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430章 南四奇的争执

时间:2020-12-11作者:孤风寂

    麒麟顿时急得跳蹄子,合身往前冲,想咬回来,但试过之后发现,不但咬不着,距离还远了。

    它也懂了,敢情往前是推。

    于是往后拽,可还是拉不回来。

    “别动啊,再动我把它弄破了。”

    山黛说话间已到近前,左手亮出太阴剑气。

    化气为剑,剑尖直指那红珠子。

    麒麟傻眼了,目泛凶光之余,尽是委屈,不带这么欺负麒麟的。

    山黛却是看懂了,“行行,内丹还你,我就看看而已。”

    山黛松力,麒麟顿时把内丹吸了回去,然后警惕的看着山黛。

    “放心放心,我不想伤害你,就是看个稀奇。”

    山黛说话间,已经传音给山崎,让他上来,顺便带个瓷瓶。

    麒麟头上的伤已经在愈合了,不过还是有血在上面,这神兽的血想来是好东西。

    “话说回来了,你是公的?还是母的?还是雌雄同体?”

    山黛打量,麒麟后退。

    “别跑别跑,不想说就算了,你让我再看看。”

    山黛绕过去拦路,正好处上风,风一吹,却是把气味吹给了麒麟。

    麒麟鼻头耸动,感觉山黛身上气息很好闻。

    它自是不知道,那气息来自金仙仙力所化莲子,八宝功德池水练就的八宝功德丹。

    “闻什么闻?我前天才洗的澡,再说我有太阴真力护身,通体冰凉,夏天也不会随便出汗。”

    说是这么说,山黛自己也嗅了嗅,没发现异味,这才放心。

    这时,山崎到了,本想说什么呢,看到麒麟也吓了一跳。

    “哥,快来看,这是不是麒麟?”

    山黛一招呼,麒麟一个激灵,撒蹄子就蹿了。

    “别跑啊,又不是要吃你。”

    山黛立刻跟上,以擒龙手把颠落麒麟血一一收集起来。

    山崎自觉没那速度,也就没追,走到之前的战场,把雪饮狂刀捡了起来。

    顺手挖了个坑,把聂人王的残骸埋了起来。

    之所以知道是聂人王,是因为那就算死了也握着刀的手,从上面的老茧看,那是与雪饮狂刀相合的手。

    因此,他是雪饮狂刀的主人聂人王,不是来夺刀的雄霸。

    之后,山崎先回去通知——聂人王已死,雄霸走了,山黛发现一洞窟,想去看看,暂时不走了。

    高怀仁大喜,聂人王死了,那颜盈就跑不掉了。

    山崎不管他,叮嘱老爹保护好储君,又立刻来找妹妹,顺手带了一包裹瓶瓶罐罐。

    只是,顺着焦树进了凌云山那洞窟,却是越走越远,越走越往下,而且这里面似乎是人工开凿的,暗洞丛生,简直就是一座立体迷宫。

    什么人,发什么神经,在这里开凿迷宫?

    山崎顺着麒麟的蹄印与山黛的脚步慢慢前进,同时脚下用力故意踏出声响,让山黛知道。

    果然,不久之后,山黛过来了,还虚托着一捧麒麟血。

    “哥,瓶子带来了吗?”

    “带了,但以神兽之血入药,似乎不祥,还是不用的好。”

    “不是吧,老哥你也太打击人的积极性了?哎,不对呀,那你还带这么多瓶子来干什么?”

    “我们不用,可以给手下用啊。”

    “哈,老哥你好狡猾。”

    山崎岔开话题,“呐,这麒麟洞似乎是人工开凿的,显然有不少秘密。”

    “不是人,是一条龙哦,嘿嘿,老哥你也有走眼的时候。”

    “龙?”

    “嗯,我看到龙骨了,想必是跟这麒麟的长辈打架,把这山腹给钻空了,然后年代久了,落石沉土就凝结了。”

    “似乎有些道理,但为什么在这里打架呢?”

    “那我再去找找看,哥你回去去跟老爹他们说一声,我们今天就不走了。”

    “好。”

    ……

    山崎送麒麟血回去,交给杨玲珑保管,让她准备包点心。

    另外喊山峖出来,交待秘密。

    “麒麟血?”

    “老爹千万不要多想,麒麟应是神兽,您要想登仙门,就千万别动神兽的心思,什么剥皮取骨打造神甲神兵,想想可以,但也只能想想。”

    “明白,我明白,有舍才有得,那这些血是?”

    “聂人王打出来的,我们担心因果不能用,别人能用啊。”

    “也是,扔了太可惜了。”

    ……

    他们父子神神秘秘的,高怀仁他们好奇,却不会多问。

    南四奇的花铁干却是心性不够,忍不住与兄弟们谈论。

    陆天抒和刘乘风纷纷摇头,劝他不要多管,该让他们知道的自然会让他们知道。

    尤其是,现在他们为储君效力,就算有什么宝藏,也是以储君为先。

    “那神功宝典呢?”

    “二哥啊,血刀刀法人家都跟我们分享了,你还求什么?”

    “只有刀法没有心法,谁知道是真的假的。”

    “二弟,三弟说的没错,而且血刀心法有悖正途,不练也罢。”

    “大哥你又没看过,你怎么知道?”

    “二哥,血刀心法若正,血刀老祖这一无上宗师也不至于沦为邪道。”

    “老四还轮不到你教训我。”

    “是小弟失礼。”

    水笙看不惯父亲被拿捏,故意对汪啸风小声说道:“三叔也真是,想知道,就去问问呗,胡乱猜测什么啊。”

    汪啸风苦笑,他是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花铁干是怒火中烧,但也发泄不得。

    人家小辈说悄悄话,被你听了去,你若问责就是说你偷听在前,此非君子所为。

    水岱却发火了,“说什么呢,给我出去。”

    水笙很委屈,眼圈一红,“出去就出去。”说着就跑出舟去了。

    “表妹。”汪啸风连忙去追。

    水岱抱拳行礼,“二哥,对不住,是小弟家教不严,还请海涵。”

    花铁干心情好多了,“四弟说哪里话,都是自家兄弟。”

    陆天抒展眉大笑,“说的好,都是自家兄弟,当浮一大白。”

    刘乘风环视,“酒呢,我记得我们有带着的。”

    “我女儿管的,也不知道收哪儿了。”水岱翻了翻,从舟中的小柜子里找到酒。

    “有了,来来。”

    花铁干笑道:“一人只准三碗,喝多了误事。”

    “明白。”

    四兄弟嬉笑着在小几上摆好下酒菜,卤肉花生米什么的,然后端起酒碗。

    “干!”

    ……

    凌云上的洞窟里。

    山崎顺着凌乱的脚印找到了山黛目前所在——半个石洞大厅。

    之所以说是半个,是因为只有一半地面,另一半是个巨大的坑洞,或者说深水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