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九十章 教训经验

时间:2018-03-29作者:我是宅子

    三天后,灵元界北部海域的一座无人荒岛,此岛甚小,只有一里方圆,连灵元岛对此都没有布下监测禁制登记,上面无草无木,怪石嶙峋,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突起的礁石一般。

    所以张志平当初偶然发现此岛后,便立即在这里布下了一个小型据点,从岛上一座石洞向岛屿下部延伸三百米处,有一个百米大小的空洞,里面各种石桌石椅齐全,储备着一些各色丹药,还有一个聚灵阵积蓄了一些灵气,虽然远远比不上那座海底洞府,但作为一个临时据点,也足够了。

    张志平三日前来此后,服药养伤,打坐调息,直至今日才算是将法力恢复了过来,只是由于接连消散精血,使得身体受了一些暗伤,需要再调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全盛状态。

    唉,看来在修仙界中,任何时候都大意不得啊。密室之中,张志平盘坐在石莲之上,摇头晃脑的开始总结这次峡谷大战的经验,三天前的一战,虽然他最后安然逃离,但以结果论,他应该算是略输一筹。

    毕竟连老巢也被人毁了,却没有取得什么太多的战果,被两个女修这么肆无忌惮的打上门来,打破洞府,逼的自己狼狈而逃,一想到这里,便让一向颇为自傲张志平微微脸红,这些年的顺风顺水,还真是让他有些小看天下英雄了。

    而这次大战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也很多,首先是追踪问题,虽然修仙界中的追踪之法以气息为主,但这并不代表没有其它种类的追踪之法了,各种稀奇古怪追踪法门,这次还仅仅只是冰宫两人心急冰魄,就凭白雪貂直接找上门了,要是换成其他人呢?

    举一大势力之力寻找一个人,总有自己忽略了的地方,到时候一大票敌人包围上来,自己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啊。

    他以前一直避免着上通缉榜,有一部分原因便是在此。对于一个大型势力来说,每一个上了通缉榜的修士都会得到记录,这种通缉不仅在于当下布下各种天罗地网般的追踪,更在于时间的延续性,千万不要以为躲上数十年就没事了,修仙者不缺时间,能传承数万年的势力更不缺时间。

    面对手段众多,心思敏捷的修仙者,各大势力或许不会花费太大力气一直去搜索下去,但他们会将上了通缉榜的修士记录在监察体系当中,只要符合条件的修士出现在他们监察范围内,便会立即将他们惊动。

    张志平就从黑蛇老祖的经验记录中看到过一个例子,曾经就有一名修士得罪了灵元岛后,不知道躲到哪个修仙界一直修炼了上百年,估计连他自己都有些忽略了此事,竟然又大大咧咧的出现在了灵元岛海域,立即惊动了灵元岛的禁制监察体系,二话不说,就派出一大堆高手将其灭杀,还通告了整个灵元界。

    这还只是灵元界,要是上了灵盟的通缉榜,到时候整个海外,只要有修仙者聚集的地方,便都会得到通缉令,各种稀奇古怪的监视之法等着你,只要条件符合便会引来一大批高手。

    所以说,在得罪了一个大型势力后想要平安无事的办法只有两个,一个是远离它,尽量不要出现在它的势力范围之内,一个便是尽快提高实力,金丹期时对方就会重视,元婴期时对方就几乎不会来报复,除非你跟对方扛上了,非要来个不死不休,这些大势力才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前来抹杀你。

    张志平现在的修为还是太弱了,虽然实力表现的很强,但只会引来各大势力的兴趣,毕竟论起保命能力来,金丹期修士远胜于筑基期修士,张志平几番大战,都能跟一名金丹大圆满修士打得有声有色了,但是一个金丹初期修士,略微算计一下同样能将他陷入危险之中。

    这就是他的第二个弱点,防御能力太差。几次大战下来,虽然他的防御能力已经远超于一般修士了,但除了纯水罩外,其余防御几乎都是一戳就破,甚至连纯水罩也表现的力不从心。

    或许这与他近来面对的都是些高手有关,又或许是以往纯水罩的绝对防御拔高了他的眼界,他决定,这次休息下来后就专门为防御专研一个法术。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洞府禁制的布置太差。这次峡谷外的防护禁制,被对方借着两道破禁符就直接冲了进来,要是换做一般修士来还觉得正常,毕竟那是两张元婴级别的顶级破禁符啊。

    但对于一名禁制大师来说,这就十分丢脸了,哪怕是他更擅长于破坏而不是建设,但一个禁制大师的老巢,不层层叠叠的不上几百层禁制,循环往复,层层相套,哪好意思说得出口?

    更不用说被对方一下子就冲进来,这绝对是他禁制生涯上的一个黑点,他日后都不敢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禁制大师了,心中决定,不把玄龟道人的《玄水禁》研究透彻,就不再自称禁制大师了。

    其余的还有很多零零散散的问题,原本看起来很好,但都在这场大战中一一暴露出来,如果不小心解决的话,便可能从一个小问题演变为事关生死的大问题,都需要张志平慢慢研究。

    不过这些问题,都需要时间去解决,而他身上,可还有一些麻烦。张志平沉吟了片刻,先是将这里的禁制又重新加固了几层,然后走到大厅前,一挥手将傀老、冰凝和吴用都放了出来。

    “该死,张小子,你总算是把老夫给放出来了,你竟然把储灵袋的出口也封了起来!!!”傀老一出来就恼怒地抱怨起来,储灵袋中的感受可不好受,一般情况下,储灵袋中放活人的话,都会留一个口子供里面的人观察外界情况,否则与关小黑屋无异。

    不过张志平要打坐疗伤,这个时候是修士最为脆弱的时候,哪怕是面对至亲之人,也会多加防范,更不用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也称不上多么交好了。

    所以他直接将储灵袋给封了起来,如果他不放开的话,里面的人永远也出来来,储灵袋摧毁他们也会随之陨落,可以说,在这个时候他们的性命都把握在张志平身上,所以,很多修士哪怕是死,也不愿意进入别人的储灵袋。

    冰凝的脸色此时也有些苍白,不过以她目前冰心一片的心境,并没有抱怨什么,出来后扫视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危险后,才将吴用抱起放到了石床之上,然后看着张志平淡漠的说道:“张师弟,先治疗吴师弟吧,还有,我想知道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