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七十九章 落幕

时间:2017-12-26作者:我是宅子

    张志平精研了近万种法术,什么奇功异法没见过,当即便想到了破解月无影隐匿的方法。手中法诀一掐,摄起一块巨石,注入法力将其粉碎成了无数微尘,然后便将这无数微尘洒遍了此处空间。

    飞尘术,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要求法力遍布微尘,然后才能扰乱隐匿法术的法术运行。短短片刻,微尘遍布附近数千米的空间,显露出了出了月无影微微喘息的身影。刚才那一连串攻击可不是那么好施展的,月无影的法力消耗了八成,原本还想着躲在月光之下恢复一会儿,但没想到这么快便被张志平发现了踪迹。

    张志平此时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想法,水球一转,一记水刀便突袭而至。不过月无影在踪迹暴露时便知道不好,身形微动,便轻巧的躲过了水刀术突袭;不过这时张志平再次开始了法术表演时间,不仅仅只是极品法术轰炸,更多的是一些中、上品法术的配合,逼得月无影不得不借助着灵活的身手四处逃窜,但很快,躲避的地方越来越小,不得不再次凝聚出一道月光住破灭了不断袭来的攻击。

    攻击失败,张志平却不以为意,因为月无影的法力已经所剩不多了,他不介意最后慢慢的耗死这个强大的对手。月无影很快也发现了自己的窘境,刚刚那一次突袭失利对她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如果再这样对耗下去,绝对有败无胜,她心思一转,当即便做出了决断。

    月过中天,银月已经渐渐开始落了下去,再等下去的话胜机更为渺茫。月无影猛然消失,紧接着又出现在张志平面前。张志平神色不变,水球猛转,仿佛一层水刀罩猛然切割向月无影。月无影在月光下太灵活,自己避不开她的攻击。然而月无影这次却没有躲闪,身上光柱护体,直接泯灭了水刀,然后强行突袭到了张志平身边。

    张志平这下意识到了不对,当即背后翅膀一闪,便飞到了空中,但紧随而来,月无影轻轻一个闪现便后发先至的出现在了张志平头顶,“轰”的一声,又是一击月光炮轰击,虽然比不上刚才那么强力,却也直接把张志平轰到了地上,浓郁的月光粘稠无比,顿时让他难以行动。

    不好!张志平猛然色变,抬头一看,月无影妙曼的身姿,竟然在月光下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巨大的月牙,这时月无影第一次在战斗中开口,淡漠的声音传来:“银光落月斩。”原本已经渐渐黯淡下来的月光在这一刻似乎猛然大盛,发散出莹莹的光辉与月牙斩交辉相映,一时间,分不清究竟是月牙斩融入了月光,还是月光形成了月牙斩。

    此时张志平被月光禁锢,无法躲避,看着那与月同莹的落月斩,更让他心悸不已,来不及细细思考,也顾不得周围有金丹期修士观战,立即便选定了一个极为合适的法术,大喝一声道:“冲天柱!”

    点点滴滴的纯水出现,汇聚在形成一个半米宽的圆柱将他牢牢保护起来。纯水是借助法力幻化而来,以他目前对于灵气的理解程度,根本无法长期保存,好在在了解纯水的原理后,直接幻化之下速度也不会太慢。只是他现在对于纯水的操控还不灵活,只能用在原地防守,倒是极为契合此时的情况了。

    “斩!”

    “冲!”

    说来迟,那时快,短短片刻,两人法术便直接成型,银光落月斩融入月光,在这一刹那当真是璀璨无比,好像真如月光洒向大地一般,就那么自然而然的斩击到了纯水柱上;张志平施展纯水柱的目的也不仅仅只是防御,法力猛然燃烧,瞬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推动力,双手合十,结成剑指,奋力向上一顶,使得纯水柱随之猛然向上便是一击凶猛无比的撞击,与月无影的银光落月斩直愣愣的冲撞到了一起。

    两者相撞,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两者似乎相持不下难分胜负,然而一直旁观的金丹期高手,明月派的领头人月夕花却神色微变,这一战,是月无影输了,那个青松门的小子,不知从哪得了一份水属性的天材地宝,竟然将水法凝练如斯。

    “咔嚓咔嚓~”凝固的时光破碎,张志平所凝聚的纯水柱仅仅只是在顶端被斩出了一条轻微的裂痕,紧跟着便凶猛无比的继续向上冲击,直接打碎了月牙护盾,生生的将融入月光的月无影冲撞了出来。月无影猛吐一口鲜血,在强烈撞击下直接倒飞了出去,最后划出一道弧线,“咚咚”两声,最后狠狠的摔落在了地上。

    场面肃穆,寂静无声,月无影艰难的抬起头看了放下剑指的张志平一眼,视线渐渐模糊,最后身体一松,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

    张志平此时的状况也不算好,没有五脏神的帮助,他凝聚极纯水实在是太消耗法力了,直接让他的法力见底。不过他毕竟没有身受重伤,匆忙服用了很多恢复法力的丹药,又全力运转五脏神,尽力恢复着自己的战力。这里有金丹期高手关注,现在五大派的顶级弟子可以说都失去了战力,不知道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安排。

    剑光闪现,灵光浮起,一道防御罩把张志平保护起来。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张志平看着突然升起的防御罩,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飞剑突袭,实在是太快了!甚至仅仅只是一个念头的时间,有两个金丹期高手便已经在他身边交手了一次,他看到的仅仅只是交手后的结果。

    “地通,你想要干什么?!”三道身影猛然出现在张志平身边,将他牢牢保护起来,其中的领头人怒喝着对面的一个黄袍修士。

    “此子阴谋勾结草原,杀害我门大弟子,必是邪魔外道无异,老夫只是提前除害罢了!”地通神色不变,毫不为刚才的出手羞愧,并面不改色的给张志平扣上了黑锅。

    “放屁!你有什么证据?难道会几手萨满巫咒便是勾结草原了?我看你会地刺术,那你必然是勾结妖兽,人族内奸了!”黄松道人大怒,立即反手扣了一个更大的黑锅,修仙者很多法术都来源于妖兽或其它体系的修炼者,真要论起来,谁也说不清。

    地通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他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也只是指望着能突然击杀张志平罢了,反正现在青松门落在下风,如果真的杀了,青松门也不会因为一个练气期弟子翻脸。不过既然失败,他就顺便扣一口黑锅,总归只是一个练气期弟子,还能把他怎么了?不过黄松显然想到了他可能这么做,第一时间便将张志平保护了起来,使得他没有突袭成功。

    中间的张志平听着众人谈话也渐渐明白了刚才的情况,心中顿时涌现出一股怒火,然而却更加饶有趣味的体会着这种滋味,这就是被诬陷的感觉吗?的确很不好受,既然如此,如果以后修为高了,就找机会把他杀了吧。

    两方金丹期长老下场,远远的还有一些观战弟子,正保护着木长青、李玉华等人疗伤。张志平得到黄松传音,虽然不敢直接击杀李玉华他们,但也把他们伤的实在不轻,没有一年的养伤是别想好了。明月派的月夕花,冷冷的看了张志平一眼,才把月无影扶下去疗伤。张志平此时当真是威风的很,一个人打趴四大派的大弟子,别提有多招人恨了。要不是他此时被青松门的人护在中间,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立即下暗手除掉他。

    张志平感觉到数道阴沉沉的目光,浑身不自在,能保住性命就不错啦,这些大弟子又不是弱者,稍微能动手就能施展各种拼命手段,哪能太过留手?现在感受到他们这些人的不怀好意,张志平立即决定,等此战结束后就老老实实的呆在青松峡,绝不轻易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