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一十二章 兽王祭

时间:2018-02-06作者:我是宅子

    薇娘再次欢快的接过流苏巾,爱不释手的不断抚摩,口里说道:“谢谢叔叔师傅,薇娘也很喜欢这件礼物。”说完,眼睛一转,便又看向了张志平。

    张志平看着薇娘看他,心中郁闷,不由说道:“看什么看,我不是刚送给你一件飞天翼了吗?”

    薇娘闻言,顿时不满地说道:“飞天翼是你作为道歉的赔礼送给薇娘的,今天的拜师礼你还没有送,如果你不给,薇娘就让师傅爷爷把你赶出去。”

    唔~你狠,还真会狐假虎威,而且你这翻脸不认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没想到玄松子闻言也开起了玩笑,说道:“好,如果你叔叔给不出什么好礼物,我就把他赶出去。”

    云山顿时也有了恶趣味,笑呵呵的说道:“到时候,我也就不认这个弟子了。”

    你们两位也来凑什么热闹?张志平心中更加郁闷,但是受到众人逼迫,也不得不准备礼物。四处翻找了翻找,拿出一块兽皮,说道:“这是我当初偶然得到的一本风系法术,就送给你了。”

    薇娘见此,立即不高兴的说道:“什么嘛,就送人家一块兽皮。”

    玄松子却是见多识广,一眼便认出了兽皮的来历,眼中一凝,说道:“这是萨满用来传承法术的兽王皮,传闻你在击杀曼度拉图之子胡赫鲁的过程中出了大力,看来果然不假,连这传承之物也被你得到了。”

    没错,这张兽王皮上记载的正是胡赫鲁当初施展的风王结界,被他在这些年里已经研究了个通透,薇娘有风灵根,也可以学习。不过张志平可不会承认,而是装傻的说道:“掌门你知道这兽皮的来历啊,这只是我当初捡来的,我也不知道它的来历。”

    虽然张志平装傻,但玄松子和云山已经了然于胸,看来当初胡赫鲁的储物袋,最后是被张志平得到了。薇娘虽然不知道几人在说什么,但她知道这肯定是好东西,所以一把夺过兽皮,美滋滋的收了起来,嗯嗯,叔叔那里好东西不少,自己可要帮他好好保管起来,免得又傻不拉几的送给别人。

    张志平顿时感到一阵恶寒,然后几人又聊了一会儿,便退下了。薇娘留了下来,等玄松子传授她一些东西后,再去找张志平。

    回到云明的府邸后,两人又聊了一下兽王祭的事情。临近兽王祭,五国修仙界中突然冒出了大量练气大圆满的弟子走动,四处与人斗法,传播名声,开始为兽王祭做准备。只是让张志平意外的是,或许因为表现太差,除了青松门外,四大派的大师兄纷纷换了人,一出来就表现出了同阶无敌的实力,甚至不乏与筑基期修士对战的经历,在各国打下了偌大的名声,而以前的大师兄,传闻已经突破筑基期了。

    青松门有些不忿上次之事,诚心与四大派打擂台,推出了青松门四杰与之对抗,分别是木长青,张志平、吴用和当初的那位异灵根女修冰凝。尤其是张志平,被誉为练气期第一高手,传闻有过斩杀筑基期修士的经历。没错,就是胡赫鲁,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个倒霉娃子,孟巨常一直没有反驳,而张志平,也已经被草原恨之入骨了。

    至于吴用,虽然得到了一枚筑基丹,但资质太差,一颗没有成功,也需要参加兽王祭重新夺取筑基丹了。除此之外,散修四大仙城也各自推出了一名练气大圆满的弟子,邪魔方面也出现了几名恶名累累的邪修、魔修,总而言之,每次到了兽王祭的时候,总会有大量修仙者出来宣扬威名,免得在兽王祭时老被什么不开眼的修士招惹。

    兽王祭之所以被命名为兽王祭,那自然是因为有兽王的存在。五大派虽然把筑基丹撒入天门峡中,但也有一定的规律,否则一直没被人拿到怎么办?除了给筑基丹进行标记,可以用寻灵盘寻找外,这些筑基丹基本上是沿着天门峡中的兽群部落分布的,这些兽群所在的地方,也就是天门峡灵药分布的地方。

    高阶修士可不介意用低阶修士的性命来给自己换一株合适的灵药,好在,受限于天门峡禁制,其中的四阶妖兽并没有多少,一群练气大圆满的弟子联手的话,倒也可以将其斩杀,得到它领地内的筑基丹和它所守护的灵药。

    交代完兽王祭的事情后,张志平就离开了大殿,刚刚回到自己的院子中,郑长发就找了回来。常年在外奔波,郑长发竟然还没有瘦了,依然圆滚滚的一圈,冲进来一屁股就坐到张志平的椅子上,他好像在那一瞬间听到了,自家椅子的哀鸣。

    郑长发天性乐观,即使是有什么深仇苦恨,也依然笑眯眯的不变,没想到这次一看见张志平,却立即哭喊道:“张师弟,这下你可一定要帮我啊,这几年可真是把我累惨了!!!”

    张志平闻言心中嘀咕,这么累也没有把你瘦了,看来你的胖是上天注定,不是人力可改。不过张志平也知道了郑长发此来的目的,说道:“郑师兄,你找到秦无病的踪迹了?”

    一听秦无病的名字,郑长发立即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叛徒实在是太能跑了!不过胖爷我也不是吃素的,苦苦追踪,足足花了十年的时间,终于发现了他的蛛丝马迹,他现在混入了散修的队伍中,想要参加这次的兽王祭。”

    还真是不怕贼来偷,就怕贼惦记啊,尤其是对于修仙者来说,聪明敏锐,寿命长久,又身手矫捷,行动力极强,真要针对起某人来,天长日久之下,总会发现弱点。张志平不由心中嘀咕,自己这些年来或多或少惹下了不少敌人,可要多隐藏几张底牌,免得什么时候被人阴了也不知道。

    张志平想了想,说道:“师兄,你有秦无病的气息吗?”当初秦无病离开时,把自己的气息都清除了个干净,他回到青松门时又距离秦无病逃走过了两年,所以就连他也无法找出秦无病的下落,但如果有了他的气息,那就容易多了。

    郑长发闻言,小心翼翼的取出一盏油灯,说道:“那个叛徒小心得很,每次离开都会把自己的气息清除干净,但他不可能随时随刻都消除气息,我四处翻找,终于在他飞过的一段路上找到了一丝气息。”

    好,你强!张志平心中再次下定了打蛇必死的决心,然后把这丝气息收了起来,等到兽王祭的时候,他有的是办法通过这丝气息对付秦无病。这也是郑长发来找张志平的原因,他可是隐隐约约知道,自己这个师弟在法术方面有多么可怕的造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