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三百五十五章 柳随风的分析

时间:2018-07-06作者:我是宅子

    “乾元子那神棍,绝对已经发现了天命的蛛丝马迹,那天命,很有可能便在通灵岛上,甚至就在天工殿中。”柳随风眉头一挑,有些得意洋洋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你说的这几条线索,灵月师叔之前便已经察觉了,而且乾元子今日的提醒这么明显,想必所有人都已经隐隐有了察觉。”轻描淡写的,月寒烟神色淡然的说道,顿时让一脸得意的柳随风一呛,随即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冲着月寒烟大声叫道:“等等!你说,灵月师叔之前便已经跟你说过了?本公子怎么不知道?!”

    “哦,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月寒烟掉过头,好像在凝视前方,朱唇微启,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不过,你现在知道也不晚。”

    “该死,你绝对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柳随风顿时双手抓头,有些抓狂的看着月寒烟,柳家与月神宗结盟,各种消息共享,尤其是在这各怀鬼胎的使团中,灵月仙子作为副使之一,消息最为灵通,有什么事情,她都通过月寒烟告诉两人,但是现在,月寒烟却没有提前将这个消息告诉他,害得他洋洋得意了半天,像个二傻子一样!

    “如果你提前知道的话,今日擅闯天工殿的,就不应该是刘空环,而是你了。”

    看着有些生气的柳随风,月寒烟冷冷的说道,对于柳随风,她可是认识的极为清楚,虽然不像刘空环那么嚣张跋扈,但性格也恶劣至极,没心没肺,好奇心极强,如果提前告诉了他这件事,他恐怕连自己的表情都遮掩不住,一来到通灵岛上就会迫不及待的冲向天工殿,好好闹个遍。

    “额,那都是过去的成年老事了,就不要再提了。”柳随风顿时有些讪讪的一笑,显然也知道自己的性格,所以只能嘟囔的,表示自己对于此事的不满。

    “算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日后师叔再有什么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月寒烟轻描淡写的,揭过了此事,然后又继续说道:“不过不要告诉我,你只发现了这些东西,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日后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船上做个吉祥物吧。”

    “你!什么叫做就这些东西,要不是本公子提前不知道,肯定能得到更多!”柳随风顿时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有心想要不将更多的事情说过出来,不过看到月寒烟冷冷的看着他,顿时又泄了气,嘟囔一声,说道:“算我怕了你了,除了之前我说的这些外,我还发现,乾元子在试图误导我们。”

    “嗯,此言何解?”听到柳随风之言,月寒烟心中微微一动,微微有些郑重的看向了他,柳随风虽然经常吊儿郎当的,却是极为聪慧,擅长察言观色,往往能看到许多东西,否则她也不会一直询问柳随风了。

    “哼哼,乾元子那神棍虽然奸猾无比,但是天雷子那儿还差了点。”柳随风脑袋一抬,再次恢复了得意的心情,他也不是能藏住秘密的人,早就想找人倾诉一遍自己的发现了,立即滔滔不绝地说道:

    “上次我与他们一同围剿过一名灵盟重犯,当时他就是从天工岛出来的,自那以后,乾元子便加大了对天工岛的关注,想必三位师叔,便是从这一点发现了乾元子的不妥,继而从他身上发现了天命的踪迹。”

    月寒烟眼中闪过一丝呀色,想不到寥寥几句,便让柳随风分析出了三位元婴期修士发现乾元子异常的跟脚,这柳随风,这么多年来坑蒙拐骗练出来的本事可真没白费。所以她点点头,肯定地说道:“师叔当初的确是以此发现了乾元子的异常,不过,你还没有说乾元子是如何误导我等的。”

    “哼哼,别着急,自那以后,本公子聪明,也立即开始在暗中调查天工岛的资料,之后发现天雷子与乾元子交流增多,才算是肯定了这一点,哼哼,他以为他触摸到天雷之境隐瞒的很好吗?那周身时不时传来的阵阵威亚,好像一个明灯一般都难以忽视,他定是以此发现了异常,直接找到了乾元子身上。”

    柳随风之言,仿佛亲见一般将天雷子的行动分析的十分到位,立即猜出了他和乾元子交流加多的秘密,然后毫不客气的说道:

    “直到我们来到通灵岛上,天雷子行动之间都带着一丝急切,可在我们上岛之后,这一丝急切却变为了茫然和暴躁,你也见到了,他刚一来便和雷动发生了冲动,天雷子虽然骄傲,但平日里最识大局,不会如此当面便挑衅他人。”

    听到这里,月寒烟微微颔首,隐隐明白了柳随风所说之言,果然,只听柳随风继续说道:

    “如果天命真的就这么明晃晃的隐藏在天工殿中,乾元子和天雷子在进入岛上后应该很快便能确定出他的身份,绝不会迷茫与躁动,但是,天雷子如此表现,定然说明他们对于天命的感应出现了问题,而乾元子,却依然将我们的目光往天工殿上引,刘空环刚一试探他便那么积极的跳出来,不是误导是什么?”

    柳随风终于说完了自己的猜测,月寒烟一时间开始沉思起来,却慢慢皱起了柳眉,如此多的弯弯道道,乍一听似乎有些道理,不过实际上看,这都是柳随风察言观色所得来的一些推测罢了,很多都算不得准,沉吟了半天,月寒烟有些犹豫地问道:

    “你说的这些,可还有什么依据,我需要告诉师叔,借助师叔的力量来验证一番。”

    “没有!”柳随风双手一趟,惫懒的拿出一个太师椅躺了下去,懒洋洋的说道:“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和直觉罢了,算不得准,告不告诉师叔,由你决定,猜错了你可别找我!”

    柳随风立即开始未雨绸缪的推卸责任,惫懒的让人看的恨不得一脚将他踢起来,不过月寒烟并没有将一切都压在柳随风身上,而是自己从头到尾开始梳理一遍这些年的经历,最后似乎有些喃喃自语:“直觉?”

    月寒烟顿时,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定,看着柳随风,神色认真的问道:“那么你觉得,天命究竟在不在天工殿中?”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神,又不会天机演算之法,要想找到天命的话,最后还得依靠天机子。”柳随风依旧懒洋洋的说道,不过随即,他顿了一顿,语气微微发生了一些变化,带着几分郑重说道:

    “但是,本公子感觉,琴无弦,雷动,以及今日我们所见的那个石原,恐怕都曾与天命产生过交集,乾元子和苍羽道人对这三人都隐隐产生过试探,说明他们三人的经历绝不简单,我们可以试着,从这方面查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