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九十五章 反噬

时间:2018-02-06作者:我是宅子

    有云山在此,不好使用水刀术,但对方都是筑基期高手,必须发挥全力。只见张志平的身影猛然从地下冲出,身前凝聚出数十根金针,急速的袭向了周安。眨眼间,周安周身再次被金针笼罩。

    “哈哈,贼子,你终于出来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周安非但不惊,反而大笑一声,他已经中过一次埋伏,再出现时自然小心翼翼,早已准备好了应对之策。只见他直接拿出了一面全部由精金组成的厚实盾牌挡在了自己身前,金针费力的穿过盾牌之后,被他身上的防御罩挡了下来。

    精金是修仙界中本体最坚硬的原材料之一,平日炼制灵器时仅仅加入一点便可以大大加强灵器的硬度,像这么直接以一大块精金组成的盾牌,哪怕是不经过炼制,硬度也极高,以金行烙印形成的金针在穿透力虽然隐隐超越了筑基期,但在勉强穿透精金之后,也没有了余力。

    挡下了张志平的突袭,周安心神一动,御使着极品灵器长虹剑瞬间击中了冒出来的张志平身影,这时却忽然听到云山惊呼:“小心!那不是他的本体,只是一道分身!”云山在周安遇袭的一瞬间就决定和周安联手,在提醒完周安后,对着刚刚张志平冒出来的地方发出了猛烈一击。

    不过云山还是晚了一步,张志平身影再次冲出,眨眼间便来到了周安面前,伸手一扬,一道绿影冲出,瞬间便再次刺破了周安的防御罩,狠狠地扎在了他身上。刹那间,一股难以想象的剧痛猛然冲击着周安的心神,“啊!啊!啊~”,周安顿时失去了抵抗力,张志平抓住机会凝聚出一柄金剑,直接便将周安劈成了两半。

    不好!被劈成两半的周安“嘭”的一声消失不见,出现在了百米外的空中向地下落去,原地只留下了一张被斩成两截的符箓,张志平大惊,这是可以抵挡必死一击的替身符!这种罕见的东西,想不到周安竟然也有一张!他却不知道,这是青松门当初送给周安登基之时的贺礼,专门为他保命用的。不过此时已经容不得张志平多想了,云山见到张志平这次是本体,急速一冲,眨眼间便来到了张志平身前,对着张志平发动了猛攻。

    不被体修近身,永远也不知道体修的恐怖,云山瞬息之间便打出数十拳,“咔嚓、咔嚓”两声,竟然直接将金刚罩和青光罩打碎,然后才被逆鳞甲所形成的防御罩挡了下来,但也咯咯直响,快要支持不住了。

    好强!!!张志平猛然色变,他还是低估了云山全力爆发后的实力,刚刚他面对血影处处受制,不是他实力不行,而是血影太变态,现在面对张志平这个综合实力勉强相当于筑基中期的修士,直接展现出碾压式的实力。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眨眼间,他强杀周安失败,反被云山突袭,战斗节奏有些混乱,所以当机立断,立即使用出斥力术,不过不是对准云山,而是对准自己,瞬间便把自己弹了出去,同时心中一动,数十藤网拦住紧追而来的云山,一声音爆,数百根金针破空而至,向云山爆射了过来。

    好精湛的法术。云山心中有些怀疑,但毫不畏惧的迎面而上,轻轻一拉,便将藤网撕了个稀巴烂,胳膊一挡,罡气随之形成一道护盾,挡下了激射而来的金针,发出“当当当”的清脆响声。专门用来破防的金针,丝毫没有展示出它的作用,便化为灵气消失不见。不过云山的速度也不由得慢了下来,眼见张志平便要再次逃跑,心中算准方向,直接对着空中狠狠一拳,一道冲击炮后发先至,击向了张志平。

    不过此时张志平已经重新把握住了节奏,法力一爆,向前猛然一突,轻松躲过了云山的攻击,同时一挥手,凝聚了九个金色螺纹锥,并开始了急速旋转,仅仅片刻,螺纹锥的转速便提高到了最大。

    金锥术,一个既简单又具有无穷潜力的法术,转速越快,威力越大。这个世界的很多法术都对这种原理有利用,但是大多数修士所能增加的速度有限,而且他们的法力强度不够,幻化出的金锥很容易崩溃,所以并不常用。张志平以前也有些忽视,但在看到月无影的月光钻后,立即重视起来,意外地发现与自己十分合拍,在他手中的威力绝不逊色于水刀术。

    云山向前冲击的脚步猛然一停,看着将自己包围起来,发出“嗡嗡声”的九个金锥,脸上顿时变得难看起来,这个金锥术的威力?绝不能硬接!云山向后急速暴退,躲过了直扑而来的金锥术,同时手中一闪,幻化出了一双拳套戴在手上,狠狠的将身后的金锥术砸飞。这也是金锥术的缺点,速度略慢,响动略大,综合方面,不如水刀术好用。

    张志平见此神色不变,在五脏神的指挥下,九道金锥术恍如活物一般在空中急速飞舞,彼此配合源源不断的围攻云山,让他难以抽出精力攻击张志平本体。不是他不想凝聚出更多金锥,但是控制金锥围攻不同于火球术,直接狂轰乱炸就行,如此精密的配合,对于精神力的要求极大,再多的话他就要手忙脚乱了。

    借助金锥术无与伦比的钻透力,张志平和云山暂时僵持了起来。

    再说周安,他倒霉的再次中了张志平算计,虽然用替身符挡下了致命一击,但是由于中了碧玉蝎之毒,剧痛深入灵魂,让他根本无法稳定心神。碧玉蝎如今已经三阶了,几乎超过了所有的同类,它的尾巴,如今可以刺穿筑基层次的防御罩,所产生的剧痛之毒,简直不是人类可以忍受的,张志平曾尝试了一次,足足花费了半个时辰才缓过劲来,那真是太痛了!

    周安从高空跌落在地上,在完全没有防御的情况下,顿时伤上加伤,就要昏迷过去。不过此时已经痛的连想要昏迷过去也成了奢望。周安此时甚至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在地上不停地翻滚,无意识的释放出庞大的法力攻击着四周,如果此时有一名练气期修士,只要能抓住机会,恐怕也可以直接将他击杀。

    这时,一直被周安折磨的血影渐渐的浮现在了他的身旁。血影浑身颤栗,好像充满了挣扎。它无比仇恨着周安,想要反噬将他击杀,但周安留下的神念烙印却死死的阻止着它,不让它有所动作。

    血影本能的断冲击着神念烙印,如果在平时,早已被周安发现并狠狠折磨一顿了。但现在,周安痛的连自己身体都控制不住,又怎么还能理会血影?所以留在血影上的神念烙印越来越弱,最后猛然一冲,周安留下的神念烙印彻底消失了。

    “啊~”冲破神念烙印的血影发出一声嘶吼,声音里充满了仇恨和痛苦,顿时惊动了正在不断追逃的云山和张志平两人。他们看到血影重新化为血河,开始不断沸腾,环绕在周安周围,最后向着中心猛然一扑,将周安彻底淹没了。

    不好,血影反噬了。云山立即判断出了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邪法制造出的邪物,虽然威力巨大,但太容易反噬主人,波及旁人了,所以很多门派都十分排斥邪法。周安现在被血影反噬,那么他联手周安的想法已经破产,接下来,如果血影再次攻击他,那情况可就对他不妙了。

    云山心中,顿时起了逃走之念,这次自己真有些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想看看那个叫张虚圣的有什么宝物让周安那么惦记,对自己有没有什么帮助,但没想到反而惹了一身骚,不过好在自己也没有多大损失。

    审时度势,是每个能在修仙界中活下来的修仙者所必需的品质,除了那些涉及到仙途的宝物,例如筑基丹、结金丹等物,修仙者很少会为了其余宝物拼上性命,更何况此时云山连什么宝物都不知道。他真的只是想占些便宜而已,毕竟机缘一闪而逝,不抓住机会看看,怎么知道对自己没用?

    还是自己小命重要,云山心中急速思考了片刻,继续下去的话风险太大,他顿时打消了自己的贪念,再次砸飞了金锥,然后便直接向京师方向逃走了。

    嗯?看着忽然逃走的云山,张志平先是一愣,停下了追击的步伐,但很快便想明白了原因,云山只是为捞取一些好处而来,不会为此而拼命的。他不由得犹豫起来,自己接下来该如何。这次自己的目的是想击杀周安,得到他的神魂来审问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最终的目标,是为了找到张虚圣,哪怕只是他的尸体。

    只是自己想要的周安神魂已经被血影吞噬,储物袋也在血影那里,他可没有把握独自面临血影这个诡异的邪物。唉,胜算太小,张志平立即打算撤退,只能去去皇宫看看了,反正周安死后,皇宫之中没有能抵挡自己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