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一百零六章 风雨同路

时间:2018-02-06作者:我是宅子

    时间一晃便过了三年,炼血术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他此时体内的法力充裕,堪比筑基期修士。除此之外,对于阵法的研究也已经告一段落,至少地气宗的初级阵法,对于他来说已经毫无难度可言,至于更高等级的阵法,需要他修为更进一步后才能继续研究。

    暂时放下阵法研究,他又把目标放在了禁制和符箓上面。禁制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常见的问题,比起其它杂学来说,禁制施展更加方便,而且作用更广,所以在修仙界,四处可见禁制。

    禁制倒没有涉及到对天地的看法,不过它来源于一个修士本身,最初所形成的灵气膜,很考验一个修士的基础功夫。法力纯度越高,越凝聚,控制力越强,相对来说所形成的禁制就越强大,可以加载更多的法术。

    禁制还有一点便涉及到对灵魂之力的控制。很多禁制之所以能存在漫长的时间,那就是因为在禁制上面有灵魂之力,可以让禁制模仿灵物一样吸收一定的灵力维持自己的存在。所以在修仙界中,很多东西都能从上古几十万年前流传下来,那就是因为禁制的保护。

    简单的禁制对于修仙者来说,每个修士都会几手,但如果说是大型禁制,综合禁制等等,同样也需要对禁制进行深入研究才行,禁制加载法术,可不是说你直接对着禁制施展法术就可以了,而是需要加载对应法术的符文组合,如何在一个禁制上承载更多、更有效的符文,便是一个禁制师的主要研究。

    很多禁制师都是由符箓师兼任的,所以青松门对于禁制的研究并不弱,再加上从周安那里得到的《小诸天云禁制》,张志平研究禁制的基础很好。

    在研究禁制时,张志平不由想到,符文与阵法对天地的看法有很大的共通之处,无数的点不就汇聚成了线嘛。那么,能不能把阵法和符文结合在一起,最后都加载到禁制上呢?这是一个有趣的课题,不过现在自己对这三方面的研究还没有研究通透,还是先按部就班的学习吧,等到日后修为高了,可以试试自己的这个想法。

    三年过去,张志平越发的充满活力,然而父母却再次老了下来。两人的问题不在于生命元气的损耗,而在于身体容器出了问题,哪怕是能补充生命元气,但他们的身体,就像有了无数的漏洞,会很快的把生命元气泄掉。

    没有办法,张志平再次给他们服用了不少延寿灵丹,让两人又获得了一段时间的寿命。但这种办法无法一直持续下去,两人身体的漏洞只会越来越大,这不是普通丹药可以医治的,要么两人突破筑基期,打破人体极限可以获得一次新生;要么必须用传说中已经失传很久的灵药让两人脱胎换骨,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两人一直延续寿命。

    张志平尝试让两人习武修炼,不过被张治中拒绝了,对于他来说,他已经当了一辈子的凡人,很幸福,很快乐,不想在最后时刻踏入那条充满艰辛的修仙路,在苦苦挣扎下最后死去。韩芸也很支持自己丈夫的想法,淡淡笑着说道:“就让我们快乐的过完剩余的时光吧,我们已经受不了什么苦了。”

    张志平闻言久久沉默不语,还真是无奈呢,在他踏上修仙路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注定了最后的分离。

    就在这时,薇娘“嗒嗒嗒”的跑了过来,由于少阳三焦经受损,薇娘三年来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她一下子冲入张志平怀抱,怯生生的说道:“薇娘忽然感到好伤心,所以薇娘过来看看,薇娘没有偷听。”

    真是一个敏感的孩子。张志平顿时笑了出来,刮刮她的鼻子说道:“长不大的小丫头,或许你是对的,要是永远也长不大就好了。”

    薇娘下意识的继续捍卫自己的名字:“人家不是小丫头,人家是薇娘。”

    “哈哈哈······”三人顿时被逗乐,一时间也忘掉了刚刚的悲伤。

    既然父母想要快乐的度过最后一段时光,那就让他们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吧。张志平洒然一笑,他会做最后的努力,但也不会强逼着他们走上修仙路。修仙路茫茫,或许连他也会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死在某一个角落,更何况连灵根都没有的父母?仙路不由己,踏上后会失去凡人的快乐,只能痛苦的挣扎求生。

    时间又过去了三年,父母愈加苍老,原本他想暂时放弃炼血术的修行,一直陪在父母身边,不过还是被两人赶走修行了。对于他们来说,张志平能时不时的回来看看就行了,如果一直呆在家里,反而会让他们心中不安。

    就像张志平的大哥张知动和二哥张仁静,他们对于父母的感情不比张志平浅,大哥更是把自己的宝贝女儿一直放在这里陪伴父母。但他们同样也只是每年回来一次,不是他们贪图官位,而是张治中和韩芸不想让他们放弃自己的事情,他们不想让自己的孩子一直呆在身边做个无所事事的人,那样的孩子,反而辜负了他们多年来的教导。对自己相对安逸的大儿子、二儿子尚且如此,对于自己这个踏上危险仙途的小儿子,自然更是如此,他们不愿意因为自己耽误了张志平的仙途。

    父母之爱重于山啊。张志平心中涌出了各种滋味,最后只能继续返回山中修炼。或许是因为良性循环的原因吧,炼血术的进度比他想象的快了一些,按照这个速度,有希望在兽王祭之前完成淬炼。

    关于禁制和符文的研究,仅仅只用了一年便到达了一定的极限,毕竟他的绘符之术底蕴深厚,拓展起来不算是一件难事。只可惜青松门毕竟只是一个小型门派,虽然一些基础的东西还算完善,但想要继续深入研究,青松门就有些底蕴不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