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六十七章 同息咒魂法

时间:2018-03-20作者:我是宅子

    “那就不劳前辈关心了,之后的如何操作涉及到了晚辈的一些秘法,就不方便透露了。”张志平听到傀老质疑不在意的笑了笑,没有说出救治冰凝的真正关键所在。

    “师兄,唉”吴用十分着急的想问问这个秘法是什么,但是这种涉及到秘法的事情,张志平既然不愿意说出来,那他也不能强逼,最后只能一咬牙强忍下了心中的担忧,现在这种情况,他也只能相信这位张志平了。

    傀老见此冷哼一声,没有再多话,心中对于张志平的忌惮不断加深,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这么忌惮一个只有区区筑基期的家伙,但是不知怎的,他看见张志平就总有一种冷飕飕的感觉,有一种像是见到了天敌般的恐惧感。

    张志平不知道傀老心中所想,拍了拍手说道:“救治方案大致就是这样,等到我调息完全恢复后就可以开始治疗了,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要先干一件事。”

    “师兄,还有什么事?”吴用有些奇怪的看向张志平,现在他恨不得张志平赶快休息好来救治冰凝,可不想干其它什么事。

    “凡人做坏事时还讲究毁尸灭迹呢,我们这么这次伏杀了炎阳,得罪了这么多势力,不好好把痕迹清理一下怎么行?你跟我来。”说完,张志平向另一座山头飞去,吴用见此也只能跟了过去,傀老脸颊上的红水晶一阵闪烁,也跟了过去。

    三人很快便来到了峡谷空间的边缘处,吴用远远地望去,发现这里竟然有一座通体由白骨组成的山堆,阴气弥漫,哀声四起,隐隐约约的似乎有一条条冤魂在山骨之中挣扎咆哮,给人一种十分不祥的感觉。

    吴用一时间骇然无比,但是他修仙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强忍住心中惊骇跟着张志平继续前行。????而在接近之后,便发现在这骨山顶部骨骼环绕着形成了一座雄伟建筑,隐隐约约的,看起来像他以前在凡人国度见过的祭坛;四周围还有一根根白骨长柱,上面一团团绿色的磷火悬浮其上,更让此地平添了几分诡异。

    “师兄,这是?”悬浮在骨山之前,吴用这时终于忍不住了,有些迟疑的看向了张志平,而傀老已经惊怒的大呼起来:“诅咒祭坛,而且还是中级诅咒祭坛,张志平,你果然不是一个好东西,如此高深的邪法修为,恐怕就是一些积年老魔也比不上你!”

    诅咒祭坛,对于邪修来说是一种邪法的标志性成就,只有对邪法领悟已经接近本质的邪修才能修建出一座诅咒祭坛,一般情况下,筑基期邪修只能修建一座低级诅咒祭坛,但是张志平这座诅咒祭坛已经达到了中级,可想而知其中的恐怖。

    听完傀老的解说,吴用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张志平的眼睛有些怪怪的,不过张志平对此却毫不在意,说道:

    “不要被那个老家伙吓住了,邪法本就属于修仙者的一部分,并不像魔修与修仙者那样极端难容,在海外,邪魂岛可是堂堂正正的三大势力之一,虽然一些人不喜欢,但邪魂岛对于人族的功绩可半分没少过。”

    吴用闻言勉强松了一口气,傀老却是冷哼一声,他对于邪法是极端厌恶的,因为当初那个背叛他的弟子,就是以邪法暗算的他,所以直接冷言道:“休要狡辩,你带我们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张志平瞄了傀老一眼,刚开始他们两人还能聊上几句,不过聊着聊着,他们总感觉有些不对付,这个傀老不知怎得总看他有些不顺眼,而他自然也不会好脾气的一直忍受,原本还想着日后好好询问看能不能从它身上得到一些秘法,现在看来以后还是直接抓住机会搜魂得了。

    不过看着小心翼翼的吴用,张志平也不得不解释道:“放心,咒诅之法虽然诡异,但也有迹可循,你我在龟岛秘境中大战不止,估计遗留了不少气息,以那些大势力的侦察手段,如果不好好清除一番的话,估计很快便能将我们找出来,借助这座诅咒祭坛,我们可以将这些气息清除。”

    在咒诅之法中,借助气息与本体的联系可以直接咒杀本体,所以很多修仙者都会小心翼翼的清除自己的气息避免被外人得到,不过修仙者只要动用法力,就很容易造成气息外露,一般情况下,这些外漏气息最多持续个一两天就会自然消散,但如果被外人以专门的存息灯保存的话,那能保存的时间可就长了。

    张志平虽然自问自己也十分小心,但也不敢保证自己肯定不会气息泄露,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从诅咒之法上逆推,既然气息可以影响本体,那么反过来,本体可不可以影响气息呢?经过张志平的研究,这自然是可以的。

    只是以气息影响本体,会出现反噬问题,而以本体影响气息,则会出现感应薄弱问题,难以确切的感应到分散在外气息的情况,所以张志平制作了这个诅咒祭坛,以本体诅咒气息,只需要一个十分微弱的诅咒就能将气息击散,用来清除气息残留,可以说是再好不过了。

    而这个既可以诅咒本体,也可以诅咒气息的法门,被他称为同息咒魂法,是他在诅咒法门研究上的一大总结。

    听完张志平的解释后,吴用也不由的再次惊叹张志平的法术造诣,诅咒竟然还能这么用?实在是超乎他的想象,真不知道还有什么难题能难倒这位师兄。

    而傀老见此眼中红光一阵闪烁,一时间也沉默下来,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的法术造诣真是给了他一次又一次的震撼,原理说起来简单,但要将其具体实现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最起码他现在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不过吴用这时也没有了疑问,立即跟着张志平站在了诅咒祭坛中间,想了想,他又把鬼将、流云鹰和傀老都叫了过来。

    “师弟,你这些手下还真不少啊。”张志平看着快要站满了的祭坛一头黑线,一头流云鹰就有近百米大小,占据了祭坛的大部分地方,而原本这只是供他一个人用的,自然没想修多大。

    “师兄,麻烦了,师弟不比师兄法术惊人,只能凭借着一些外物提升实力了。”吴用讪笑一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志平见此笑无语的摇了摇头,也不再废话,走到祭坛中间开始了施法,一连串古怪诡异的音节从他口中响起,然后手中法诀一掐,便立即启动了诅咒祭坛。

    刹那间,一股无形的波动立即透过祭坛与天地联系在了一起,然后张志平手中法诀一变,猛然暴喝一声:“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