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三十六章 再次汇聚

时间:2018-03-13作者:我是宅子

    炎阳在被推入禁制后第一件事情便是激发各种防御手段防御,然而却发现这些禁制并没有发出任何攻击,一阵变换后就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将自己困了起来,顿时脸色一沉,不好,中计了!

    而这时吴用的身影也同样出现在了空间之中,对于禁制的变换他早有预料,不得不叹服他这位师兄在禁制上的造诣,如此巧妙的因地制宜将大阵和禁制结合起来,所布置的这处战场空间足以承受金丹大圆满级别的交锋。

    只可惜时间太短,否则给这位师兄一段时间布置禁制的话,恐怕光凭禁制便能轻易击杀金丹期修士了,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为了防止炎阳逃跑禁制的主要作用发挥在了围困之上,最后还要自己与炎阳拼命。

    “好胆,你个狗东西胆敢暗算本尊,本尊今日非要把你扒皮抽筋,炼魂抽魄不可!”

    炎阳立即发现了同样出现在禁制中的吴用,二话不说就向吴用发动了猛攻,以他的见识,很快便分辨出周围的禁制仅仅只有围困之用,那么等会出手的便是同样出现的吴用了,先下手为强,如果能将其瞬间打成重伤自己就有时间慢慢研究如何脱困了。

    炎阳心中瞬息之间便做出了种种判断,手中法诀一掐,一只只火鸦再次被凝聚出来,向吴用直扑而去,毫不吝啬的就直接爆发出自己全力一击。

    太阳火鸦的威力吴用刚刚已经见识过了,连法宝级别的遁海梭在这一击下也直接受创大半,否则又岂会那么容易被金炎摧毁?因此他可不敢硬接这太阳火鸦的自爆,其背后立即出现一双翅膀,同时身上一道青光闪过,恍若瞬移一般瞬间横跨数百米,躲过了火鸦扑击。

    “瞬风术和青风翼,还是老一套的手段,本尊还以为你这么多年有了什么长进,才敢在此算计于我。”炎阳见此冷笑一声,对于吴用这一套手段他已经十分熟悉了,数十年前他就是依此屡屡在自己手中逃生,屡败屡战,最终达到与自己同一层次的地步。

    但他以为现在还是四十年前吗,突破金丹期后,他的实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不是一些小手段可以抵挡的。只见炎阳头顶烈阳珠再次浮现,发出一股神秘的波动,太阳火鸦顿时欢快的轻鸣一声,直接穿过空间追上了吴用,也不追求一击必中,数百只遍布吴用周围区域然后就直接自爆起来。

    “轰!轰!轰!”夹杂着空间之力的爆炸让整个禁制空间都晃动起来,滚滚火海再次成型,对于大日教的人来说,一手爆炸毁灭之术堪称冠绝修仙界,无论应对何等敌人,一连串的爆炸下去没有几个修士能承受的住。

    不过让炎阳松了一口气的是禁制空间被撼动,他一出手就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攻击,除了想要试着一击击杀吴用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试探禁制空间,看来这个禁制空间并没有超过金丹层次,那么就不用担心自己被困在这里。

    然而这时,漫天火海中猛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吴用淡漠的声音在炎阳耳边响起:“炎道友果然迫不及待的使用出了空间之术,不过在这禁制空间中可是一个不智的选择,道友如今看看,你还能使用出空间之术吗?”

    什么?!炎阳闻言顿时心中一凛,连忙开始感应烈阳珠,然后就猛然发现周遭禁制再次迅速变换起来,刚刚通过烈阳珠施展的空间波动已然被禁制记录,针对性的演化出了专门封禁这种空间波动的禁制,现在,他无法再操控空间之力了!

    阵眼之中,张志平满意的放下手中的法诀,虽然时间不足,他在此地布下的禁制仅有封禁作用,但是在舍弃了一切攻击力后,这片禁制在封困上可是达到了一个极致,再加上他亲自主持,针对性的演化出空间禁锢的并不成问题,否则这炎阳凭借着烈阳珠恐怕很容易便能从中跑出来了。

    “,杂碎,你竟然又阴我?!”炎阳转念间便想到了其中的算计,顿时又惊又怒,自己竟然接二连三的中了吴用的算计!一时间,心高气傲的炎阳双眼喷火的盯着吴用,恨不得啖其骨,噬其血,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不过炎阳如此轻易地中了算计,也是由于不知道吴用的帮手张志平竟然是一名禁制大师,这等人才,即使是在整个海外都十分少见,无论去哪儿都会受到礼遇,但竟然会敢冒着得罪大日教的危险来截杀他,吴用有这么大的关系?还是他以前曾经得罪过此人?无论怎样,都实在是出乎了炎阳的预料。

    惊怒交加的炎阳一时间脸色变幻不定,接二连三的变故让他心境有些混乱,不过终究是大日教精心培育的弟子,很快便让自己强行平静下来,这时吴用也从火海中飞出,周身环绕着三十六柄碧玉色飞剑,组成一个玄妙的剑阵将他牢牢保护起来,竟然直接隔绝了太阳之焰对于吴用的灼烧。

    剑阵同样涉及到了空间之力的奥妙,传闻其是由剑修模仿元婴期修士的道域而来的,可以说是剑修剑心模式下的一种高级开发应用,触摸到了一丝道意。而更让炎阳在乎的是吴用现在浑身上下的气势:“金丹期,你也突破金丹期了?不,不对,你用的是外丹!”

    炎阳的灵眼术大日神瞳极为不凡,自身又见多识广,一眼便看穿了吴用的大部分虚实。外丹,是用万年蚌珠所炼制的一种特殊金丹,可以让主人暂时发挥出金丹期的实力,是许多筑基期修士梦寐以求的东西。

    不过外丹毕竟是外来物,没有与肉身那种交相感应的特征,炎阳以大日神瞳一眼看穿吴用丹田,发现其中的金丹与他的肉身十分不协调,这才一下子判断出了吴用现在的情况。

    而要炼制外丹,不必须要求一头七阶以上的蚌妖以蚌珠作为内丹祭练,再在一处灵脉中孕育万年以上才能成型,可以说是极其罕见,数万年来也仅仅出现过几次,但是吴用这里竟然便有一枚?

    炎阳顿时想到了那颗万年蚌珠的可能出处,数十年前的那座灵兽园,里面便很有可能培育有这等万年蚌珠。想到这里他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几分,带着几分阴寒说道:“你以为,凭借一颗区区的外丹便能与本尊为敌了?”

    吴用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不带有丝毫感情的说道:“今日,你必死。”他与炎阳已经纠缠了数十年,新仇旧恨加在一块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今日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与炎阳来一场相对公平的决战,吴用心中已经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把炎阳留在这里。

    炎阳闻言深呼吸了一口气,眼中反而平静下来,九颗烈阳珠环绕在他的头顶,怒极反笑道:“那就来吧,今日,我们只有一个人能走出这里!”

    话音落下,无数的太阳之焰喷薄而出,而吴用的剑阵一催,无数剑气组成剑气长河也迎了上去,两名纠缠了数十年的生死仇敌,在此展开了最后一场生死决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