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十七章 起航

时间:2018-02-06作者:我是宅子

    对于临阵脱逃的事情,花海棠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地,当时的情况,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危急到了极点,自然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以修仙者的观念,也没有人会认为她做的有什么不对。

    不过花海棠似乎也不是那种彻底无情无义的人,将事情叙述之完后,她神色黯淡,说道:“论起来,吴道友也算是妾身的救命恩人,道友既然是他的好友,不知道他是否有血亲后裔,如果可以的话,妾身也想回报一二。”

    也就是说,花海棠并没有看到最后的结果喽。张志平心中并不认为吴用会这么简单的死了,没办法,当初吴用一连使用出三道替身符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一个七阶海兽,应该还留不下他的性命。

    不过张志平没有说出心中的猜测,而是叹息一声,说道:“果然是天有不测之风云啊,想不到吴道友第一次前去狩猎,竟然便遭此大难,实在是可悲、可叹啊!至于血亲?吴道友一心向道,日夜苦修,哪儿有什么血亲!”

    花海棠闻言,神色顿时更加黯淡,场面一时间寂静下来,片刻之后,张志平率先打破沉默,唏嘘的说道:“唉,想不到事情经过竟然是如此曲折,吴道友不幸遇难的事情贫道也清楚了,事已至此,也怨不得他人,贫道就先告退了。”

    说完,张志平站起身便要离开,花海棠看了眼张志平,忽然说道:“妾身等人不日将再次组建狩猎队前往那片海域寻找彩红鱼并探索遗迹,道友既然是吴道友的好友,理应有权参加,不知道友可愿前来?”

    张志平闻言,身体一顿,他心中其实对于花海棠是有些怀疑的,她要是真想报答吴用,又岂会五年都没有找到他身上?而现在刚一见面,她便将彩红鱼和遗迹这等珍贵之物的消息透露出来,按照正常情况,她这种表现很让人怀疑。

    不过也或许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人心难测,他一时间也摸不清花海棠的意思,但无论是彩红鱼还是遗迹,都是他不想错过的宝物,所以他说道:“贫道自然是想要得到彩红鱼并探索遗迹的,只是如今那片区域有七阶海兽出没,贫道一个区区筑基初期修士,又岂敢去那里送死?”

    花海棠此时又恢复了笑脸,呵呵笑道:“道友不必担心,根据妾身等人这几年的调查来看,彩红鱼就在遗迹之中,而那头八爪章却无法进入大阵,如果我们能小心一些,应该能避开八爪章悄然潜入遗迹。”

    看来他们并不甘心放弃彩红鱼啊。也是,宝物动人心,更何况是如此宝物,即使是有七阶海兽守护,也打消不了他们想要得到彩红鱼的心思,毕竟彩红鱼事关仙途,足以让他们以性命相拼了。

    张志平心中急速思考,以他如今的实力,即使是一般的金丹期修士也休想留下他,所以倒也不怕花海棠耍花样,而且要前往遗迹,也少不了花海棠等人的引导,既然如此,不如先借助他们的力量进入遗迹,有什么事到那时再说。

    张志平心中立即有了主意,所以他感叹的说道:“道友诚心相邀,在下自然是愿意前去的,况且吴道友身殒于此,贫道也想前去收敛一下遗物,祭拜一番。”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nbsp;花海棠盈盈一笑,对于张志平的答应并没有什么意外,彩红鱼的吸引力,在筑基期中可不比结金丹差,然后两人约定了一个时间,张志平便离开了。

    总感觉花海棠还隐藏着什么。回到洞府后的张志平立即拿出一盏油灯,然后轻轻的将一缕气息放入了其中引燃起来。这是存息灯,可以用来保存气息,而那缕气息,则是他刚刚偷偷用泥丸神从花海棠身上窃取的,有这缕气息在手,无论到时候她有什么样的打算,自己都可以给她一个惊喜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志平迅速开始收集碧波海的资料,虽然与灵阁现在的关系不复之前那么亲密,但在大把的灵石下,罗福通也不会为难张志平,很快便将大量的消息送了过来,让张志平对于狩猎之事有了几分了解,对于这次行动也有了更大的把握。

    三个月后,张志平独自离开灵元岛,按照花海棠所传来的地图,前往东南方向三百里处的一个渺无人迹的小岛。远远的便望见,郁郁葱葱的小岛旁有五艘巨舰停靠在一旁,每一艘都仿佛钢铁怪兽,让人望而生畏。

    这可是能在海兽遍地的海域中进行狩猎的船队,虽然品级上仅仅属于法器,但这种大型战争法器的价值,直接堪比一件上品灵器。而且论起威力来,这些战舰也绝对不逊色于前世任何一艘军舰,对付体型庞大行动相对迟缓的海兽来说,可以说是一大利器。

    张志平心中赞叹,没有贸然接近,先给花海棠发送了一道传音符。不一会儿,花海棠从巨舰中飞了起来,张志平才飞了过去,不动声色的说道:“花道友,好雄壮的舰队,只是如此大张旗鼓,恐怕不利于我等潜入吧。”

    花海棠闻言嫣然一笑,说道:“张道友不必担心,舰队只是掩人耳目罢了,不会跟着我们进入那片海域。”一边说着,一边引着张志平落到了巨舰之上。

    落入巨舰上,更可以感受到巨舰的巍峨狰狞,不停地有练气期的水手跑来跑去,对巨舰进行着维护。花海棠带着张志平进入了巨舰内部的一个舱室之中,说道:“道友先在这里休息,我们还需要再等一些人,一天之后便可以起航了。”

    还有人来?张志平眼色微闪,顺口问道:“还有人吗?不知此番我们有几人共同前去遗迹?”

    花海棠轻描淡写的说道:“仅仅只有十人罢了。”

    十人,不少了啊,彩红鱼脑一条最多可以划分为三份,到时候这么多人怎么分?不过花海棠没有细说的打算,在将张志平安置好后,便离开了。张志平见此,也没有再问,只是心中对于这次众人是否能同心同力的探险,已经不报有希望了。

    一天之后,张志平站在船头,看着巨舰急速破浪而行,蔚蓝的大海被分开,留下了一条条白色的浪花。看起来他是在欣赏远方的风景,只是在暗中,他以泥丸神控制着神念巧妙的穿透了巨舰上的层层禁制,观察着里舰内一个舱室大厅中的情景。

    而这里,已经汇聚了九名修士,只是隐隐分成了三方,一方正好三人。他已经悄然观察了他们半天了,除了花海棠一方的人外,其余两方,分别是冯升和大日教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