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三十六章 捣蛋薇娘

时间:2018-02-06作者:我是宅子

    云明与张志平兴致勃勃的聊着,对他说起了最近的情况:“你出关应该是最晚的了,这次算上你在内,参加兽王祭的弟子共有十九人突破筑基期,全赖于你这次在兽王祭中的表现,掌门可是一直对你赞不绝口啊。x”

    张志平心安理得的接下了这些夸奖,本来就是他应得的荣耀,没有什么好推脱的。不过其他人的情况如何不放在他心上,立即问起了郑长发这些师兄弟的情况。

    云明闻言顿时有些得意,笑道:“这次兽王祭中有为和长发都突破了筑基期,就连振长也得你筑基丹之助突破,想不到我云明门下六个弟子,竟然有五个突破筑基期,只是可惜了老四了。”说到最后,云明又感叹起来。

    张志平闻言一喜,看来大家情况都很好啊,只是听到吴心明后也有些感概,这位师兄确实是可惜了。不过修仙界中危机万伏,谁又能保证走到最后呢?

    聊的差不多了,云明递给张志平一个储物袋说道:“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教导不多,如今你已经突破筑基期,可以出师自立府邸了,这些是我搜集的一些奇功异法,就送给你做出师礼吧。”

    张志平接过储物袋,恭恭敬敬的对云明三跪九拜,师恩不可忘,云明护持着他走过了修仙界中最危险的一个阶段,而从今往后,他就要独自去拼搏奋斗了。

    离开云明这里,然后又去登记入册,等到真传大典后,便可以成为一名青松门的真传弟子了。一些琐事不用他操心,自突破筑基期后,青松门会专门派人来为他服务,真传弟子,才是青松门的中坚力量,所享受的待遇可不是之前能比的。

    处理完各种事情后,回到自己的院中一时无事,想了想,去找薇娘吧,五年不见,也不知道小丫头现在怎么样了。说曹操,曹操到,刚想着薇娘,门口就传来了薇娘清脆的声音:“叔叔,叔叔,你终于出关了,薇娘好想你啊!”话音刚落,一道青色的身影就冲了进来,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

    “小姑奶奶,你慢点儿,等等我啊!”还不等张志平说什么,又一个大胖子冲了进来,张志平定眼一看,不正是郑长发吗?看他的气息,也是突破筑基期没多久,只是他什么时候跟薇娘混一块去了?

    张志平把薇娘举到自己眼前。五年来,薇娘看起来倒是长大了不少,但也就十岁左右的样子,面容精致,娇小可爱,而修为更是已经突破了炼气后期,实在是惊人。见此,张志平不由满意一笑,看来薇娘没有放下修行啊。所以他夸奖的说道:“薇娘这些年很乖啊,修为都到炼气后期了。”

    被张志平举起来的薇娘一直张牙舞爪的想要下来,但一听张志平夸奖,立即笑的眯起了眼,欢快的说道:“是啊,是啊,薇娘最听话了,每天薇娘都辛辛苦苦的修炼。”

    刚进门的郑长发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听到薇娘的话后忍不住了,顿时夸张的说道:“我的小姑奶奶唉,你说这话也不燥得慌吗?整个外门都快被你闹翻天了!”

    原本还想继续夸奖薇娘的张志平脸色一黑,而薇娘更是当下便拉下了脸,举起小粉拳晃了晃,怒声道:“胖叔叔,你欺负我,我要告诉婧姐姐!”

    郑长发闻言一急,连忙对张志平说道:“师弟,师弟,你看,你家的薇娘老是威胁我,害的婧婧最近都不理我了!”

    张志平一拍薇娘的道:“薇娘,你干什么了?外门怎么还能被你闹翻了天?”

    薇娘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言立即低下了头,拽着衣角怯生生的说道:“薇娘什么也没有干,是他们欺负薇娘。”

    郑长发一听,立即在旁边揭黑锅道:“还什么也没干?!你说,叶青师弟辛辛苦苦培育了十朵静神花用来突破炼气后期,你怎么给摘了三朵?”

    薇娘闻言一嘟嘴,耸了耸鼻子说道:“那静神花好香啊,薇娘只不过是拿来闻闻,不是留下了一瓶养魂丹吗?”

    郑长发又说道:“好,叶师弟那里得到了补偿不说,那高师弟和陈师弟呢?他们又怎么惹你了?用风系法术把他们吹到空中,差点把他们摔死!”

    薇娘一撇嘴,嘟囔的说道:“哼,谁让他们在背后说薇娘的坏话。而且谁能知道,他们两个练气中期的修士连浮空术都用不好。”

    好,这事算薇娘在理,郑长发立即祭出杀手锏:“好,前面的事情算你有理,那你为什么又把灵兽阁里的紫毛兔都给放出来了?”紫毛兔是低级灵兽,血液是用来制作灵墨的最好原料之一,青松门以符为主,自然大量培育来获得稳定的灵墨来源。

    薇娘一听紫毛兔,顿时睁大了眼睛,泪汪汪的说道:“兔兔那么可爱,你们却天天残忍的从它们身上取血,真是太可怜了!”

    郑长发听到这里顿时哑言,这小姑奶奶这么有爱心?张志平却立即察觉到不对,脸色一沉,严肃的说道:“薇娘,不要找借口,说,你把紫毛兔放出来是为了什么?”薇娘有爱心?那些惨死在大荒山的中的野兽可要抗议了。

    薇娘一听到张志平开口,立即就知道瞒不下去了,顿时不好意思的说道:“紫毛兔好好吃啊,师傅带薇娘吃了一次就没有再吃了,薇娘好想再吃啊~”说着,还不时咂咂嘴,显然在回味那美味的紫毛兔肉。

    听薇娘一说,郑长发也不由流起了口水,这紫毛兔皮香肉滑,外酥内嫩,的确是好吃,不过青松门禁止以灵兽阁内的紫毛兔为食,所以他只能去青松城里的酒楼里去吃;但那酒楼也太贵了,这几年他灵石不富裕,已经好久没吃过了。

    张志平也吃过紫毛兔,闻言也回味起来,想着自己储物袋中还有不少彩纹鸡,这可是不逊色于紫毛兔的食材啊,有时间了自己可要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一时间,三个吃货都有些陷入对美味的回味之中,对于薇娘的指责也就不了了之。后来张志平又问了问两人的情况,才知道薇娘四处捣蛋,还经常来云明这里看张志平出关了没有,去年正好碰见了出关的郑长发。薇娘很快便认出了自己叔叔的这个好朋友,而郑长发看见薇娘立即想起了小恶魔周倩,便把她带去长青阁看周婧,没想到把自己坑了。

    听到这里,张志平收起了笑容,说道:“婧公主知道周国的事了?”

    郑长发唉声叹气,说道:“是啊,令如不知所踪,倩倩和她父皇都去世了,凶手还是张虚圣,婧婧这些年心情一直很沉重,也就薇娘过去后,才又有了一点儿笑容。”

    郑长发顿了顿,苦中作乐的说道:“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听说张虚圣没死,前些年又跑出来大闹皇宫,击杀了周家老祖周安,使得婧婧现在修炼动力十足,一心想着要击杀张虚圣报此血海深仇。”

    张志平默言,不知该如何解释,告诉周婧真相?张虚圣不是凶手,周安才是幕后黑手?那周婧立即便没有了报仇的动力,恐怕就要在这一连串的打击中崩溃了。唉,算了,还是让张虚圣去头疼吧,反正他要灭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