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九十章 查探

时间:2017-12-31作者:我是宅子

    常治立即将他所知道的张虚圣的种种恶行都说了出来,总而言之,张虚圣现在在周国已经成了一个让小儿啼哭的妖魔,但凡发生什么惨事,最后都会推到张虚圣身上。

    张志平听的不由嗤笑一声,如果先开始还有些不确信,但现在听到如此光明正大的污蔑,要说其中没有什么猫腻,那就见鬼了!这件事情必有隐情!反正他是不相信张虚圣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况且,当初他可是检查过张虚圣的身体,怎么可能修炼过邪法!

    云山和常治也不是愚笨之人,说着说着,常治的声音也低了下来。云山一拍大腿,怒声道:“好个周家,胆敢如此!师侄,你放心,此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原本云山他们对于张虚圣如何也不会在意,哪怕是他真的受了什么冤屈也无所谓,但既然对方与青松弟子扯上关系,又是一个凡人,那么此事他们就要插手了。对于门中弟子的俗事,青松门向来会安排好,不敢说一定要大富大贵,但至少也要衣食无忧,不会受到欺负。

    张志平点点头,这件事他确实要借助青松门的力量才能查清楚,毕竟周安也曾是青松门的弟子,本身实力更是筑基中期,单凭他一人便想要查出真相,可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此事首先要防止泄露,所以张志平说道:“师叔,此事不宜大张旗鼓,周安毕竟也曾是我门中弟子,可不要泄露了消息。”

    云山立即说道:“放心吧,这件事我会亲自出手调查,周安如今已经脱离青松门,如果他真敢做出这等事情,青松门必然会站在你这一边,前朝皇室的教训,可就摆在那儿呢。”

    常治也在一旁说道:“我青松门在朝堂之中还有其余势力,当初就发现,周家在这次四大派之事中表现的也不算安分,现在看来,的确要好好查一查了。”

    三人商议一番后,便各自分开。张志平来到安排好的房中,开始静静的思考起这件事。首先,张虚圣是不是冤枉的先不谈,但他必须找到张虚圣,哪怕是他的尸体,自己也必须拿到手。而最后击杀张虚圣的是周家老祖,所以,自己这次必然要与周家对上了,这段时间,自己要好好调查一下周家的情况,哪怕是将周家闹个天翻地覆,自己也必须得到想要的东西。

    然后,不管实情如何,他就当张虚圣是冤枉的了,那么出手之人,不出意外就应该是周家,那么原因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反对周倩和张虚圣的婚礼吗?不应该,以皇室的地位,犯不着用这么激烈的手段,肯定是有其它的原因。

    那么有什么特殊原因?张志平立即想到了张虚圣的天人之体,他记得,当初最后听到张虚圣的消息,是周倩带着张虚圣进入皇宫,想要让周家老祖重新检查张虚圣的资质,好把他引上仙路,那么,是张虚圣的天人之体暴露了吗?天人之体,可是一件极为珍贵的宝物啊!

    张志平神色一变,一下子便抓住了问题的关键,如此一来可就棘手了,修仙者平时个个仙风道骨,和蔼可亲。但一遇到可以帮助自己修炼的宝物,那可真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如果张虚圣的天人之体暴露,他可不相信周家老祖会错过。

    不过也不需要动用这么激烈的手段啊,以周安的地位和实力,直接无声无息的擒下张虚圣就可以了,怎么还会发生张虚圣灭自己满门的事情?这不是凭白惹人注意吗?所以,这件事中应该还有其他的隐情,周倩,那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可是也死了啊!

    想到这里张志平心中不由一痛,周倩是自己的朋友啊,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了,可真是一件令人伤心的事情。张志平轻轻的摸着自己的心口,这就是听闻朋友死亡后有的感觉吗?难受、伤心,夹带着一丝茫然,实在令人不舒服,而自己日后,恐怕还会更多的体会到这种滋味。既然如此,就让所有涉及到这件事的人,都去陪小丫头吧。小恶魔一个人,可是会很无聊的。

    张志平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此时他的心中很伤心,是真的很伤心,但却依然欣喜的体会着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这真是一种十分别扭的状态,但对于他来说,哪怕是再糟糕的事情,他依然会欣喜,因为这又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

    第二天,张志平神色正常的开始调查这件事,好吧,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当是他恶趣味发作了。他想了想,想到一个地方可以帮他探知一些消息,然后就毫不犹豫的向孟府走去。

    也不知道当初的那个知己回来了没有?张志平心中有些思念,加快几步来到了孟府。然而孟府此时却十分破败,门口冷冷清清,落叶萧瑟,再也没有当初客人络绎不绝的胜景。

    张志平顿时一惊,难道又发生什么意外了吗?不过他还可以看出,孟府中依然有人居住,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敲门,半响之后,一个苍老的老头打开大门,张志平一看,是当年的孟府管家,只是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神采。

    表明了身份,老管家沉默了半天,才慢慢的回忆起来,颤颤巍巍的说道:“原来是你啊,也是,自从老爷去了后,就没有什么人再来拜访了。”

    孟守义也死了?又是一个熟人走了啊。张志平沉默了片刻,才说道:“孟府现在是否是孟志信孟公子在做主?令,孟小姐她回来了吗?”

    老管家此时似乎是年岁太大了,每一次说话都要思考半天,又过了半响,老管家才说道:“少爷已经回青州老家了,现在孟府之中我做主。小姐啊,小姐一直没回来,即使是老爷下葬的那一天,也没有回来,只是后来送回来信过。”

    原来孟府中的人都走了啊,这时老管家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说道:“对了,当初少爷临走时留下了一个盒子,如果有人来找小姐,又是熟人,便让我把盒子交给他,既然是你来了,我就把盒子交给你吧。”

    孟志信还留下了东西?张志平现在心情微妙,也没有进入孟府中,就在门口等着老管家把东西拿了过来。拿到东西后,张志平也没有心情继续做什么,就回到了青松观中。

    孟府也破败了,看来自己这一次回来,不是欢乐的重逢,而是一场悲伤之旅啊。

    随后张志平打开了盒子,里面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只是几封信,分别给他、郑长发、周婧、周倩还有张虚圣,看来当初她也没想到,这些朋友没有一个还能来孟府,直至今日,才被自己拿到。

    没有动其它的信,只是把自己的信拆开,上面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有秀丽的八个字:万般安好,望君知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