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六十七章 局势突变

时间:2017-12-20作者:我是宅子

    旁边的侍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站在旁边不说话,张志平衡量了一下得失,知道事已至此,再说什么都晚了,干脆就也就放下了心中的担心,拿出了从胡赫鲁身上得到的两件上品灵器,嘶哑的说道:“我想用这两件上品灵器换取储灵珠和下品逆鳞甲,不知是否可以。”他现在可不想继续在这里呆着了,还是直截了当的完成交易,尽快离开的好。

    腾老毫不在意的接过来,仔细看了看,丝毫不因为张志平的事而影响自己的专业态度,半响之后,腾老先拿起一件灵器说道:“这张是六阶风狼皮,以萨满的手法炼制成了防御法器,比不上我等修仙者的炼制手法,我们还需要重新炼制一番才能供修仙者使用,只相当于一件上品攻击灵器,一千颗中品灵石。”

    顿了顿,腾老又拿起另一件:“这条兽牙项链不错,原本是一件上品自动防御灵器,有金丹期的修士注入了神念守护。只是里面的金丹期神识被破坏,连带着里面很多材料灵性都受到了影响,很难修复,现在只能价值一件中品灵器了,六百块中品灵石。”

    最后腾老总结道:“这两件灵器总共价值一千六百块中品灵石,储灵珠和逆鳞甲都堪比上品灵器,总价值二千中品灵石,你还需支付四百块中品灵石。对了,我们这里不接受下品灵石付账。”

    张志平闻言顿时心中大骂,两件上品防御灵器硬生生的让你说成普通灵器,竟然连两件上品攻击灵器的价也值不了,还有比这更黑的吗?!不,还有,谁不知道你们奇珍阁和异宝楼兑换下品灵石,一比一百五,那价钱可真是又砍了一半的利润,自己现在的中品灵石加起来也才五百多块!

    不过他也不得不接受,因为这两件上品灵器是以萨满的手法祭练的,他催动起来很艰难,还不如一件下品灵器好用,更何况是自己急需的两件灵器。想了想,张志平又把胡赫鲁的另一件下品灵器拿了出来。

    腾老一看,有些惊奇的说道:“看来你还真的截杀了一个筑基期的萨满,把他的一身家当都弄到手了。”

    张志平闻言没好气的说道:“异宝楼势力遍布天下,应该不会害怕区区草原部落吧。”

    腾老闻言呵呵一笑,他会告诉张志平他们异宝楼已经把生意做到草原上去了吗?这些宝物他们直接原价卖出去就可以了。他当然不会说,而是继续压价道:“萨满祭司鼓,勉强算是一件下品特殊灵器,原本不足以抵消掉四百块中品灵石,看在你第一次来异宝楼的份上,我做主,这三件灵器加起来可以换走储灵珠和逆鳞甲了。”

    张志平心中再骂一句奸商,不过此时不是小气的时候,所以还是不得不承情道:“那就多谢你异宝楼的童叟无欺了。”

    听着张志平口中淡淡的嘲讽腾老笑呵呵的没有多说什么,然后让旁边的侍女领上张志平去交换了。这时候腾老旁边传来一道女声:“这个练气期修士斩杀的筑基期萨满,应该就是前段时间贺楼王庭第一战争祭祀曼度拉图的儿子胡赫鲁了,我们需要将这个消息传给他吗?他可是在异宝楼下了价值不菲的悬赏。”

    腾老听到女声后慈祥的一笑,慢悠悠的说道:“不必了,这个年轻人有些意思,恐怕日后成就不小,不如提前卖他一个人情。况且五派的闹剧也要结束了,他们可都精明的很,这次青松门不会有事,我们还少不了与它打交道。”说话的是他的孙女滕玉娇,很小就跟从他打理这个异宝楼分部的生意,天资极好,已经是筑基大圆满的修为,刚刚被确认送到总部培养了。

    滕玉娇没有再反驳,说道:“我去让侍女通知他一声。”腾老点点头,便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显然张志平还没有真正入他眼,只是觉得潜力不错,随便卖了个人情罢了。

    张志平走出异宝楼时,背后出了一身冷汗,既为暴露之事,也为曼度拉图之事。看来自己的眼界真的是有些低了,不过没办法,他现在也只是一名小小的练气期修士,又一直呆在五国修仙界这个小地方,没有人引领、指导,能指望有多高的眼界?

    不过还好,这次的目的达成了,其它的一切问题,只要修为提高了,便能迎刃而解。

    只可惜自己只是练气期修士,还不能烙下神识烙印,对于这两件灵器的操纵不灵活,与筑基期对战时要千万小心,如果对方发现自己身上有没有认主的灵器,可以强行印下烙印,那自己就悲剧了。

    张志平回到城主府后,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只是白云城中传来的消息越来越多,无一不表明了大战将近,这时候王竹桃和吴用也不闭关修炼了,而是和张志平聚集在一起讨论现在的局势。

    王竹桃在三人中算是最忧心的,她是从青松城中长大的修士,对于青松门的感情极深,不是张志平从小在凡人中长大和吴用这个散修出身可以比拟的。在她眼中,现在局势对青松门很不利,一旦决战,四大派必会如排山倒海一般向青松门压来,青松门根本挡不住。

    吴用听到这一连串的坏消息也不由眉头一皱,他加入青松门不久,自然不会它有多么深的感情。只是他好不容易加入门派,这才安稳修行了没几年,难道便要经历一次灭门大战吗?他可是连筑基丹都没得到呢!他是不愿意为青松门死战的,但也不愿意放弃这个可以让他安稳修炼的地方。只可惜自己实力不高,在这场大战中起不了什么作用,到时候再看看局势吧,如果还能挽救,自己就出一份力,如果不能,自己也必须准备好退路了。想到这里,吴用不由得想到了自己这次送信时在魏国边界发现的那个东西。

    张志平却从这越来越危急的消息中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现在的闹得声势越大,最后的动作反而会越小,因为一场全力以赴的决战打起来,影响最大的不是别人,正是五大派自己。因为五大派本身已经是五国修仙界的最顶层了,扰乱现在的局势对于他们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就好像前世的某个岛国一样,两次大战下来就直接把它从霸权的地位上拉了下来,统治者之间或许会有各种小动作,但也是最追求稳定的。

    不过修仙者的事情说不准,因为这是一个个人伟力超越势力的世界,谁知道那些顶级修士会不会一个暴脾气便发动一场大战?所以自己也得做好逃跑的准备,如果不发生金丹期级别的交战,那么战场上的危险还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内,可以继续留下来;但如果发生金丹期级别的交战,那就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了,不管前路多么未知,自己也必须离开五国修仙界。

    三个人愁眉苦展的聚集在一起,谈论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们修为太低,哪怕是赶回去也没有什么作用,最大的帮助反而是留在这里请求明心大师尽快前去帮助青松门,只是明心堂堂的金丹期修士,又岂是这么好见的?三人甚至连法净的面都没见着,就被告知安心等待即可,让三人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又过了一个月,就在三人越发不安的时候,这天,法净突然前来,看着三人说道:“时机已到,师傅要前去调解五大派恩怨,可以带着三位一同返回青松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