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八十九章 惊天血案

时间:2017-12-31作者:我是宅子

    有些惆怅的离开长青阁,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能祝福这两位最后有一个好结果吧,仙凡之恋,果然是一个难以逾越的禁忌啊。

    算了,不为这对夫妻烦恼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求仁得仁,未必不是一种幸福,还是做自己的事情去吧。再次回到青松峡,请示了师傅,又做了一个简单的登记,然后便直接向周国国都而去了。

    如今他的修为已经是练气大圆满,远距离飞行速度不弱于一般的筑基初期高手。仅仅五天后,他便又回到了京师,看着青松观熟悉的景色,一切都仿如昨日一般,张志平心中一阵感概,在修仙者的时间观中,十几年,真不算一个太长的时间。

    由于四大派威压青松门之事,云山在驻守时间到期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临危受命,继续镇守京师。云山看上去五大三粗,但实际上粗中有细,五派大战时周国一直没有发生太大的动荡,很好的完成了任务,受到了门派中的嘉许。

    返回周国需要来青松观登记,张志平先去拜访云山,云山豪爽无比,看见他后爽朗一笑道:“哈哈,想不到当初跟在云明师兄身后的那个小修士,短短十余年便威震五国,真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啊。”说完,忍不住大力的拍了拍张志平的肩膀。像张志平这种名扬五国的天才弟子,即使是筑基期也会十分重视,否则云山可不会这么热情。

    “唔~”张志平呲牙咧嘴的闷叫了一声,然后才苦笑道:“师叔饶命,我这小身板可比不上您。师傅托我向您问好。”

    “哈哈,你这小身板是弱了些,怎么样,要不要跟师叔我学习一下炼体之术。”云山毫不在意的说道,并推荐起自己的炼体之术。

    “师叔,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愿意教,我可不介意学。”张志平将藏经阁所有的功法都记录了下来,但是炼体之术并没有多少,仅仅只涉及到练气部分。门中唯一能修炼到筑基期的炼体之术就是这位云山师叔的百兽炼体术,传闻是他从一个凡人手中得来的,在他逝世之前,门派不会强迫他交出来。

    “额~”想不到张志平如此打蛇上棍的直接答应,云山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想学啊,那师叔也不坑你,这百兽炼体术还有很多不完整的地方,我收了这么多弟子就是想多人共同修炼能尽量补全它,在此之前,已经有数名弟子走火入魔身亡了。”

    张志平恍然大悟,难怪这位师叔收了这么多弟子。然后根据云山介绍才知道,这门功法是他从一个凡人手中得来的,此人祖上是一名没有灵根的武者,他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些炼体之术,然后结合自己所修炼的武功,才创出了这百兽炼体术,竟然一路修炼到了练气大圆满。只可惜最后还是卡在了筑基这一关,逝世之后留下了这本炼体功法给后人。

    云山机缘巧合之下救了这家人一次,得到了这本功法,顿时喜欢上了其中的战斗之法,于是开始尝试将其完善。只是毫无根基的想要创造一门功法实在太难了,于是他收了多名弟子进行实验,总算勉强完善到了筑基层次。当然,他所收的弟子大都是资质低下之人,提前也已经说清楚了,门派也不会对此多加指责。

    云山也曾想借助门派的力量完善这门功法,只是其余人对此没有多少兴趣,修仙界的奇功异法海了去了,有现成的都修炼不过来,哪有什么心情去完善一本功法?真要有心,还不如去奇珍阁购买一本呢。修仙界传承至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修炼功法,否则那还会有散修能修炼到元婴期呢。所以云山倒也不介意把这门功法传授给张志平。

    修仙界的炼体之术不同于凡俗炼体,是涉及到更为本质的生命元气的修炼,但在这个世界,什么也与修仙脱不了关系,体修照样练气筑基结丹,只有在其它方面与正统修仙者不同。张志平对此倒是挺有兴趣的,便直接表示自己不介意,云山也乐于多一个人完善功法,便将百兽炼体术传给了张志平。

    得到了云山的功法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更亲密了一些,畅谈了一会儿,云山一指在一旁服侍的常治说道“师侄你在京城之中可还有什么事情,到时候直接找你常师兄就行了。”

    常治闻言,立即笑着说道:“师傅说的是,张师弟名传五国,能帮上张师弟是师兄的荣幸。”

    张志平笑了笑,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在京城没什么事情,见见以前的几个朋友便会离开。”

    然而常治听到张志平的话后却微微色变,犹豫了一下说道:“师弟,你的朋友中是不是有一个叫张虚圣的?”

    张志平闻言一愣,心中隐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妙,张虚圣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所以也顾不得隐瞒,连忙说道:“不错,我有一个朋友就是当年的状元张虚圣,我这次回来也想看看他,怎么了?难道他出了什么事?!”

    常治看了眼云山,见云山也是神色一变,便说道:“如果你要找的是张虚圣的话,那你就找不到他了,他在十年前便已经死了。”

    死了?这怎么可能?张志平猛然色变,以张虚圣的武功,绝不可能死在一般的意外之下,更何况他与周倩在一起,又是朝廷官员,谁会杀他?等等,还有一家人能杀他。

    张志平心中急速思考,立即问道:“是谁杀了他?该不会是周家吧?!”难道周家因为反对他与周倩的婚事,把他给杀了?

    听到张志平的猜测,常治点点头,却吞吞吐吐的不说原因,一旁的云山立即一巴掌拍在常治的头上,大声道:“磨磨唧唧个什么?赶快把原因说出来?是不是周家仗势欺人?那我非把周安那个老杂毛打个半死不可!”青松门弟子的亲朋在自己任上出了事,让云山感到很没面子,更何况还是周家做的,事先没打听清楚吗,那个叫张虚圣的与青松门弟子有关。

    常治这时也没办法了,直接说除了原因:“那个叫张虚圣的,暗中修炼邪法,不仅杀死了一个偶然察觉的周家公主,还丧心病狂的把自己整个家族,上万人口全部残忍杀害,最后被周家老祖周安亲自出手击杀。”

    “这不可能!!!”张志平闻言顿时神色大变,张虚圣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云山也是一愣,这时常治继续说道:“这件事当年轰动了周国,你在周国内随便打听一下,都能知道。只是现在张虚圣的名字与妖魔无异,很多人都说张虚圣当初之所以那般聪慧,便是因为修炼邪法的原因,还有不少人站出来说自己便曾受到过张虚圣的伤害,亲眼见过他吃人练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