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三十五章 纷纷到来

时间:2018-03-13作者:我是宅子

    上钩了!在其余人还在彼此对峙的时候,吴用御使着遁海梭急速而逃,他很清楚大日教,尤其是炎阳和金炎对自己的仇恨,所以并不担心他们不会追上来,果然,还不到一刻钟时间,在他距离埋伏之地还有近半距离的时候,炎阳和金炎便已经追了上来,距离他不足五里了。

    “给本座去死!”一道红光猛然飞出,对着遁海梭直接横击而来,剑光凌厉,更与太阳之焰结合成为烈阳剑气,使其在灵体状态下附着有强烈的火焰攻击,堪称速度与攻击的一个完美结合,眨眼之间便追上了遁海梭。

    金炎对于吴用当真是已经恨之入骨了,所以毫不犹豫,手中剑指猛然一变,瞬息之间便发动了数十次强击,无数剑气带着他心中的滔天怒火倾斜到了遁海梭上,“咻咻咻咻”,竟然没有一道落空。

    然而遁海梭上一片蓝光浮现,连带着飞梭好像与周围的海水融为一体一般。这是遁海梭的防护罩流海罩,不仅可以轻松的分海破水,还可以将其受到的攻击分担到周围的海水之中。

    所以只见金炎飞剑的攻击覆盖其上,一道道波纹向着方圆数里内的海域不断扩散,分散着其上的力量和烈焰,使得周遭的海水都剧烈沸腾起来,其中蕴含的灵水精、重水精等宝物也被重新击散成了大量灵气,却没有对遁海梭造成什么伤害,依旧急速前行,几息之间便又前行了十几里。

    金炎见此心中怒火更甚,不由以神念大喝道:“吴用贼子,在这秘境中你跑不了,还不速速停下来受死?本座大发慈悲,到时候留你神魂转世!”

    金炎虽怒不乱,以言语相诱,同时对着身边的炎阳发出了信号。炎阳点点头,九颗已然升级为顶级法宝的烈阳珠悄然浮现,同时手中掐出了一连窜繁杂的法诀,一只只火焰内敛、泛着红光的火鸦浮现,然后只听其口中暴喝一声:“疾!”

    火鸦顿时发出一声声轻鸣,一闪一顿,便仿佛穿透了空间一样出现在了遁海梭旁边。烈阳珠乃是以赤阳晶炼制而成,可以提前让炎阳控制一部分空间力量,因此炎阳可以把攻击直接送到遁海梭旁边,然后二话不说,就直接冲到遁海梭上爆炸开来。

    不好!在遁海梭中的吴用猛然感觉到周围传来了剧烈的灵气波动,下一刻,遁海梭便被一股股剧烈的爆炸所笼罩,流海罩在这爆炸中摇摇欲坠,镶嵌在遁海梭中的三十六颗上品灵石猛然被抽取了大量灵气,变得黯淡下来。

    “轰!轰!轰!”沉闷的爆炸声传遍四方,流海罩想要将遭受到的攻击分散开来,然而此处无数的海水竟然被这剧烈的爆炸直接排开蒸发,形成波涛汹涌的浪潮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急速前行的遁海梭被迫停了下来,在滔滔火海中不断沉浮。

    该死,这炎阳突破金丹期后真不是一般修士可以比拟的!遁海梭中,吴用感受到炎阳强大的实力神色微沉,心中将炎阳的实力再次提高了一个台阶,不过此地已经距离埋伏之地不远,所以吴用一咬牙,不顾遁海梭损伤的再次将其催动了起来。

    “想逃?!”金炎见到遁海梭停了下来顿时大喜,手中剑指一变,伺机在火海中的乾阳火桑剑猛然吸纳了周围的无数太阳之火,化为一道无坚不摧的至阳剑气,后发先至的追上了一下子遁出火海的遁海梭。

    “轰”的一声,流海罩再也坚持不住,轰然而碎,连带着遁海梭也直接被劈成了无数碎片,迸射出的太阳之火再次点燃了周遭海水,又是一片火海浮现。

    死了吗?炎阳和金炎心中闪过这个念头,但随即便将其抛到脑后,多年抓捕,他们清楚记得这个筑基期修士的难缠程度,绝不相信此人会如此轻易的死在他们这一击中,所以反而加快速度向遁海梭被摧毁的地方而去。

    果然,下一刻一道流光猛然从火海中飞出,吴用在至阳剑气临身之时当机立断的抛弃了遁海梭,似乎有些慌不择路的使用出了水行符。

    不过在这秘境当中,残留的大阵和禁制可不少,如果随意使用遁法的话很可能一头扎进去造成致命危险,而现在,吴用所化遁光仅仅闪现了十余里,气息便再次出现,似乎倒霉的一头扎进了一片残余禁制之中。

    “咻,咻~”紧跟不放的炎阳和金炎立即来到了禁制旁边,看着在禁制中现出身形来苦苦抵御着禁制轰击的吴用顿时大喜:“哈哈哈,贼子,想不到你也有今日!”

    眼见仇敌落入险地,报仇之日就在此时,两人心中顿时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畅快,然而话音刚落,两人就猛然感受到一股沛然巨力一下子将他们同样推入了禁制之中,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既然尔等对其恨之入骨,那就直接进去找他报仇吧。”

    不好!两人在追击到吴用后并没有大意,身上时刻笼罩着层层护罩,所以张志平仅仅只是使用推力将两人推入禁制中,他们下意识使用的保命手段在这份巨力面前没有凑效,因为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但是在进入禁制后,原本还攻击着吴用的禁制急速演化起来,其中看起来残缺的地方与残余的大阵勾连在一起形成了一片独立的空间,将炎阳和吴用包裹在了其中,只要空间不破,两人便无法使用保命手段直接逃离此地。

    而金炎却被这处阵法禁制空间弹离了开来,不过他并没有什么欣喜的地方,因为他发现自己同样被投入了一处空无一物的空间之中,周围连海水都没有,如果不是脱离了秘境的话,那就是说明他被困在了一处阵法空间之中。

    “阁下乃是何人,胆敢与我圣教为敌,莫非不担心我圣教报复吗?!”金炎神念轻易地便将这处不足十里的空间看了个通透,立即便发现这仅仅只是一个困阵,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试探起了这突然出手之人的底细。

    久久没有得到回答,金炎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火气,原本他还以为今天就能一洗多年来的深仇大恨,但是在被推入进入禁制的那一刻,金炎意识到自己竟然又中了吴用的陷阱!

    一股前所未有的怒火几乎摧毁了他的理智,当初生死危机时留下的心魔,多年来在教中受到的嘲讽,今天再次中计的耻辱,金炎当真是已经处在失控边缘,他原本不苟言笑的脸庞有些扭曲起来,发出了“桀桀桀”的怪笑声,今天哪怕是身死道消,他也要拖着这些人一同下地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