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结束与开始

时间:2018-03-13作者:我是宅子

    咦,付天慈这里有些问题。张志平联系上石原后,立即得到了石原这两天的记忆,那些忙碌的琐事他直接略过,但这付天慈对于石原的询问却引起了他的注意,冰系至宝,自己身边不就有一件吗?

    张志平立即意识到了一些不对,而石原在付天慈询问后,也下达了寻找冰系至宝的命令和对出现在付天慈身旁那两位女修的调查,很快便得知了两人的身份和冰云殿中所发生的那次意外,经过张志平的时间对应后,立即猜出了付天慈所寻求的冰系至宝正是自己身边的冰魄。

    北冰原冰宫的修士。张志平沉吟着北冰烟和冷婆婆的身份,看来这次交易会还真是吸引了不少大势力的人来,也不知道她们是用了什么办法探知到了冰魄的存在,还好这茶室作为交易地点专门布置了隔绝宝物气息的隔离禁制,否则两人忽然找上门来倒也是一个麻烦。

    不过现在可没有时间理会她们。张志平想了想,现在他还忙着完善冰凝的治疗方案和与埋伏炎阳之事,到也顾不上理会这二人,况且两个金丹期修士也不是可以轻视的存在,他可不敢妄言自己可以无视所有金丹期修士了。

    以张志平目前的实力,最多与金丹大圆满修士的普通手段相当,对方稍有些特殊便会逼的他动用底牌,甚至连普通金丹期修士,对方的拼命底牌都会让他大为忌惮,像黑蛇老祖的万化归元毒和碧水道人的幽冥碧水等等,稍有不慎便能拉着他同归于尽,而能修炼到金丹期的,又有哪个没有点奇遇底牌呢?

    所以张志平思考了良久,放弃了对于冰宫功法的窥觑,看着眼前的冰棺,随手一挥一道禁制遍布其上,彻底封锁了冰魄的气息。

    ······

    “该死,冰魄的气息彻底消失了!”冰云殿中,冷婆婆猛然发出一声惊怒的叫声,而白雪貂,也“吱吱吱”着急地叫了起来,仔细感应了半天,还是颓然的爬到了北冰烟身上,显然也彻底失去了对于冰魄的感应。

    “这怎么可能?!”付天慈惊呼一声:“冰宫功法乃是从冰魄上面衍生出来的,对于冰魄拥有非同一般的感应力,连隔离禁制也难以彻底隔绝你们对于冰魄的感应,先前你们就能勉强感应到冰魄就在岛上,怎么会突然感应不到了呢?!”

    “老身要是知道,还用在这里听你小子废话?”冷婆婆有些气急败坏的将脾气发到了付天慈身上,不过还是借着数百年的阅历猜测道:“莫非此人是进入了什么高级禁制中,还是发现了我等行事利用特殊手段将冰魄藏了起来?”

    “应该是我们太着急了。”北冰烟安抚着环绕在自己脖子上的白雪貂,作为冰宫的圈养灵兽,其所修炼的妖兽功法可以大幅度提升它对于冰系至宝的感应能力,但现在连它都这么失去了对于冰魄的感应能力,显然不是普通的高级禁制可以做到的,而灵元岛上,外来者也应该去不了有这等顶级禁制守护的地方。

    所以北冰烟淡然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继续分析道:“这几日我们寻找冰魄的动作太大,不小心让冰魄主人得到了消息,而这个主人,如果不是有顶级隔离玉盒的话,就是他本身便是一名顶级禁制大师。”

    仅仅只是凭借一些蛛丝马迹便分析出了接近真实的情况,北冰烟能成为冰宫的少宫主可不仅仅只是依仗修为,淡漠表情下隐藏着的七窍玲珑心才是让她成为冰宫下一任接班人的重要砝码,而冷婆婆显然对于北冰烟很信服,顿时怒声道:

    “只可恨这里不是北冰原,否则绝不会如此轻易的走漏了消息,付小子的狐朋狗友就是没用!”

    冷婆婆毫不犹豫的将事情埋怨到了石原身上,没想到一语中的,不过付天慈顿时不乐意了,立即大声道:“老东西,我忍你很久了,你要是再骂我朋友,本少爷就跟你拼了!!!”

    “好你个小畜生,竟敢辱骂老身,老身今天非要把你冰封个百八十年才行!”

    “来就来,当本少爷怕你啊!”

    冷婆婆和付天慈顿时剑拔弩张,而看着又吵起来的两人,北冰烟顿时感到一阵头疼,冷婆婆不知道怎么了,总爱逗弄付天慈,搞得这两天她连清净片刻都做不到,只能连忙转移话题道:“好了,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还是想想怎么寻找冰魄吧。”

    “少宫主,你有办法?”“冰烟,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

    两人的目光一下子放到北冰烟身上,眼中充满了希翼,而北冰烟的也不负众望,微微点头说道:“只是一个笨办法罢了,在拍卖会开始后我们才偶然感应到冰魄气息,显然拥有冰魄的是外来修士,并且修为不俗,付道友,可否麻烦你将这次参加交易会的金丹期修士名单弄一份,如果可以的话,筑基期修士的也要。”

    “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付天慈立即兴高采烈的打了保票,冷婆婆却又浇了一盆凉水:“可别又搞砸了~”

    付天慈闻言顿时一怒,再次和冷婆婆吵了起来,北冰烟看到这一幕,一拍额头,无奈的回自己修炼室去了······

    灵元岛拍卖会仍在火热进行中,不过炎阳的出手似乎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原本还比较矜持的前来参加灵元上人寿宴的那些贵客纷纷出手,琴无弦的师叔空笛道人在第四天拍得空丝天音竹,雷动的师父雷啸在第五天拍得浮光千层云,连付天慈的师叔阳磁道人也趁机出手,在第六天得到了两仪元磁石。

    一时间,灵元岛上的人对此都惊怒交加,恨不得暗中出手将这些人都留在岛中,只可惜这每一个得手之人都来历非凡,更是代表着本势力来向灵元上人贺寿,他们别说暗中出手了,就是光明正大的想要在拍卖会上截击也需要考虑其中的影响,否则与一个原本交好的势力反目成仇不说,丢脸也丢到整个海外了。

    所以灵元岛上的人只能打碎牙齿吞进肚里的认下了这个结果,好在这些来宾也见好就收,没有插手到三元培婴草的竞拍中,这可是直接关系到结婴的宝物,早已被灵元岛上的人看成了囊中之物,只能由岛上的自己人竞争,如果那些宾客再要插手的话,恐怕灵元岛就是撕破脸皮也不会相让了。

    因此最后一天的拍卖会可以说是灵元岛本岛上的人,为了公平分配三元培婴草而进行的拍卖,连玉园道人这样隶属灵元界的人也直接被排斥了出去,默契的遭到了灵元岛上之人狙击,最后只能黯然离去。

    不过让灵元岛上之人没想到的是,最后竞拍得到三元培婴草的竟然是木果道人,此人虽然也是灵元岛土生土长的本岛修士,但向来不怎么合群,成天独自闭关苦修,什么时候竟然有这么大财力独自拿下三元培婴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