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三上灵元岛

时间:2018-04-03作者:我是宅子

    “唔,熟悉的天花板。23s.com更新最快”灵元岛药王殿中,石原头脑欲裂的睁开了双眼,还不到半年,他又见到了熟悉的场景,只是与上次的嘈嘈嚷嚷比起来,师父龟海不在,药王殿殿主华莲道人也不在,甚至就连服侍的侍女也没有,他好像就这么孤零零的一人,被抛弃在了一座大殿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石原摇摇头,努力让自己的识海平静下来,这可与他预想的场景不符,按照他的想象,龟玉成了灵元岛的代岛主,石原的地位不说一跃而上,但也应该水涨船高,身边围绕着的人少不了,但是就这么无人问津算怎么回事?难道灵元岛上的人都这么没眼色,还是?

    石原忽然意识到,这里面恐怕还有一些他不知道的变故,他先连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还好还好,他之前应该服用过不少珍惜的养魂丹药,识海破碎已经修补,看来并不是彻底的把他抛下不管。

    诵念了几遍安魂咒,脑海中的痛苦渐渐退去,但始终没有人来看他。石原眉头微皱,摸了摸身上,储物袋还在,随手一翻,找到了自己的身份令牌,然后开始联系自己的师兄弟,但是没想到的是,竟然没一个能联系上的,令牌反馈回来的消息说,他们都已经离开了灵元岛。

    石原心中的感觉越来越不好了,立即开始联系自己的师父龟海,但是令牌传出的消息却是此人已经禁止联系。他心中一急,又开始联系飞玉、文玉这些交好的师爷,但是没一个在岛上的,最后,石原犹豫了半天,决定还是直接联系龟玉。

    其他人可能不在,但龟玉这位代岛主肯定在的,他之前还想着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但是如今岛上这么多金丹期修士不在,估计找一些普通修士也了解不到什么真实情况了,还不如直接找龟玉,反正自己是他徒孙,关系总比其他人亲厚些。

    这下终于联系上了,令牌闪烁了半天,龟玉的投影出现在了石原面前,只是刚刚成为代岛主的龟玉,脸上并没有什么意气奋发之色,反而一脸的疲惫,看着清醒过来的石原,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原儿,你醒过来了啊。”

    “弟子无能,竟被一个小贼生生的打成了重伤,还请师爷惩罚!”石原脸上露出一个羞愧之色,立即按照早已准备好的说法请求龟玉降罪。

    “先不必自责,你可知道,打伤你的乃是何人?”龟玉摆摆手,并没有怪罪石原的意思,毕竟按照他得到的消息,那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实力当真是强悍至极,一个能越阶斩杀高阶修士,一个能以一己之力挡住十几名金丹期修士,自己这个徒孙,仅仅只是被人打成重伤,还真算不上什么丢人的。

    “弟子记得,此人在岛上登记的身份是乱海界的口无道人,等到伤势痊愈后,弟子就前去找他一战,哪怕是同归于尽,也定然不会再丢师门的脸面!”石原立即斩钉截铁的说道,双眼通红,像极了一个一个被击败后发奋报仇的门派修士。

    “糊涂,你连敌人的身份和实力都没有搞清楚,便要逞一时之快前去拼命,岂不知哪怕是舍弃性命,也伤不了对方分毫!”龟玉闻言当即呵斥一声,便要打消这找死的想法。

    “师爷息怒,是徒孙糊涂,只是师爷,不知此人的真实身份如何,当初弟子与其遭遇,是受到其偷袭才被打成重伤,若是正面一战,也未必输于他,师爷又何必长他人气势灭自己威风?!”石原听到龟玉谈到了吴用,立即开始不动声色的套取情报,看看灵元岛对自己等人的消息掌握了多少。

    “唉,修仙界中的天才如云,奇才如雨,在今日之前,老夫也不知道海外修仙界中还有两位如此天才,你若是知道他们在秘境之中所做之事,也不会如此坐井观天,狂妄自大。”

    龟玉叹息一声,立即将秘境中所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其中在实力方面,有关张志平的事情最详细,关于吴用的实力最简略,但也分析出了吴用身上怀有一件禁宝。

    不过在涉及到具体身份方面两人又颠倒了个,吴用的底细已经被查的差不多了,甚至还猜测到他不是海外修士,而关于张志平的消息,则是完全错误,最后龟玉说道:

    “所以,打伤你之人名叫吴用,已经成了大日教死敌,大日教正在运作的将其挂上灵盟通缉榜,甚至出使中土的使节,也得到了查询此人底细的请求;而另一人,代称为幻魔,其无论样貌气息甚至功法法术都可能经过伪装,我等连其是男是女,是老是幼都不知道,只是猜测其与邪魂岛有关。”

    “这,这怎么可能?!”石原似乎是被这两人的实力惊住了,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的难以自已,只是心中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出使中土的使节?普通的联系应该不会这么正式,能涉及到两大联盟势力的事情,必然是是会波及整个修仙者世界的大事,不知是为了何事?

    灵盟和仙盟,是整个修仙者世界各大势力共同组成的两个超大型联盟势力,分别代表海外和大陆修士。其中,灵盟原本也属于仙盟,只是由于后来海外发展起了建立在海兽身上修仙体系,渐渐的可以自给自足,便脱离了仙盟自成一体,但是两者,在各种大事上的联系还是极为密切的,共同抵抗各种修仙者的大敌。

    “静心!修仙者一切以修为为重,即使是能逞一时之强又有何用?不突破金丹元婴,百年后也不过一堆黄土罢了,你又何必为了一时荣辱而心灰意冷,难以自持呢?!”

    龟玉看着似乎心志俱丧的石原眉头一皱,觉得是对他的信心打击得有些大了,便放缓了语气,轻轻说道:“你这样心灰意冷,对得起自己,对得起我那即使是受到惩罚,也想着保全你的龟海徒儿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