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二十一章 隐于幕后

时间:2018-02-06作者:我是宅子

    该死!猛然遭遇座灵鲸的张志平和花海棠神色有些难看,这可有些出乎他们的计划了,难道现在便要开始动手吗?花海棠心中估算了一下距离,到也勉强抵达了范围,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心念之间,一股独特的气味便从花海棠身上流出,悄然附着在了张志平身上。

    同时,她手中也拿出了两张符箓,随时等待着变故发生。

    嗯?原本还想着是否要爆发出全力躲开座灵鲸的张志平,心中微动,立即便发现了花海棠的小动作,他可是时刻关注着这条美人蛇啊。但是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异物之后,张志平非但没有将其清理掉,反而推波助澜的将其送到了海底深处,顿时吸引了一个庞然大物的注意。

    幽暗无光的海底之中,寂静无声,这时,一股奇异的气味传来,似乎惊醒了什么,一个海底山丘开始轻轻的晃动起来,惹得栖息在它上面的一条七色彩鱼不满的游来游去,但看着下面这个山头的晃动越来越大,一条条仿佛巨蟒般的黑影闪过,荡起了无数淤泥,七色彩鱼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安,轻轻一闪,便消失了踪迹。

    而这个巨大的山头,在七色彩鱼离开后更加剧烈的晃动起来,忽地一闪,山头之上闪现出了两颗如房屋般大小的灯笼,露出了一丝人性化的思考之色。

    但这股近在咫尺而且又源源不断传来的气味实在是太吸引它了,让它全身上下传来一股股强烈的渴望,最终,它初生的灵智再也抵挡不住心中的欲望,巨大的触手向上一伸,对着气味传来的地方席卷而来。

    仿佛用尽全力抵挡着座灵鲸吞噬力的张志平和花海棠,他们此时心中都充满了种种谋算,现在这种危急情况,他们只要爆发一下的话脱离并不难,但这无疑会将自己暴露出来,引来对方怀疑,所以他们宁愿承受一些风险,也要确保自己算计成功,等待着那个变故的到来。

    “昂~”座灵鲸见自己迟迟没有将两颗美味的灵力点心吞噬,巨大的身体拍起一阵阵波浪,立即愤怒的加大了吸力。一时间,吞噬力越来越大,海量的海水进入其中,却没有丝毫变化。

    该死,怎么还不来!势若累卵,千钧一发,眼看着两人距离座灵鲸的巨口越来越近,就要再也忍不住的时候,忽然,漆黑的深海之中一条巨蟒猛然冒了出来,轻轻的一卷,一圈套一圈,顷刻之间便举重若轻的将座灵鲸庞大的身体捆了起来。

    “昂!”座灵鲸猛然翻滚起来,搅动着这片区域乱流四起,同样的叫声,只是座灵鲸上次是愤怒,这次却充满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惊恐与痛苦,一股铭刻在身体深处的记忆力传来,让它拼命的挣扎想要脱离束缚。

    只是它的身体虽然已经不能算小了,但在这条巨蟒面前,却依然只能称得上是大巫见小巫,巨蟒毫不停留,使劲一勒,“嘣嘣”,无数的灵血猛然从它的浑身上下喷射而出,迅速染红了这片区域,顿时座灵鲸再次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吼叫声,下一刻,它便被拉向了漆黑的海底消失不见。

    这,这就是那只八爪章?!看着就这么眨眼间消失在自己眼前的座灵鲸,张志平猛然色变,他发现自己还是有些小瞧了这头七阶海兽,至少在这海中,他恐怕就是用出天人模式也很未必是它的对手,好在这时花海棠惊恐的声音传来:“糟糕!是那头七阶海兽,张道友,我们快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逃!”

    传音之间,花海棠拍出一道水行符到了张志平身上,同时自己也激发了一张水行符,仓惶的向海面逃去。水行符可以借水而遁,在大海中的功效几乎不弱于土遁符,而如果是水遁符话,更是远远超之。只是让张志平感到有些好笑的是,这水行符怎么感觉这么像他画的?

    不过此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张志平脸上同样充满了惊恐之色,慌乱的紧跟在花海棠身后向海面逃去,同时暗暗催动身上的异物,一边使之气味散发到最大,一边也将一部分附着到了花海棠身上。这是从纯血巨章身上提炼出的分泌物,对于章鱼类妖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因为这可以使它们的血脉浓度更进一步。

    这样的宝物同样也是炎武贡献出来的,如果再加上醉龙香,这两样宝物可以说已经消耗完了他的大部分财富,要不是为了彩红鱼以及想到击杀八爪章后的巨大价值和那座遗迹,他是绝不可能如此倾家荡产的来进行这次探险的。

    轻松地勒死了目标最为显眼的座灵鲸,八爪章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得到那个它所渴望之物,反而附着在两只小虾米身上在向着海面急速逃去。它愤怒的拍打着海底,顿时使海底变得浑浊无比,口中发出“嘤嘤”的仿佛婴儿一般的叫声,拖动着它如同山岳般的身体急速向那两个小虾米追去。

    水行符不愧是海外修士所推崇的保命之物,也对得起它那堪比灵器的价值,数息之间,张志平和花海棠便冲到了海面,但是八爪章的速度同样不慢,身体后面喷射出猛烈的水柱,搅动着这片海域翻滚不停,八爪同时游动,几乎是紧随其后的来到了大海之上。

    “轰隆隆~”天空阴沉,乌云盖日,狂风怒号,电闪雷鸣,一场庞大的暴风雨铺天盖地的拍打在了海面上,而此时,只见大海之上猛然冒出了一个如同山岳的巨型头颅,发出“嘤嘤”的叫声与这场暴风雨交相辉映。

    周围八只长达千米的触手在狂乱的舞动着,翻江倒海,激烈的拍打在海面上掀起一阵阵波涛,而它上空,有两只渺小的虫子惊恐的向天空高处飞去,它所做的,仅仅只是伸出了两只触手。

    “不!”刺耳的尖叫声响彻了空中,花海棠惊恐的看着一只触手向她席卷而来,拼命的向着更高的空中逃去,怎么可能,八爪章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它又怎么可能对自己出手?!自己身上可是散发着最让八爪章讨厌的抹鲸香啊!

    章鱼类海兽和鲸类海兽在大海之中可谓是一对死敌,人类修士可以分别从它们身上提炼出一种分泌物,让两者都十分厌恶彼此涂抹分泌物的存在,就好像人类厌恶屎味一样,会远远的避开它。

    所以按照正常情况,八爪章此时应该会攻击张志平,而忽略了花海棠这个让它厌恶的东西,但是怎么可能,八爪章怎么可能连她一起攻击啊?!

    但此时说什么都晚了,八爪章的两只触手一伸一缩,瞬间便将惊恐到极致的花海棠和张志平捆住,轻轻一勒,不停地发出凄厉吼叫声的两人顿时夏然而止,然后便迫不及待的放到了自己口中咀嚼起来,直到最后,花海棠的眼中依然充斥着不可置信,但也只能带着强烈的不甘和后悔死去。

    就这样,在外人眼中,张志平和那个胆大心细、明艳娇媚的花海棠死在了八爪章口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