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二百章 发奋图强

时间:2018-04-03作者:我是宅子

    “师父,师父怎么了?!为什么我醒来后,所有认识的人的都联系不上了,岛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石原原本正在思考灵盟使者之事,但听到龟玉说起龟海,也不由问起了现在的情况。23s.com更新最快

    “唉,这次龟岛秘境之中,龟海徒儿由于身处其中,却没有阻止大日教炎阳和邪魂岛曲魂被袭杀的惨剧,受到牵连,被你师祖亲自责罚前往前线龙爪关之中,连我也阻拦不得。”龟玉有些意味阑珊的说道。

    “什么?”石原闻言顿时大惊,龙爪关,是将卧龙岛群腹部的两个龙爪岛连接在一起,阻挡龙尾岛上海兽侵袭的关隘,可以说是前线与海**战最为激烈的地方之一,金丹期修士的战死可以说是年年都有耳闻,是所有修士都不愿意前去的地方之一。

    “不仅是你师父,这次大日教和邪魂岛真传弟子死在龟海秘境中,连灵元岛也受到了牵连,被灵盟下令,调集了灵元界中的七成力量前往前线,所处的地方虽然比不上龙爪关那么凶险,但也都是一些战损率较高的地方,百年后才能回归。你倒是好运,由于重伤被龟海徒儿请求留了下来,避开了这次大难。”

    “这,这”石原一时间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他知道灵元岛会因为秘境之事受到一些牵连,但没想到受到的牵连会这么大,七成力量,可以说是把灵元界的力量都快抽干了,只留下来了一些传承人物,等到百年之后,能安然回来的恐怕不足一半,甚至如果遇到什么大战,就是全军覆没也有可能。

    这是怎么一回事?灵元上人怎么也是元婴期修士,这件事又不是灵元岛主谋,还嫁祸到了邪魂岛身上,灵元岛怎么还会受到如此大的牵连?石原一时间有些想不通。

    他却是不知道,大日教和邪魂岛直接派来的是元婴中期的赤阳尊者和残魂老人,将灵元上人压得死死的,稍有异动,他们不介意斩杀一名元婴初期修士立威;而在前线之中,海兽似乎发生了一些异动,让灵盟决定抽取后方一部分力量加强防御,灵元岛也算是撞到枪口子上了。

    灵元岛受到如此大的牵连,是石原不想看到的,想起这些年来龟海对自己的关心,还有那些与自己关系不错的长辈友人,虽然只是因为石原的缘故,但他心中还是感到了一些内疚。

    这些年他一直只是把灵元岛当成了一个利用的对象,所以做什么事时,并没有太过顾及灵元岛的处境和感受,使得不少黑锅都莫名其妙的盖在了灵元岛身上,最终导致了灵元界这次大难。

    唉,自己毕竟从这里得到了不少东西,日后有机会,尽量补偿一番吧。操控着石原心神的张志平心中默默的想到,也不要再在灵元界四处搞风搞雨,或者借助灵元界的名义做什么事了,再来这么几下,灵元岛可就真撑不住了。

    石原渐渐握紧了拳头,龟玉见打起精神的石原欣慰一笑,如今龟岛传承,已经都落到了石原身上,作为嫡系传人,石原在他心中当真是犹如自己的孩子一般,自然不愿意见到他受到打击的沉沦下去,所以和蔼的说道:

    “原儿,你刚刚苏醒,就先在药王殿中慢慢休息吧,等到痊愈之后,就留在岛上先帮我做事,距离灵晶鱼成熟还有四十年时间,到时候我会为你留下一颗结金丹的。”

    灵晶鱼,是海外炼制结金丹的主药,效果虽然比不上彩红鱼,但是胜在可以主动驯养培育,六十年成熟一回,其中,大部分灵晶鱼都是在前线灵气浓郁的灵穴之中培养,而各大修仙界中,也可以在中级灵脉的核心部位少量培养,供给各自势力中的传承弟子服用,并不完全受制于前线。

    二十年前石原刚刚突破筑基后期,遗憾的错过了上一轮本势力中结金丹的分配,所以十年前成为筑基大圆满修士后也只能在龟岛中慢慢等着,除非他愿意前往前线一搏,倒有可能在二十年以内得到结金丹,这还是由于他出身较好的缘故。

    不过以以前石原的想法,自然是宁愿慢慢等着也不愿意到前线打生打死的,但是对于现在的张志平来说,四十年有些太久了,而且,一颗结金丹也无法让他突破金丹期,所以,他还是需要前往前线完善自己的三元化法突破,顺便看能不能到前线的藏经阁中看看,充实自己的底蕴。

    只可惜,自己的天人之体虽然已经成型,但却是东拼西凑起来的,并不协调,否则真正的天人,那需要什么结金丹,成长起来顺理成章的便能突破了,自己还要等到突破化神期时,才能将整个天人一体融汇一炉,成为完美的天人。

    因此石原假装沉默了片刻,然后抬起头红着眼说道:“师爷,师父他们正在前线受苦,弟子又岂能呆在后方独自享福?师爷,我也要去前线!”

    “什么?!”龟玉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放屁!你师父好不容易以重伤为借口把你留了下来,你又岂能如此不珍惜自家性命的前去前线送死?!如今我灵元岛七成力量都已经去了前线,已经对得起灵盟了,你再跑去前线,难道想我龟岛一脉断了传承吗?不准去!”

    龟玉一听到石原想要去前线,真是气的肚子都快炸了,他这段时间为了此事,可真是忙得心力交瘁,岛上不知道多少派系求到自己身上想要减少几个名额,但这家少了,那家就要多了,他哪儿能随便答应,可真是里里外外都得罪了一个遍,现在看到石原如此不珍惜身上的机会,他自然恼怒无比。

    “师爷息怒,师爷息怒,弟子并不是现在就要前去前线,还请师爷听我解释。”石原连忙向龟玉告罪,他可以看出,龟玉也是关心则乱,这才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喝斥他,否则好不容易愿意有一个人前去前线,龟玉高兴还来不及呢,哪儿会主动推脱。

    “好,你说说,师爷我倒要看看你又能说出什么花来?!”龟玉怒气稍敛,以他的了解,这个徒孙不是不知好歹之人,便静下心来听听他的计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