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四十九章 栽赃嫁祸

时间:2018-03-15作者:我是宅子

    “金炎前辈,晚辈是被一个自称海平道人的修士偷袭进入了此处空间,还请前辈暂缓动手,莫要中了什么宵小之徒的算计!”

    被火海淹没的曲魂立即认出了来人,虽然心中愤恨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对自己发动攻击,但还是连忙大声解释起来,还好他时刻戒备,身上一直笼罩着一层蛟魂罩,否则在第一波火海中自己便要直接被化为灰烬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曲魂现在也是叫苦不迭,太阳之焰本就极为克制邪修,而他仅仅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更是远远比不上金炎,这场战斗获胜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所以此战绝对不能继续下去。

    好在在曲魂看来,金炎应该只是产生了一些误会,自己解释一番的话应该很快便能将其说服,毕竟这么明显的挑拨离间之计,这个纵横修仙界数百年的老油条应该不会看不出来吧,然而······

    “休得多言,尔等这些邪魔外道个个该死,本座今天就要除魔卫道!”木人傀儡变化而成的金炎自然不会听曲魂的解释,自顾自的大声呵斥一声,将污水都栽赃给大日教后,手中法诀一掐,三千火乌兵立即显化而出,对着曲魂就直接凶猛的扑了过去,顿时让曲魂脸色骤变。

    该死,这个金炎老糊涂了吗?!看着金炎道人不顾自己解释的全力出手,曲魂顿时又惊又怒,连忙挥动兽魂幡召唤出一大批兽魂托着自己急速而逃,在这种情况下他可不敢使用邪魂岛的化魂遁法,太阳之焰至刚至阳,自己化为魂体状态后恐怕用不了一时半刻便会直接被蒸发为青烟魂飞魄散。

    但是在太阳之焰中,这些兽魂同样也坚持不住,仅仅片刻,曲魂便感到数千兽魂在太阳之焰下消散,留下了一连片的青烟漂浮。但他此时也顾不得心疼,这处阵法空间就这么大,仅仅数息之间三千火鸦就排开了阵势,将他团团包围起来。

    不好!曲魂见此顿时暗叫一声糟糕,再也顾不得犹豫,一咬牙,立即全力催动兽魂幡直接将里面的数十万兽魂同时放了出来,瞬间阴风阵阵,兽魂哀嚎,竟然在刹那间爆发出无数阴气迫开了周围的太阳之焰,形成了一片黑气森森的阴冥区域。

    “呱~呱~呱~”三千火乌的鸣叫声此起彼伏,木人傀儡面无表情,当即以火乌兵重新汇聚火海向这片阴冥区域冲击而去,仿佛大日初升,划破黑暗一般,大片阴冥区域也被轻易地刺破燃烧,难以继续抵抗。

    “哞!哞!”曲魂自然也知道仅凭阴冥区域难以抵抗太阳之焰,一边祭出三颗水滴样的宝物不断掐诀念咒,一边也毫不吝啬的直接控制着大量兽魂,直接主动的冲入火海之中自爆起来。

    “轰,轰,轰!”数万兽魂自爆再次爆发出了大量的阴气魂力迫开了火海,甚至在局部之间借助大量阴气强行泯灭了一些太阳之焰。但是有三千火乌兵在,太阳之焰源源不绝,立即又强行控制着火海围了上去,但紧接着便又是数万兽魂自爆,接二连三数次,总算暂时拦了太阳之焰蔓延。

    不过木人傀儡中留有张志平的神念,虽然没有什么自主意识,但是却可以像机器人一般自动启动预留下的手段,见太阳火海被大量兽魂挡住,木人傀儡手中顿时法诀一变,使得三千火乌兵的阵型也随之一变,三三两两的为一组,喷吐出的太阳之焰汇聚成九根通天神火柱再次向曲魂轰击了过去。

    “轰!”火柱中火焰凝实,温度极高,碰着即死,擦着即亡,所过之处兽魂泯灭,阴气退散,轻而易举的便彻底刺破了阴冥区域向着曲魂轰击而来。然而就在这雷霆万钧的时刻,曲魂终于完成了手中的法诀,当即一声暴喝:“天地赦令,九幽通冥,万魂为祭,冥河降临!”

    话音刚落,九根通天神火柱已然临身,然而悬浮在曲魂身边的那三颗水滴猛然爆发出了一股幽暗深邃的光芒,发出冰冷刺骨,仿佛深入灵魂一般的至极阴寒,形成一片黑色流水光幕竟然生生的挡下了这九根至刚至阳的通天神火柱。

    “滋~滋~”无数的阴气和阳气迅速泯灭,区区三滴水滴中的阴气竟然便已经能与三千火乌上的至刚阳气相抗衡,实在是不可思议,而且与此同时,已经消散近半的数十万兽魂猛然发出恐惧至极的哀嚎,竟然不由自主的倒飞向了中间的黑色流水光幕,直接没入了其中消失不见,让人看的不寒而栗。

    而得到兽魂补充的黑色流水光幕再次光芒大作,终于,等到所有兽魂都投入光幕之中后,一声“哗啦啦”的流水之声传遍了阵法空间,无穷无尽的至寒阴气喷薄而出,不仅再次把紧随而来的太阳之焰迫开,就连九根通天神火柱也被直接倒顶回去轰然而碎,令三千火乌齐齐发出一声哀鸣。

    而张志平本体也就是在此时失去了逗弄雷动的意思,一击把他打回漩涡之后连忙回到了阵眼之中,立即便发现曲魂所在的空间之中竟然有一条至阴至寒的长河在环绕,顿时让张志平骇然无比,在力量层次上,这条长河的本质已经不弱于太阳之焰了。

    该死,这些顶级势力的传承果然难缠!张志平联系到木人傀儡后立即便发现三千火乌兵中的力量竟然已经消耗大半,原本凝实的身体隐隐间变得虚幻起来,吓得他赶忙凝聚出无数氢灵金送了进去。

    经过这么多年的培育,这三千火乌兵可不是刚刚凝聚出来的火乌兵可以比拟的,损失一个都会让他心痛不已,要是同时都消散了,那他可就亏死了。

    不过看着这条汹涌澎拜的至阴长河,张志平一时间也头疼起来,根据木人傀儡的记忆,他很快便分析出这条至阴长河虽然还不是传说中的冥河,但已经沾染了一些冥河的性质,最初的那三滴黑水,很有可能便是真正的冥河之水。

    如此一来,自己要想彻底击溃曲魂可就难了。张志平看着已然跟太阳之焰势均力敌的至阴长河,思量了片刻,忽然嘿嘿一笑,既然如此,那就给你去找一个真正的对手吧。

    正在调息戒备的金炎忽然隐隐感觉到了一阵不安,自被困入大阵之中后,他先是愤怒至极的对着这处空间狂轰乱炸,想要凭借着太阳之焰的强大威力将大阵摧毁,然而很快便发现,他所凝聚出的太阳火海竟然在不知不觉间便被吸纳了大半。

    这顿时让愤怒到极致的金炎暂时安静下来,物极必反,怒极生静,始终没有见到敌人的金炎暂时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来,像曲魂一开始一样也调息戒备起来,如毒蛇般等待着敌人出现。到时候,他心中的怒火便会像火山喷发一般倾泻到敌人身上。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阵法空间一阵变换,心中不惊反喜,毫不犹豫的便要将自己蓄力已久的全力一击爆发出去,然而在一刻,他反倒先猛然感觉到了一阵刺骨的阴寒,然后“扑通”一声掉到了至阴长河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