四个月前有京里人来巡查过,不过客客气气的,没有进门。”

    “那就无妨,其它稍后再说,去把别院都收拾出来招待贵客,还有准备沐浴之物,我等赶了几天的路,都乏了。”

    “是,老爷。”

    ……

    大厅。

    山峖主位,储君主客位,其余按辈分坐,客人颜盈归于高怀仁之侧。

    喝着茶,房间也陆续收拾好了。

    山峖、乌洁雅随储君、邱清梅先去了,然后是南四奇与铃剑双侠。

    没了外人,山崎向颜盈挑明了,“颜夫人,你可有去处?”

    “妾身孤苦,已无容身之所。”

    “以你这姿容,可谓红颜祸水,放你走是害你,正好高怀仁对你心心念念,今日就由我作主,由他纳你为妾。”

    “谢师伯。”高怀仁大喜。

    李慧云挑刺丈夫,“人家还没答应呢,你倒是急不可待啊。”

    “人家可是刚死了丈夫,这才刚头七。”陆淑兰一针见血,“怎么说,也得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才能同房,我的夫君大人。”

    田莲儿也挖伤疤,“再说改嫁也得和族老宗亲说一声,还有人家的儿子呢,你打算怎么办呢?”

    高怀仁哑口无言,颜盈也变得低眉垂目,眼角带泪。

    山崎摇头,“江湖人,不必忌讳这些,也不必去和聂家族老说,日后遇上就说,颜盈已为他们聂家生了个儿子,改嫁既没有带走财物,也没有带走聂风改姓高,自是不欠他们聂氏家族,想嫁谁嫁谁。”

    “多谢师伯教诲。”高怀仁咧嘴直乐。

    “哈,哥哥你真够可以的。”

    “我反正是不知道聂家村在哪儿,你知道你去好了。”

    “我也不知道。”

    “那不就行了,把聘礼给她。”

    “什么?”

    “太玄功啊。”

    “哦。”

    山黛上前为颜盈洗髓并送了颗道种,“你体内是太玄神功道种,就算你不修炼,也可助你登上先天,你若修炼,当肯定能成宗师。”

    “至于大宗师与无上宗师,那是你自己的问题,总之这比什么身外之物都要好,你可明白?”

    “是,多谢师尊。”颜盈感激得下拜。

    “行了,高怀仁带你小妾回去洗洗。”

    “是,师尊。”高怀仁立马带人闪了。

    “哼。”三位夫人忍不住生气。

    山崎轻笑,“你们还真没资格生气,以当今礼法来说,你们三人无所出,高怀仁纳多少妾,你们都没有资格多说一个字,他没休了你们,拿你们当正妻,就是对得起夫妻情份了。”

    三位夫人顿时哑口无言,这真是无可反驳事实。

    山崎喝了口茶,“若你们觉得高怀仁做的不对,看不惯他的所做所为,大可与他和离,有我在,他不敢不同意。”

    “又或者维持着夫妻关系,然后不跟在他身边,自己找些事情做。”

    “比如李慧云,以你如今大宗师之实力,足以当海鲸帮总教头。”

    “而陆淑兰与田莲儿,以你们如今之功力,在海鲸帮也可大展拳脚,一个管帮务一个管账目。”

    “你们夫妻之间,本没有什么爱情可言,双方也不能嘘寒问暖,和和睦睦举案齐眉。”

    “你们之间就是利益,而说道利益,只有双方休戚相关互为倚重,这夫妻之间才能平等,夫妻之情才能长久。”

    “当然,这份利益是你们夫妻的利益,不是你们娘家的利益,否则肯定闹翻。”

    “是,多谢师伯教诲。”三位夫人起身行礼。

    “你们也去吧,三少留下。”

    “是,我等告退。”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