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三十一章 诅咒杀人

时间:2018-02-06作者:我是宅子

    不过施展诅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简单的诅咒倒可以直接使用,类似于法术一般,但复杂的可以直接致死的诅咒,就必须用一些东西了。

    张志平这些年也精研过诅咒,施展诅咒的一个关键,便是加强气息与本体的联系。他先拿出一块可以承载气息的阴沉木,将其雕成了一个傀儡娃娃,想了想,又心疼的拿出养魂木,这东西,对于气息有很大的孕养作用,用来加强诅咒是最好不过的材料。他取下一小部分将其打成粉末,以法力将其渗入傀儡娃娃中,一个简单的模型便做成了。

    然后又开始寻找三阶妖兽,杀兽取魂,以邪法将兽魂破碎炼入血液之中,形成魂血,以此为墨,开始在傀儡娃娃上面刻画诡异的诅咒。别看妖兽体内血液不少,但练成魂血之后却没有多少了,单单这一步,他便击杀了三头三阶妖兽,从比例上来说,他有这力气还不如直接去斩杀秦无病,但是,诅咒娃娃炼制完成之后,却可以让一个凡人便能置秦无病于死地。

    在张志平炼成诅咒娃娃时,正在与郑长发交手的秦无病猛然心悸,这是灵魂与傀儡娃娃产生联系后的本能警戒。而在他对面,郑长发法力已经消耗大半,被压在了下风,只能苦苦支撑,旁边,孙有为也跌落在地上,不知生死。郑长发此时心中暗暗叫苦,该死的,这次大意了,早知道该叫上张师弟一起来的。

    自进入青松峡后,他就与木长青会和呆在一块,哪怕是后来发生散修联盟的变故,他也一直保护着木长青养伤,可以说一直都没有参加什么大战,因为他刚从天门峡上空落到地面,便极其走狗屎运的发现了一颗筑基丹,没错,张志平刚进天门峡时,发现的那个一落下来就找到一枚筑基丹的幸运儿,就是郑长发。

    之后过了一个月,他就一直跟在木长青身旁,直到张志平归来与众人会和,看着张志平威风凛凛的镇压各方乱战,然而,在这时他突然发现了秦无病的踪迹,当时张志平正在外平战,所以他也顾不得联系张志平,直接追踪秦无病而去。只是这时,孙有为也发现了这一点,便也臭着脸跟他一起追踪而去,在他心中,郑长发虽然是害死吴心明的元凶,但秦无病,更加可恨。

    只是秦无病太过小心了,很快便发现了追踪自己的郑长发和孙有为两人,自然明白他们为什么找自己,当即便开始了逃亡之旅。在没有提前做好准备的情况下,追击一名同级修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秦无病带着两人在天门峡内绕圈子,反而让三人很幸运的躲过了妖兽围攻。

    期间秦无病多次提出愿意付出一些代价和解,但都被郑长发和孙有为无视,顿时心中发了狠,决定击杀两人。而他能从青松门下逃亡这么多年,自然也是极有手段的,一番算计埋伏之后,冲在最前面的孙有为被他当场偷袭重创,生死不知,然后便与郑长发展开了一对一的生死对决。

    秦无病逃亡多年,斗法经验极其丰富,而郑长发,只能说是一个安安稳稳成长起来的门派弟子,在这方面确实比不上秦无病,所以很快便被压在了下风,要不是他有张志平进来之前,专门给他的几张堪比筑基期威力的极品符箓,他早就撑不下去了。

    要不说郑长发是个运气逆天的胖子呢,眼看他就要支撑不住时,张志平恰好完成了诅咒娃娃的最后一步,手中的诅咒娃娃猛然一阵变幻,自动形成了秦无病的样子,极具神韵,仿佛真人一般。

    张志平看着这个诅咒娃娃满意的点点头,从样式来看,效果应该会很好,既然如此,就送秦无病最后一程吧。

    拜拜喽~张志平微微一笑,然后便凝聚出一根金针对着傀儡娃娃狠狠的一扎,直接贯穿了其头颅,“啊!”一股凄厉惨叫之声顿时响起,诅咒娃娃恍若真人一般尖叫了起来,随即便消失不见,只是原本神韵十足的诅咒娃娃,也马上变得普通起来,仿佛一个凡物一般。

    “啊!”正准备击杀郑长发的秦无病,猛然发出一声恐惧至极的尖叫声,随即便一头栽倒了地上,原本已经绝望的郑长发先是一愣,然后就立即补上了一剑将其头颅斩了下来,然后再次愣住,怎么回事?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报了仇了?

    以诅咒击杀秦无病后,张志平施施然的整理好一切,忽然感觉到精神有些不济,又传来了一阵阵巨痛。这诅咒杀人诡异归诡异,不过消耗也太大了吧。张志平苦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一声,说到底,还是自己识海的问题,否则不至于一个诅咒便让自己劳累。

    又过了一天,张志平暂时恢复了精力,想了想,拿出寻药盘一看,发现所有的筑基丹都已经被找齐了。看来木长青他们在兽潮分散之后,还是不甘心放弃,离开药园找齐了筑基丹。

    既然如此,那就先和他们会合吧,把筑基丹的分配再次确定一下,还有,也不知道郑长发在不在,自己可要把击杀秦无病的消息告诉他。然而刚走了没几步,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道巨大的声音:“此次兽王祭结束,众弟子离开天门峡。”

    张志平先是一愣,随即一喜,支援总算来了!然后他也不再去找木长青他们,立即冲天而起,准备直接离开天门峡。不过飞到天空中,他顿了顿,施展天视地听之术,扩大感知,将整个天门峡收入了眼中。在这方面,五感大略感知的范围可比精神力大多了。一眼望去,他很快便发现了木长青等人的身影,又等了一会儿,才看见郑长发扶着孙有为慢慢的飞了起来。

    看来众人都没事啊,张志平心中安下心来,然后挥动法力翅膀,迅速赶到了郑长发面前。郑长发见到张志平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不过口里却哭诉道:“师弟,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可不知道,我这几天过得有多危险!”

    危险吗?你说的是孙师兄吧!张志平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郑长发哪里受伤,与他口里不断说着的危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着他还要继续喋喋不休,张志平一阵头疼,连忙说道:“郑师兄,我已经将秦无病杀了。”

    郑长发闻言一愣,秦无病死的时候我没看见你啊?但随即便想到了秦无病那诡异的惨叫,顿时恍然大悟。不过他没有问张志平是如何杀死秦无病的,立即说自己恰好发现了秦无病的尸体,原本还想着是哪位好心的修士帮自己报了大仇,没想到原来就是张师弟你啊。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这时木长青也发现了他们,连忙飞过来,对着张志平说道:“张师弟,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张志平笑着点点头,然后问道:“木师兄,我走之后你们是怎样逃到古藤园的?”

    木长青连忙将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张志平走后不久兽潮便自动崩溃,他们躲在古藤园中等了五六天,见没有什么危险,便按耐不住将筑基丹找了出来,最后,木长青恨恨的说道:“张师弟,你可真是救了一群白眼狼,分配筑基丹时,他们说你手上连同我们手里的筑基丹已经有了三十颗,竟不让我青松门参加狩猎之事。真是一群忘恩负义之徒!”

    张志平闻言笑笑,对此并不意外,所以他在重伤后才要一个人躲起来,就是看穿了这些修仙者的本质,他出手一次仅仅只是为了尽责罢了,之后自己不就独自逃了?只是倒霉的被魂老怪盯上罢了。

    看着愤愤不平的木长青,他劝道:“这次兽王祭我青松门已经得了三十枚筑基丹了,是历届最好的一次,如果得到的再多,反而要惹众怒了。”他看得很清楚,在目前的局势下,五大派平衡才是保持稳定的最好办法,而且他现在修为太低,和平的环境远比战乱的环境有利。

    之后众人又聊了几句,原本打算离开天门峡了,这时,月小茹却找了上来,直言要跟张志平谈谈。

    张志平有些莫名其妙,然后在木长青和郑长发揶揄的目光中,布下个隔音禁制看向了月小茹。

    月小茹身材娇小,样貌精致,穿着一身银白色的纱裙,看起来像个洋娃娃一般。此时,她瞪大了眼睛的打量了张志平半天,让他还以为自己哪里装扮不对,连忙不自在的问道:“月师妹可有什么事情?”

    月小茹闻言,眼中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濡濡的说道:“从这次的表现来看,你还是很不错的,所以我就把师姐临走前说的话告诉你。”月小茹顿了顿,然后装出一副冷漠的样子说道:“脸上的伤疤我留下了,下次见面,我会全力还给你的。”说完,月小茹忍不住嘻嘻一笑,然后便欢快的离开了。

    额~是月无影的复仇宣言啊。张志平饶有趣味的想了想,听起来挺有意思的样子。张志平笑呵呵的摇摇头,这种猴年马月的事情,等到时候再说吧。然后他便跟着脸上充满八卦之火的木长青和郑长发,离开了天门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