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九十六章 完美人生的落幕

时间:2018-02-06作者:我是宅子

    张志平想要离开,但是看着渐渐汇聚在一起,凝聚成一个血球的血影,张志平隐隐的感觉到了一阵熟悉感。刚才一直忙着战斗,所以没有时间思考,现在静静的感受着血影气息,才发现了这股熟悉感。

    这股气息?张志平立即与自己记忆中每个人的气息比对起来,他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不过还是心存侥幸,最后他身形一僵,脸色阴沉下来,与血影气息最接近的,就是张虚圣,这个邪物,至少,也和张虚圣密切相关。

    这不怪张志平迟钝,张虚圣只是一个凡人,而且还是一个貌美无比的凡人,在不冷静的思考之下,谁能想到他会变成一个堪比筑基期大圆满的邪物?这邪物可是连形体都没有,只是一团粘稠的血液,看上去更像什么诡异法宝,要多大脑洞,才能第一时间把它和张虚圣联系在一起,现在能想到,已经是这种莫名熟悉感的原因了,他反复比较气息,虽然还是有很大不同,但只有张虚圣的气息,和这个邪物的气息最接近。

    张志平缓缓的落到了血影不远处,心中沉重,轻轻说道:“你,是张虚圣吗?”

    场面一下子寂静下来,血球平缓的汇聚,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张志平耐心的等待着,他刚才发现,在他说出张虚圣三个字后,血球中血液的翻滚猛然激烈了一些,所以他不得不认定,血影和张虚圣有关。不过张志平也做好了随时逃走的准备,这毕竟是一个邪物,嗜血嗜杀的邪物。

    天色渐渐阴沉下来,寒风阵阵,好像就要下雨一般。血球渐渐停止了翻滚,然后从中延伸出了一条支流,上面漂浮着一个储物袋,正是周安的储物袋。张志平的心情更加沉痛,他的心中并不希望血影做出回应,因为这就说明它和张虚圣无关。但现在血影做出了这种举动,那么它应该就是张虚圣了。不知道,当初那个完美无缺的人,是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和折磨,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张志平默言,不过还是小心的拿起了储物袋,周安已死,所以他很顺利的抹除了周安的神念烙印,将储物袋打开。

    储物袋很大,长宽高足有百米,里面摆放着大量宝物,毕竟周安是周国太祖,在凡人中还是能找到不少好东西的。不过张志平没有理会这些宝物,仔细的寻找着自己想要的东西。很快,数个华丽的棺材进入了他的眼帘。张志平把这些棺材都取了出来,血球猛然晃动,将其中的一座棺材打开,然后慢慢的流动了进去。棺材里没有别的东西,仅仅只是一张人皮。

    哪怕只是一张人皮,它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美丽。随着血液不断进入,人皮渐渐鼓了起来,不断膨胀,最后化为了一个完美的人形,静静的躺在那里,依然是那么的完美无缺,依然是那么的风华绝代,正是张志平此行的目标——张虚圣。

    猛然,张虚圣睁开了眼睛,只是里面黑洞洞的,没有了眼球。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两滴鲜血出现在了这空洞的眼眶中,不断旋转,最后幻化成了两颗血红的眼珠。

    眼球极为真实,甚至在那一刹那展现出了情感。但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痛苦、仇恨、悲伤,最后化为了冰寒彻骨的冷漠,张志平好像隐隐的看到了,血海漫天,众生沉沦,这究竟是一个多么可怕的邪物!天地好像也为之震惊,一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太阳还天上挂着,天色却黑暗了下来。

    看着张虚圣,张志平暗中提高了警惕,严格意义上说,他现在只是一个披着人皮的邪物,不知道还有没有神智?似乎是感应到了张志平的戒备,张虚圣僵硬的从棺中走了出来,越走越流畅,最好好像是一个正常人一样,站在了张志平面前。张志平盯着张虚圣看了片刻,才缓缓的说道:“你现在,还是张虚圣吗?”

    冷漠着看了张志平半响,似乎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最后,一道嘶哑的声音响起,虽然与原先不同,但依然令人着迷:“我,是张虚圣。”

    张虚圣异常认真的确认了这个问题,一直看着他的张志平,仿佛感受到了张虚圣的这种认真,心中不知不觉的安定下来,忽然一笑,说道:“是啊,你是张虚圣,除了张虚圣,还有谁能这般完美?”

    张虚圣也笑了,很美丽,但那种笑意,并没有让人感到喜悦,只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痛苦,那双眼睛中,更是带着那种深入灵魂的冷意。

    张志平见此反而收起了笑容,看向了其它几个棺材,淡淡的说道:“他们是谁?”

    张虚圣依然在笑,好像恢复了正常。一挥手,打开了棺材,里面同样也只剩下了人皮:“他们是我的父母,还有倩倩。”

    张志平沉默,张虚圣却好像有了兴致,开始说道:“你知道吗,是我亲手杀了他们。我回到家中,所有人都在害怕我,四处逃跑,但他们哪能跑得过我?我无论怎样都是最好的,他们跑的再远,也被我融合在了一起。最后轮到他们,他们就那样平静的看着我,没有害怕,没有埋怨,口里还说着‘你不是怪物’,然后我就那么一扑,他们便和我永远的融合在了一起。没想到还剩下两张皮,被那个人收回来放在了我的旁边,让我每天都看着他们。”

    “还有倩倩,一直在说着对不起,哪怕是魂飞魄散的那一刻,她也依然在说着对不起,可是啊,她没有对不起我,她还怀着我的孩子呢!现在,我们都在一起了,永远永远的都在一起了。”

    张志平没有打断张虚圣,静静的听着他说起这一件件惨绝人寰的惨事。张虚圣依然在笑着,眼中的眼珠却再次不见,化为了两行血泪流了下来,他说着:“真的,我不怪她,她一直在血池里陪着我,哪怕是我身上的皮被扒光,浑身骨头都被抽调,只剩下一团肉泥的身体,她依然抱着我,口里说着对不起,她每天都苦苦哀求着那个人,最后,她成为了第一个祭品,与我永远的融合在了一起。”

    即使是说着这些毛骨悚然的事情,张虚圣的声音中依然还带着一丝笑意,仿佛自从他微笑后,这个笑意就固定在了他的脸上。张志平看着这一幕,平静的开口道:“那个人已经死了。”

    “是啊,他已经死了,他也和我融为一体了,所以我不恨他,我怎么会恨我自己呢?现在所有人都和我融为一体,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你说,这样好不好?”张虚圣此时好像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浑身上下开始渗透出血液来,眨眼间便变成了一个血人,原本饱满的身体再次干扁起来,声音却依然从一开一合的皮肉中传出,看起来极为恐怖。

    电光闪烁,雷声阵阵,黑压压的乌云盖顶,让人不寒而栗。但张志平却依然没有丝毫的动容,反而笑了笑,说道:“你开心就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