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五十八章 凝月瓶

时间:2017-12-17作者:我是宅子

    好吧,虽然每个主角都想避开麻烦,但麻烦总会找上主角,所以在张志平再次想要离开时,柳随风身影一闪,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说你,有个天下无双的仙子在你面前,你怎么总想着走啊?来来来,我传授你十八摸,保证你能追上月仙子,把这个大美人娶回家。”柳随风看着张志平,笑嘻嘻的说道。

    张志平算看出来了,这柳随风未必把他放在心上,只是借着他来打击月寒烟而已。他整理整理了思路,这两人不知道什么原因从一个叫做中土的修仙界来到五国修仙界,只是两人不是一路,月寒烟先来的,这柳随风应该是跟过来的,然后在这里被月寒烟发现,两人这才打了起来。一听月寒烟的名字,就知道她应该与明月派关系不浅,所以至今没有明月派的执法弟子前来阻止。

    这时张志平也不着急了,既然柳随风非要把他牵扯进来,那自己就好好的跟他玩玩。平复平复了心绪,他看着又跑掉的柳随风,饶有兴趣的说道:“那你就说来听听,你是怎么教我把月仙子追上的。”

    此时柳随风再次闪过了银光的追击,听到张志平的话后不由一愣,怎么这个看起来有些呆呆的修士突然聪明起来了?他一路追着月寒烟来到此处,原本以他多年偷香窃玉的经验,月寒烟是很难发现他的,只是这明月派中美女好多,他一个把持不住露出了痕迹,这才被月寒烟发现,已经足足追了他大半夜了。刚才他落在这个看起来呆呆的修士身边,发现他有些傻头傻脑的,便想借助他来干扰月寒烟心境,但怎么一下子跟换了一个人似的,都敢来调侃他了。

    趁着一愣,银光猛然击到了柳随风身上,还好他有可以随时护身的灵器,发出一道防护罩挡住了这一次攻击,不过还是一下子便把他打趴在了地上。

    张志平这才看见,原来那银光是一道银梭,看起来精美无比,一击攻击到了柳随风后,瞬间又爆发出数十次攻击,直接攻破了柳随风的护身灵器。柳随风神色一变,趁着防护罩破碎的一刹那,连忙支起真元盾挡了下银月梭,同时脚上再次施展出一种玄奥的步法,如瞬移般避开了银月梭的下一击。

    好精妙的步法!张志平在一旁看得心里暗赞。与手印比起来,适用于修仙者的步法就很少了,毕竟修仙者御器攻击,攻击范围极大,不是简单几步步法就能避开的。而柳随风的步法,却能让他如瞬移一般轻松避开攻击,这就十分实用了,至少能避开大多数灵器的直接攻击。张志平感受了一下,这同样是对风元素的某种运用。

    看到这里张志平不由的笑了下,既然柳随风想要把他拉入这个麻烦中,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心中微动,柳随风原本想利用随风步躲开这次银月梭攻击,但没想到随风步好像突然被某种东西阻隔了一下,立即被打断,银月梭抓住机会,加速一冲,瞬间攻破了他的真元盾,最后停留在了柳随风的头颅之上。

    这时柳随风顾不得怀疑随风步为什么会停止这个问题了,而是立刻惊恐的大叫道:“月仙子,月姐姐,月奶奶,我错了,饶我一命啊!”此时他一动也不敢动,谁能想到随风步会突然失误,结果真元盾被瞬间打破,让他落到了现在这般田地。

    月寒烟也有些奇怪柳随风被击中,这柳随风虽然到处拈花惹草,但一身实力可是不弱,尤其是随风步,柳家的传承功法,号称可以避开一切攻击,就连自己迅捷无比的银月梭也难以追上。想不到这次他会突然僵住,没有使用出随风步,一下子便被自己打破了防御,将他的生死控制在了自己手上。

    月寒烟心思转动,脸上却没有一丝异常,仍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说道:“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来这里是为了干什么?”

    此时柳随风哭丧着一张脸,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一个疏忽便会落到如此地步,生死不由己,所以不敢拒绝,连忙说道:“我在神月城的时候以风音术听到了你和残月姥姥的谈话,知道你们此来是为了借助明月派的凝月瓶凝聚月华前来修炼,正好我的《金风玉露功》也需要一些月华,就跟过来看看有没有机会得到一些月华。”

    凝月瓶?张志平知道这个宝物,这是明月派的镇派之宝,乃是由开派祖师当初以一块意外得到的月亮石炼制而成,每夜都可以凝聚大量的月光形成月华。月华,就是日月精华中的月华,是一种很珍惜的宝物,人类修士服用可以提升神魂,妖兽吸收后可以打破瓶颈,就连灵药吸收后,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年限。只是凝月瓶每年产生的月华都很少,所以明月派将其稀释制成了月华露,是明月派的主要特产,出售时都是按滴算的。

    “我看你是想要连凝月瓶也拿走吧,想不到老身一个疏忽,竟然你这个柳家的浪荡子偷听了消息。”张志平听到声音后一惊,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老妪突然出现在了众人中间。如此无声无息,绝对是一个金丹期高手!

    柳随风没有反驳,中土修仙界远不是五国修仙界可以相比的,里面奇功妙法无数,像他一路跟踪,金丹期的残月姥姥都没有发现便可见一斑。他本来的打算,就是在月寒烟走后无声无息的拿走凝月瓶,以明月派的修仙水准,哪怕是修为比他高一阶,也很难发现他的动作。

    张志平心中暗暗叫苦,他最讨厌的就是在修为低时与这些太过高阶的修士接触,因为这样一旦发生什么意外,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生死不由己,实在是一种糟糕的体验。

    似乎感受到了张志平的想法,残月姥姥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知道这是一个被意外牵扯进来的路人,便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无视了张志平。

    沉默良久,柳随风有些受不了了,毕竟头顶上一直有个威胁自己生命的东西摆着,实在是让人难受,所以他可怜兮兮的说道:“月仙子,你看,你们已经知道我的目的了,我绝不敢再打凝月瓶的主意,你能不能先把银月梭收起来呀。”

    月寒烟看向了残月姥姥,残月姥姥沉思了片刻,柳家实力不弱,既然柳随风还没有犯下错误,到不好继续处置,所以她说道:“这次看你还未犯下大错,就先放你一马,但若是你还敢打凝月瓶的主意,我月神宗必然会向你柳家要一个说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