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五十一章 玄龟传承

时间:2018-03-15作者:我是宅子

    灵化之劫,这是什么?!石原在看到这个名词时不知怎得,立即感到一股阴寒的凉气从心底升起,让他感到了莫大的恐惧。但是他以往并没有看到过有关这个名词的记载,一时间也不知道这灵化之劫具体是什么。

    没办法,在修仙界中等阶越高的东西越受到严密的保护,金丹期可以说便是大多数修士能接触到的最高层了,更高的凡是涉及到元婴期以上的奥秘,大多数有关的记载都是模模糊糊的,甚至都是口口相传,不会落于文字。

    张志平以前在青松门的时候在接触过一些青松居士留下的元婴期资料,大多只提到了一些基本的东西,难以形成体系,直到不久前进入了灵元岛的灵经洞中,才算是得到了不少元婴期修炼的心得体会,勉强整理出一些脉络。

    但由于时间太短,修为太低,张志平对此并没有进行深入的研究,只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灵化之劫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毕竟这已经涉及到化神之密,他现在,还真没有接触过这么高档的东西,最多只有一些关于其威能的描述。

    不过从字面上意思看来,这个灵化之劫与道有关啊。石原思索了片刻,能大致猜出一些意思,但具体是怎样他无法判断,但让他感到心寒的是,与天地的联系越紧密,越难以度过灵化之劫,那有什么比天人更与天地联系紧密的吗?

    石原隐隐间感觉自己知道了一些天人消失的真相,天道平衡,他一直都觉得天人有些完美得过分了,但如果真的如此完美无缺的话,天人为什么会消失?为什么会退化为普通的凡人?为什么那些天人没有不惜一切代价的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如今看来,天人之中恐怕隐含着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恐怖。

    看到这里石原的不由深呼吸了一口灵气,让自己暂时静下心来,这里特殊的灵气让《玄武蕴生功》的运转越加舒畅,甚至他感觉到,如果自己一直在这里潜修的话说不定尝试自主突破金丹期,也不知道玄龟道人是如何凝练出的这种灵气,自己得到他的传承后可要好好研究一番。

    想到这里石原对于玄龟道人的传承顿时更加渴望,立即迫不及待的开始读取剩下的信息,很快便提到了这座秘境中的事情。

    虽然使用天人秘法后会使突破化神期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但是当时玄龟道人仅仅只有金丹期修士,能不能突破元婴期还是两说呢,那么以一个本就希望渺茫的事情换取现在的成功,玄龟道人自然知道该如何选择。

    不过辉煌了数百年后,玄龟道人始终停滞在元婴大圆满迟迟不敢迈出最后一步,在一天一天看着自己死亡倒计时的情况下,哪怕是已经延寿数百年,但也让他对于生命更加渴求起来,所以在寿元将近的时候,玄龟道人最后作出拼死一搏的决定,也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而这座秘境,就是玄龟道人为此所做出的准备。按照玄龟道人说法,与天地联系越紧密越难以度过灵化之劫,那么相应的,是不是与天地联系越不紧密越容易度过灵化之劫?

    不过万事过犹不及,先不说人本就处于天地之间怎么断绝与天地的联系,就是真的能完全断绝,那估计连突破的可能性都没有了,倒是不用再担心度什么灵化之劫,所以与天地的联系只能消弱,却不能完全摈弃。

    而玄龟道人所做出的最大功绩,自然便是成为天机执行者打落玄纹龟一族了,所以为了消弱与天地的联系,他先是暗中护持着玄纹龟度过灭族危机,然后又留下了不少模棱两可的线索来让玄纹龟寻找玄武甲,等等,通过各种擦边球的手段不停降低自己与天地的联系,来为自己的最后一搏增添一两丝机会。

    难怪当初玄无相在秘境中几乎毫无危险的便拿到了玄武甲。石原看到这里顿时一阵恍然,当时他就觉得有一些奇怪,排除一开始的一元重水,偌大的一个秘境除了一些防御禁制外竟然连一点危险都没有,而一元重水,对于玄纹龟一族算是危险吗?

    只是玄龟道人最后看起来还是失败了,玄纹龟一族足足花了三万年才在一个偶然机会下带走了玄武甲,而在那之后更是从未听说过玄龟道人的名声,看来是突破失败了,那么此地,就是玄龟道人的最后坐化之地了?

    读取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石原不由一阵唏嘘,而玄龟道人也在最后留下了一条信息,他自知当时成功突破的希望实在是太渺茫了,但当年因为天机执行者一事他常年奔波,连个像样的传人也没有留下,所以在水晶宫中,他留下了自己的传承。

    其中,功法传承作为秘境钥匙和诱饵直接放到了龟岛遗迹中,而在水晶宫中,有他参悟玄武甲数百年后所总结出的禁制传承,阵法传承以及更上一层楼的龟算传承,需要经过三道考验才能得到。

    而其余的什么宝物,其中大部分被他换取成建设秘境的资源用掉了,不过还有三样重宝同样也在水晶宫中,得到之后足以用来护身。

    石原看到这里顿时眼前一亮,按照玄龟道人最后留下的信息,要想得到传承的话需要先在水晶球中留下自己的神念烙印,然后以此开启后方水晶墙开始接受考验,只有三者全部通过,才能得到他的传承。

    不过在水晶球里玄龟道人也言明了,最好是在金丹期再来接受传承,因为筑基期基本不可能通过考验,而元婴期的话也已经不能改修他的功法了,甚至如果有元婴期修士想要强行取得传承,他留下的禁制便会直接将传承毁掉。

    当然,如果是以《玄武蕴生功》为主修的元婴期修士,同样也能直接接受传承,而且几乎可以百分百肯定能通过考验。

    竟然要金丹期才能接受传承?!石原眉头一挑,随即却轻笑起来。

    如果换成其他筑基期修士在此,看到这一点后非得破口大骂然后不甘心的尝试一番才行,也许凭借着天大的运气能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传承,又或者更多的没有那份气运无法通过考验悻悻而去,甚至如果玄龟道人心狠一些,在考验中不知道得留下多少性命才能找到一个传人。

    但是对于石原来说,他却不必按照玄龟道人布下的道路走。说起来,玄龟早已坐化,那么维持着这座水晶宫运转的便是其数万年前留下的禁制,他先开始大致看了一下,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繁琐的顶级禁制,其威力全部运转开来的话就是元婴期修士前来也能抵抗一段时间。

    只是很可惜,他现在的禁制水平虽然还无法布下这么繁琐的禁制,但如果仅仅只是让自己通行的话,这个无主的禁制还难不住他,甚至干脆花费一段时间,将其直接掌控在手里也不是一件难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