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九十七章 赤阳尊者

时间:2018-04-03作者:我是宅子

    炎炎烈日之下,一座豪华耀眼的太阳金辇悬浮在空中,九条八阶赤焰蛟龙套着链锁匍匐在前方,车身之上,镌刻着万千海兽俯首、众生拜日的雄壮场景,圆盖方轸,黄缎垂,华盖之上垂着辟水珠、辟尘珠、耀日珠、金玉珠等八十一颗神珠珍宝,仿佛传说中太阳神的座驾一般。

    金辇之中,一名威严雄壮的中年修士盘坐其中,虎踞龙盘,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金乌腾飞的图案,脸庞辉映着日光,带着天神般的威仪和高贵,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威震天下的霸道之气。

    而在其四周围数亩区域,大批全身金光闪闪、穿着豪华战甲的军士神将,腾云驾雾的护卫在一旁,足有上千之数,雄壮威猛,酷烈的阳光照下,非但没有使这些军士感到难受,反而露出一股怡然享受的神情迎接着大日的照耀。

    不用多说,这些便都是大日教的人了。不过准确点说,现在在这里的只有大日教四大尊者之一的赤阳尊者,其余的,都是他召唤而来的神兵神将。对于大日教来说,他们出行不需要带多少人马,因为他们随时随刻,都能召唤来大批帮手。

    就在这时,闭目沉思的赤阳尊者猛然睁开了眼睛,爆射出两道刺眼锐利的金色目光,足足越过百米才渐渐消散,同时,磅礴的神念倾泻而出,瞬间笼罩了这里的上百里区域,威严的气势冲天而起,搅动着天上大风突起,白云退散,耀眼的金色光芒从金辇中飞起照耀着四面八方,竟可与天上的大日争辉。

    “尊者,发生什么事了?!”如此大的动静立即惊动了正在海底下方整理洞府遗迹的阳平道人,他立即从海底冲出,对着赤阳尊者恭敬的询问起来。

    “不关你的事,本座问你,如今可找到了那伙贼子的线索?”赤阳尊者渐渐收回了神念,锐利的目光扫视四周,脸上变得有些难看,但是没有向阳平道人解释什么,而是直接询问起了现在的情况。

    “尊者赎罪,下方洞府被摧毁的太彻底了,弟子除了找到一座破损的诅咒祭坛外,再也没有找到其它线索了!”阳平道人听到赤阳尊者询问,“扑通”一声一下子跪了下来,浑身颤栗的回答着赤阳尊者问题。

    “废物,有海神将帮你,竟然还是只找到这点线索,要尔等何用?!”庞大的威压立即降临到了阳平道人身上,脆弱的脏腑根本承受不了这股压力,尽皆受到了损伤,让他的七窍开始流血,不过阳平道人根本不敢擦抹或恢复,只是静静的承受着赤阳尊者的惩罚。

    好在赤阳尊者只是为了发泄口中的一口恶气,稍微惩戒阳平道人一下后,他便收起了威压,神色变得平静下来,轻轻的说道:“本座再给你和那两个废物一天时间,如果还找不到任何线索,你们三人就一起去陪金炎吧。”

    赤阳尊者平静的话语好像熄灭了心中的怒气,但是这非但没有让阳平道人安心下来,反而更加让他惊惧,金炎道人,在赤阳尊者来了以后就直接把他的肉身拍成了粉末,连金丹也被抽出放到了一盏赤阳灯中充当燃料,只要赤阳尊者不放手,金炎道人要足足承受上百年金焰灼魂之痛才能彻底的魂飞魄散。

    但是阳平道人根本不敢反驳,连忙开始给其余两人传讯,同时心中发了狠,这次必须拼命了,哪怕使用寿命大损的无根追溯秘法,也要找到那伙贼人的线索!

    普通的追溯之法,可以显示几天前发生的一些事情,但需要有一个媒介才能施展,或者气息,或者烙印什么的,总得有一个记录了一些信息的东西才行,将其中的信息与现在的现场信息对比推演,追溯起来的话就相对容易了。

    而无根追溯之法,却是强行从现场残留痕迹直接推演之前景象,这需要追溯的东西就太多了,必须以秘法将神念与周围的天地相感应,将大量分散开的东西同时考虑进去才能追溯。

    但这种与天地相感应的秘法,消耗不知道比天人烙印能大多少倍,哪怕是金丹期修士也承受不住多少时间,需要不惜性命的燃烧寿命支持才行,而且之前的大战越激烈,这种消耗越大。

    所以阳平道人和阳海、阳寻之前并不愿意施展这种秘法,以他们估计,他们至少要消耗近半寿命才能在这次无根追溯中找到一些线索,而赤阳尊者也知道这一点,因此刚开始,他只是任由三人搜寻,看能不能用一些普通方法找到线索。

    但是一天下来,除了一开始就发现的诅咒祭坛外,依然没有找到任何其余的东西,这就不能怪他了,他直接强逼着三人开始使用秘法寻找,否则以修仙者的细致检查,一天没有从这堆废墟里翻出什么东西来,再给一天就能找出花来了?

    只是赤阳尊者的眼中闪过一丝阴晦,在刚刚,他好像若有若无的有了一丝窥测之感,但他无论是使用神念,还是其它的什么检查之法,都没有发现这股窥测之感的来源,仅仅只是灵觉上的一丝本能示警,而且还是一闪而逝,好像只是幻觉一般。

    但是他堂堂一个元婴中期的高手,即使是在修仙界中也是顶级的存在,怎么可能产生幻觉?那么,就一定是有人使用了什么奇功秘法探测了,这个暗中之人,很可能便是那伙贼人,而且,能做到如此无声无息并与天地规则结合的如此密切的,难道是元婴期修士?

    想到这里,赤阳尊者又想到了之前的怀疑,一个元婴期修士,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冒出来的,哪怕是散修,仔细调查的话也能找到其成长轨迹,所以,哪怕是没有见过,他也应该能知道这名陌生元婴期修士的存在,而在海外,哪儿有那么陌生的元婴期修士存在?

    那么,既然暗算他弟子炎阳的有元婴期修士插手,再加上对方措不及手被冰宫之人突袭而没有及时摧毁的诅咒祭坛,答案似乎已经很明确了,只是在他心中,总觉得事情不会这样简单,其中,应该还有其余人牵扯进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