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第1426章 拼血海的搏命

时间:2020-12-11作者:孤风寂

    血刀老祖出什么样的招,山峖怎样化解。

    血刀老祖出什么样的招,化解山峖攻击。

    原本看不清看不明的地方,渐渐也看懂了。

    双方一招一式都在脑海中跳动,李慧云沉浸在其中,完全还不知道,她的境界提升了。

    ……

    第二个胜利的是狄云,他没有耐性再战,硬是用无影神拳连击,一股作气的打破了僵局。

    他的对手跟他交战良久,功力损耗不少,实在没拼过他,就这么被捶死了。

    狄云关心丁典,略作调息就过去压阵。

    他不屑以二打一,但凌退思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变得不安了。

    丁典干脆也用上了无影神拳,凌退思一掌相迎发现对方功力异常深厚,干脆借力后跃,脱离战场逃蹿。

    但他没料到,无影神拳可及远,一连接了几拳,实在来不及化解劲力,内腑震荡之下,一口血当场吐了出来。

    同时又捱了一拳,伤到了心肺经脉,失去跟对方再战的能力。

    这也是对方及时收力,否则五脏六腑得碎一半。

    ……

    高怀仁没有取巧,实打实的与他的对手打到傍晚,硬是把对手拖得精疲力竭,一指封了对手的经脉。

    战了这么久才结束,他却没有半点郁闷,反而心情很舒畅,因为他克制住了,最终没有杀人。

    百般攻击都被对手化解,又因功力不足被对手压制,他本想用音攻辅助攻击,早点结束,争得脸面。

    但他控制不好,会令自己受伤,所以得杀了对方才行。

    他犹豫再三,还是忍了。

    如此忍到胜利,终于有了回报。

    他深深的明白了,他不是天生的坏人,他可以不杀人的。

    在别人看来,这也许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但对他这个曾经的恶徒来说,这是颠覆性的。

    别人说的,终是别人说的,自己认识到的,才真是自己的。

    他现在认识到了,他真的可以当个好人,他真的能够成为一个好人,他真的有机会洗刷过去的罪孽,他真的有机会登仙门。

    高怀仁开心的拎着对手去见山崎,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一步步的想着。

    他的心境变了,境界也变了。

    不再犹豫,不再彷徨,确定了脚下所走道路是正确的,坚实了信心,不知不觉间就成了一名大宗师。

    ……

    山峖与血刀老祖的战斗一直持续到晚上也没有结束,圆月之下的血刀那诡异肃杀之气大增,令山峖也有些心神不定。

    动作慢了几拍的后果,就是被血刀老祖占得先机,他越战越勇,心头畅快至极。

    境界再次拔高,掌控一方天地,直接吸纳天地之气,消耗的功力得以补充,并有所提升,血刀的威势继续攀升。

    血色刀气延伸,反圈住山峖,令山峖想撤也撤不了,只能近身战。

    山峖心中懊悔,怎么不带把陨铁剑过来,哪怕一般的剑也行,现在要是有一把剑,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山峖心中期盼,山黛可以过来帮一把,也不用多久,不耽误救人。

    胡思乱想的分神下,动作更慢。

    “唰!”

    听闻细微的刀锋破空之声就在面前,山峖脸色大变,急退。

    血色缅刀划至,刀锋险险的划过衣袍。

    然而刀气陡然勃发,直切入山峖的腹部。

    “铮……”

    刺耳的金属磨擦声,令血刀老祖皱眉,敌人实现装了金属板?

    不过,就算有金属板,血刀刀气也能透入敌人体内,搅烂他的肠子,腐蚀他的内脏。

    只是,血刀刀气触到了一层水,不,不是一层,而是一圈圈的水波。

    水波震荡,如潮水冲击,硬是在一时之间把血刀刀气挡下了。

    山峖得以退开,带着一道足有15厘米长的刀伤,虽运功封锁住了伤口,血流不多,但伤口火辣辣的痛。

    同时,血刀老祖刀刀追击,不给山峖喘息调整的机会。

    山峖退,一退再退。

    血刀老祖追击,誓不罢休的追击。

    血刀刀法此时全数展开,带得风声呼啸,再增威势。

    一刀刀的砍在山峖身上,带出深浅不一的伤痕。

    面对着耐砍的对手,血刀老祖心情愉悦至极——砍得太爽了。

    意境随着刀法滚滚而出,不止是在身边气势笼罩范围了,所有人看着他的人,都仿佛看到了一片血海。

    月上中天,血光弥漫。

    通红刺目,杀戮无边,血气扑鼻,令人作呕,厉嗥震耳,令人战栗。

    但就是遮蔽口鼻,捂住耳朵,不去看它,也仍然能感受到血海的存在。

    意境本是无相的,但血刀老祖此刻借着圆月,借着血刀刀法,借着山峖这个对手,把无相的意境升华至有相。

    视觉、嗅觉、味觉、听觉、触觉、感觉。

    这就是元神显化,虽然只是无根之萍,但也说明血刀老祖此刻炼气化神有成。

    只要拿一部魔道法典给他,练出真元法力,他很快就能修出元神,纵横于天地之间。

    “老爹,你在怕什么!”

    山黛一句懒洋洋的传音,穿透血海,送达山峖的耳朵里。

    如晴天霹雳般,轰得山峖外糊里焦。

    是啊,他在怕什么?

    都被砍这么多刀了,都没被砍死,说明坎兑之身能够有效防御,那就再让他砍一刀吧。

    “铛!”

    山峖不退反进,用左肩膀挡下了刀口,同时以掌为剑刺穿了血刀老祖的左胸。

    什么血海意境,什么刀法功法,都抵不过以命搏命。

    血色缅刀卡在山峖的肩骨上,最后的刀气没有转而向下攻向山峖的身体,只是横着向后吐出,劈出了十丈有余。

    因为血刀老祖死了,根本来不及在运转真气。

    那带着灼烧切割效果的阳属兑金剑气,势如破竹的破开血刀老祖的阴柔真力。

    不是血刀老祖不强,而是此乃集中力量以点破面,尤其是金属性剑气的锋芒更是人体不能挡。

    在手掌穿过身体之前,剑气就破开他的身体,穿透他的心,切割灼烧。

    后续更多的剑气涌入,焚烧割裂了他的经脉,接着是他的内脏。

    经脉一损,也就没了真力护身,没了真力,剑气瞬间透体而过,废了他的身体筋腱,也穿过了他的脑子。

    从外面看,血刀老祖是七窍流血,全身崩裂,血从毛孔里溅出,染红了僧衣,流淌了一地。

    而没了对手,山峖心中顿时一松,人也摇晃着倒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