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三十九章 阴阳重水磨

时间:2018-03-13作者:我是宅子

    突袭张志平失败,阳磁道人脸色一阵难看,当即也不再犹豫,立即转过身来对众人说道:“不要犹豫了,我等一同出手攻破大阵,擒下这个小子后搜魂找寻玄龟道人的线索,如果这还没有发现的话,恐怕秘境中便当真不存在玄龟道人的传承了。”

    众人闻言心思一阵急转,很快便认同了阳磁道人的说法,然而还不等他们回答,阵眼中的张志平已然将阵旗重新安置好,大阵之中轰隆一声,立即缓缓启动起来,然后传来了张志平的大笑声:

    “哈哈哈······诸位都是些名门大派的弟子长老,身份高贵,而在下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散修,却还有些手段与诸位拼个两败俱伤。”

    话音落下,九锁连环阵立即勾连了残存的玄武镇海阵急速运转起来,从更高视野看下去,九个空间气泡如链珠围绕着中心残阵团团运转,不过在其中,一个空间气泡中剑气与金色火焰共存,正在发生激烈的交锋;一个之中只有金色火焰,正在狂暴的轰击着周围空间,却被隐藏在周围的三千火鸦不断汲取。

    而其余的,有两个空间中各有一名修士,一个同样神色难看的操控着无数兽魂释放出法术洪流轰击着阵法空间,而另一个,却很有自知之明的安然呆在空间中平稳不动。

    剩余的除了四个空白空间外,最后一个中充斥着大量海水,与中心的玄武镇海残阵紧密的联系在一起,顷刻间便都将这些海水转化为了一元重水,顿时让海水空间中的众人神色大变,连忙激发出重重护罩抵抗这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然后便要共同爆发全力一击将这个阵法空间打破,然而这时张志平的声音再次传来:

    “诸位且慢动手,如果诸位真要不惜一切代价攻破大阵的话,那在下也只能以损坏玄武镇海阵残阵为代价,爆发出此阵的杀招阴阳重水磨了,其强大的消磨力号称可以磨灭元婴期修士,即使是由于残阵不能发挥出全部实力,但诸位中能幸存下来的恐怕也寥寥无几啊。”

    说话之间,残破的玄武镇海阵立即被运转到了极致,阵法空间中的无穷重水分为上下两部分,形成了两个巨大厚重的阴阳磨盘,顿时散发出一股恐怖的威势让众人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竹青、阳磁等人的动作顿时一顿,而雷动、付天慈这些修为较低的,更是脸色苍白,汗流直下,脑海中一片空白。

    变化为巨龟形态来操控一元重水的龟海道人发出了一声嘶吼,对于重水的控制权当即被剥离,心中不由愈加骇然,修炼过《灵龟大法》的龟海远比其他人更能意识到这阴阳重水磨的恐怖,连忙急速传音道:“海平道友且慢动手,诸位道友也快快停手,尔等自己尚有机会幸存,但是能护住自家小辈吗?”

    此时冷婆婆、竹青仙子等人原本已经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的直接动手了,听到龟海之言后这才想起来这里还有一群小辈,雷动、琴无弦和付天慈已经几近晕厥,而清兰仙子和北冰烟也是摇摇欲坠,难以承受这阴阳重水磨的恐怖压力。

    众人见此连忙将自家小辈收到了身前保护起来,总算让他们缓过一口气来,不过感受到气势愈加恐怖的阴阳重水磨,众人的脸色愈加难看,除了竹青仙子和冷婆婆还有几分自信能以重伤代价保住性命外,其余的阳磁道人、空笛道人等人都没有自保的把握,其已经超过了金丹期修士的应对范围。

    “海平道友真是阵法奇才,竟然能凭借一座残阵便演化出阴阳重水磨这等杀招,妾身当真是佩服得很。”竹青仙子清冷的声音响起,看着脸上还残留着一丝骇然之色的清兰,她不得不代表着众人服了软,率先散去了蓄势待发的全力一击。

    众人闻言也都神色难看的渐渐收回了攻击,雷动这些小辈们看到这一幕先是松了一股气,紧接着在心中便涌上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屈辱,他们平日里都是各个势力的天之骄子,但在今天,他们竟然成了众人的拖累,好象蝼蚁一般任人宰割,这种生死不由己而且被人赤裸裸无视的态度,怎能不让他们感到屈辱?

    而张志平此时也确实是几乎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从一开始他的目标便是那些金丹后期甚至大圆满的高手,如果不能逼的他们妥协的话,那他便会毫不犹豫的引爆大阵将他们重创,然后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抵挡几个重伤之人应该不成问题。

    不过现在他们由于忌惮小辈性命向他妥协,倒也算是意外之喜了,张志平连忙满头大汗的尽力控制着阴阳磨盘暂时停了下来,如此强大的阵法杀招,如果不是他得到了完整的《玄武蕴生功》并且参悟过那个神秘龟甲,绝无可能仅凭一座残阵便将其演化出来。即使是如此,他也只有这一击之力,只能凭借着泥丸神和天人烙印勉力控制。

    因此在众人妥协后张志平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洋洋得意的情绪,同样淡淡的回了一句软话:“在下的目标仅仅只是大日教之人,不小心将众位牵连进来是在下的不是,贫道在这里向各位赔罪了。”

    众人闻言脸色顿时好看了一些,如果张志平再说什么挑衅之言的话,他们恐怕也要忍不住动手了,这么多金丹期高手,竟然被区区一个筑基期修士逼到这种地步?!雷啸算是豪爽之人,这时候也不由冷笑道:“好小子,有种,雷某现在认栽,说吧,你想要干什么?”

    其余人此时都沉默不言,神色难看的不断思量着摆脱眼前困境的方法,张志平对此仿若未闻,轻声道:“在下不做什么,只是请诸位耐心等到我等与大日教的恩怨了结,到时候自然会放诸位离开。”

    众人闻言顿时冷笑一声,放他们离开?到时候是要看他们愿不愿意放你离开!不过一时间他们也找不到可以带着小辈安然离开的脱身之法,只能暂时按耐住心中的怒火等待起来,只要他们脱离了此处大阵,势必要给张志平一个好看!

    随着双方相互忌惮,场面顿时寂静下来,上下两个重水磨盘缓缓旋转,仿佛天塌地陷一般震慑着众人不敢轻举妄动,阳磁道人他们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绝对不甘心受此威胁,所以张志平也凝神静气的时刻关注着众人,免得他们有什么底牌可以摆脱此种困局。

    如此氛围虽然凝重,但也总算是让那些小辈可以暂时缓一口气了,但是一想到自己等人现在的处境,他们心中就羞怒不已,尤其是张志平对于他们赤裸裸的无视,更是让他们恼恨,这种待遇,向来都是他们给别人的,什么时候自己反倒成了被无视的对象?!”

    雷动等人越想越不甘,最后,生性粗犷的雷动猛然站了出来,大声道:“海平道人,你可敢与我出来一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