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433章 定朝堂的江湖

时间:2020-12-11作者:孤风寂

    山黛放弃了蛟龙索,山崎把蛟龙索的头柄卡在麒麟的尾巴上,打通经脉,把假尾巴变成真尾巴。

    “好,该教的都教了,往后怎么样,我们全凭机缘吧。”

    山崎切断了控制麒麟内丹的纯阳丹气,顿时一口血喷出,昏倒在地。

    山黛连忙查看,发现是真气耗尽反噬经脉,亏本亏大了,要是没有她,山崎这辈子就别想再习武了。

    麒麟眨巴着眼睛没明白,山黛气不打一处来,噼里啪啦的开始数落。

    麒麟听着听着,终于明白她得了什么好处,山崎付出了什么代价。

    暗自触碰失而复得的金丹,感受着天地阴阳真火功的运转,还有尾巴上多出的一大截。

    想到之前的小心思,羞愧得干脆趴下了。

    ……

    实际上,麒麟的精神力量弱小,不懂也无法提炼丹中杂质。

    对她来说,需要漫长的时间。

    是山崎的精神力量,帮她打碎假丹重铸金丹,继而点燃丹火,焚尽体内一切杂质。

    山崎本不懂,但顺其自然,船到了桥头也就自然直了。

    此时,只要麒麟精神力量够了,当即可以舍弃肉身,化出元神。

    不过那就白费了山崎苦心创的这功法,那乃是元神与身体同修,把身体炼成保护元神的可成长法宝,还是蕴含火之规则的规则道器。

    另一面,如果山崎拿走麒麟的金丹,凭山崎的精神力量,当可化身为不灭之火。

    虽不能超脱世界,却能永恒于世间。

    但山崎要的是超脱,所以放弃了,哪怕将来失败了,也无怨无悔。

    ……

    在山黛的救治下,山崎很快转醒,看着麒麟眼巴巴的伸过脑袋来磨蹭,好笑的摸了摸。

    “老老实实的在洞里待着,没事就修行,壮大自身的力量,自身力量越强,能吸纳的气力也越多,反过来也能推动自身强大。”

    “等你神功大成,我想这世界也没谁能够管束你了,到时候你想怎么玩都行。”

    “现在,人间的花花世界就是你的坟墓,一言一行俱是无穷因果。”

    “你虽能挣取善功,但能不能抵消恶业,还不得知。”

    “你若想死,想被人剥皮抽筋,放血割肉,想像这蛟龙一样,死后连骨头也被制成兵器,那你尽管去人间玩。”

    麒麟连连摇头,摇的像拨浪鼓。

    “好,我们走了。”

    山黛轻笑,“不留个字什么的?”

    山崎摇头感慨,“都是因果,本来没事的,留字留有事了。”

    “也是。”

    ……

    出了洞,外面在下雨,山黛安顿好山崎,然后跃上山头,凌空一脚踏下。

    真气推动,顿时山石俱下,形成洪流把凌云窟的洞口给掩盖住了,那条麒麟走的焦树道也看不出来了。

    连带的,把聂人王最后战斗的地方,还有他的墓也埋了。

    山崎摇头,他又坐了白工。

    ……

    下山与众人汇合,山峖等人一眼看出山崎不妥,真气亏损,很虚弱。

    “我儿你没事吧?”

    “没事,休养几年就好了。”

    “啊?几年?”

    山黛撇嘴,“以我哥这破资质,起码三年才能重修到前天的水准。”

    山崎避而不答,“快走吧,希望别再遇上什么麻烦事了。”

    “好,开船。”

    山峖不再问了,以后慢慢再聊。

    ……

    山崎在船舱里坐了一会儿,感觉冷,就让丫鬟白兰找来衣服裹上,但仍然觉得冷。

    知道是纯阳丹气没了,葵花神功失去压制,那阴柔的本质表现出来,如今虽是盛夏,但身却在江上,水汽湿寒。

    若他是成人还好,但他年纪小,血气不足,故而觉得寒冷。

    “郎君你没事吧?你的身子好凉。”

    “无妨。”

    山崎打坐观想脉轮增加血气,但远水没有解得了近渴,半天坐下来,到晚上停船休息,夜里还是发起了高烧。

    好在有杨玲珑在旁守着,用度厄真气阻止了病情恶化。

    山黛正练功呢,听到声响收功查看了,看的也是头痛。

    她要是出手,非得打散山崎的葵花真气,否则也是治标不治本。

    “哥,要不你就不要练着葵花神功了?”

    “我没事,而且现在是不练不行,东方不败在那等着呢。”

    “那我去杀了他。”

    “他若是一心想逃,你也追不上,再说从另一方说,这说不定是在提醒我,让我不要放弃葵花真气。”

    “啊?哥你也太扯了吧。”

    “我没你有福气,自然不会有纯粹的好事。”

    “你还认为生病这是好事?”

    “自然是的,说明要我安一生点,不要乱跑,就算要跑也是去温热的南方,不要去北方。”

    “去南方干什么?说不定反而是去北方呢。”

    山崎轻笑,“呵呵,因为京城在北方。”

    “啊,这也扯得上?”

    “回京之后,我们有三条路。”山崎端起热茶抿了一口。

    “一是留在京城,借水患一事兴师问罪,站在道德高点,讨伐朝廷官员,趁机拉拢官员,培植党羽势力。”

    “但问题有三,一是树大招风,会被群起而声讨。”

    “二是吃力不讨好,做的越多,越会被说是狡猾虚伪,众口铄金之下,口碑就毁了。”

    “三是官场势力盘根错节,个个心思深沉,变幻难料,今天收服了,明天说不定就会背叛,最后是无用功。”

    山黛琢磨道:“那第二条路呢?”

    山崎又喝了口茶,“二是出京去其它地方,占领据点,囤积粮草,训练武士,备好家底,准备干战,问题是天下之大,去哪儿?”

    “所以去南方?”

    “对,九州之地,目前局势明朗的有,西南益州日月神教,正北并州魔师宫,有这两股势力在,西部北部乃至相邻各州,谁都别想坐大。”

    “老哥,你搞错了吧?江湖?”

    山崎斩钉截铁的说道:“就是江湖,决定朝廷谁属的,就是无上宗师,”

    “如果皇帝不是无上宗师,他早死了,现在他能活着,只是因为他身边有皇家宗室的几位无上宗师带着大批高手在守着他。”

    “这天下有不少无上宗师能去刺杀他,但没有谁敢说能全身而退,退不出来,还会担上弑君的罪名,遭天下人追杀。”

    “那有意义吗?根本就是给别人做嫁衣,不如等着他死好了。”

    山黛点头,“也是,犯不着为一将死的皇帝浪费精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