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五十七章 唯美

时间:2017-12-17作者:我是宅子

    来到边界,由于赵国和梁国目前正处于亲密状态,所以往来检查不算严密,张志平很轻松的便越过边界,进入了梁国。

    梁国是明月派的统治地,由于明月派中全是女修,所以梁国也是由女皇管辖。一直传言,梁国多美女,张志平来了以后算是认可了这句话的真实性。一路行来,各种各样风姿卓越、年轻貌美的女士简直是数不胜数,而且她们风情各异,见到男人后也是大胆调笑,丝毫不在意各种春光泄露,对于男性来说,简直是一个美好的天堂。

    张志平在路上悠悠然的走着,漫不经心,毫不着急。经历了草原入侵之事后,他渐渐的摸清了一些脉络,从现在的局势中跳了出来。他算是看出来了,五大派之间虽然有些龌龊,但还没有到撕破脸的时候,至今四大派也只是围而不攻,任由他们这些练气期弟子厮杀,哪像草原入侵一样,刚一开始便弄死了一个金丹期修士这么劲爆。

    修为太低了啊,张志平心中零零散散的线索汇聚在一起,但由于修为太低,还没有达到完全看清的地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青松门似危实安,否则兵贵神速的道理四大派不会不明白,真要进攻青松门的话应该是直接联合金丹期修士突袭青松峡,那青松门绝对挡不住,又何必如此费力不讨好呢?

    所以张志平放下了心中的担忧,干脆沿路旅游了起来。他喜欢欣赏不同的风景,来梁国一次不容易,可不能空手而回。至于地气宗的通缉?地气宗还不会为了一个区区的练气期弟子便通报五国,只要不嚣张的穿上青松门的服饰走动,谁会关心一个异国他乡的通缉犯?

    所以张志平一路行来,再没有遇到任何追杀,趁机在梁国修仙界中采购了很多以往没有见过的奇功异法,他现在,手中灵石可充裕的很啊。

    梁国在五国面积中算是最小的,旁边又紧邻着一个庞大的国家晋国。传闻说明月派的开派祖师原先是一个强大修仙界的宗门弟子,后来与御兽门的一位元婴期老祖结为道侣,便来此开宗立派,算是成立了那个门派的一支支脉。所以明月派虽然实力最弱,又全是女修,还能牢牢保持着五大派的地位,自立国以来就没有受到过各国的侵扰,安详无比。

    这是梁国境内的一个坊市,或许是因为临近御兽宗的原因,这里有许多驯养妖兽、灵虫的功法,凡是可以购买的,他都买下来细细研究。如今碧玉蝎已经稳稳的站在一阶妖兽顶端了,但是再往后的修炼却有些一头雾水,只能本能的吞吐灵气,保持自己的修为不下滑。他也不敢在碧玉蝎身上随意实验修士的修炼功法,毕竟人族和碧玉蝎实在是相差太大了,碧玉蝎连经脉都不知道有没有,这要怎么修炼?

    在买灵虫图鉴的时候,他想到了当初那个离家出走的女子,说起来真有些惭愧啊,这么多年来自己也只有偶尔接触到类似情景的时候才会想起她,其余时间从来没有过思念。看来当初她的决定是正确的,离开自己这个太过博爱的人,对于她才是最好的结果。

    张志平的心情顿时失落了下来,他很少会刻意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这些情绪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有趣的体验。对于没有体验过的东西,他总是很有兴趣的。

    暂时没有了继续购买功法的兴致,张志平走到坊市中漫步。或许是因为梁国有很多女修的原因,坊市修建的十分漂亮,尤其是到了夜晚,在月光下整个坊市都像披上了一层银光一样,朦胧而美好。张志平一直从早上游荡到了晚上,看着这美好的景象不由心生赞叹,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看见美的东西总是让他高兴,很快便冲散了那些忧愁。

    只是为什么每次他欣赏一些美好事物的时候,身边总会有一些逗比前来打扰?张志平看着忽然掉落在自己眼前的这一坨东西,右手**着下巴,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想了想,大概是因为自己太过在意他们了吧,那这次就干脆无视好了,然后抬起脚,便直接准备踩着这坨东西过去。

    好吧,前面都是玩笑话,不过他也不准备插手此事,能在坊市中动手而没有引起执法弟子关注的,其中一方肯定是明月派的人,要是牵扯进去,被发现身份可就不好了。

    张志平抬起脚便想要离开,但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不由得抬起了头。此时月亮弯弯,月光皎洁,如流水一般洒下阵阵银辉,城中的高塔之上,站着一位似真似幻的月下仙子,月光如纱,朦胧了她的容貌,却衬托着她更加飘逸出尘,清澈空灵。张志平一抬头,这幅唯美至极的画面便冲入了他的心神之中,一股深入灵魂的触动让他的心跳猛的停了一拍,这就是传说中的仙人吗?

    错过抬头的一刹那,仙子依在,张志平却叹息起来,心头涌上了一股无法言语的失落感。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叹息,月下仙子缓缓地飞了下来,似慢实快,眨眼间便出现在了他眼前。近处一看,月下仙子的绝世容貌丝毫没有匹配不上她超凡脱俗的气质,冰肌玉骨,衣炔飘飘,美若清水芙蓉,清若姑射仙子,让张志平再次一愣,但心中的失落感更甚,只可惜佳人如仙,却没有刚刚那一刹那的触动了。

    “你好像感到失望?”一道轻柔如玉的声音传到了张志平耳中,只是他没有在意,而是在心中细细的品味着刚才的感觉,那真是一种难言的美好啊,虽然仅仅只有一瞬,却胜过了人间无数风景。

    沉默良久,刚刚落在脚下的那一坨东西,传来了“嘤嘤”的偷笑声,顿时惊醒了久久不语的两人,张志平这时才想到了月下仙子刚刚的问话,只是好像此时才回答的话会很尴尬,所以他摸了摸鼻子,憋出了一句话:“嗨,你好啊。”

    依然沉默,月寒烟心如止水的内心激起一丝波澜,但又很快平静,刚刚她莫名的对张志平的叹息感到了一丝好奇,但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

    “哈哈哈······我再也忍不住了,想不到天下无双的月仙子还有被人无视的时候,哈哈哈,‘你好啊’,哈哈······”倒在地上的那一坨东西不再装死,而是两手捶地,大笑不止。

    张志平听到脚下这人的大笑声后更加尴尬,月下仙子,哦不,月寒烟淡然的看了脚下之人一眼,心神微动,一道银光立即他袭去。

    脚下之人怪叫一声,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好整以暇的站到了对面。张志平打量了一眼,这人样貌很好,算得上风流潇洒,只是那一双桃花眼却破坏了整体的气质,一眼看去总觉得此人是采花贼一般。

    两人年纪看起来不大,但都有筑基期修为,尤其是刚才两人的一攻一防,那银光速度之快他都没有反应过来,而那个桃花眼却轻松的躲了过去,张志平意识到自己继续呆在这里并不是一个好主意,还是趁现在两人对峙,赶紧离开吧。只是他刚走了一步,两人的目光一下子便到了他的身上,张志平一下子又尴尬了,挠挠头道:“我要回家吃饭了,你们继续?”

    “哈哈哈,你怎么这么逗呢?‘我要吃饭了’哈哈哈······”桃花眼再次捧腹大笑,丝毫不顾及他自己的形象。

    这人的笑点怎么这么低呢?张志平心中狠狠的一骂,也知道自己还沉浸于刚刚唯美景象的余味中,有些口不择言了,所以他决定,还是不说话了。

    银光一闪,月寒烟的攻击再次打断了此人的大笑,这时月寒烟也开口了:“柳随风,你来这里干什么?”声音素雅,如月光般有一种让人想要安眠的味道。

    柳随风一抖,打开一把折扇挡住了月寒烟的攻击,眼睛滴溜溜的转,说道:“这个啊,我仰慕月仙子你的风采,特地从中土修仙界赶来这里和你相会,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月寒烟闻言神色依旧不变,银光乍现,对着柳随风就是一顿猛击。这下柳随风可不敢再拿折扇挡了,脚下踏着一种神秘的步法,好像瞬移一般在空中不断闪现,躲避着银光追击。

    张志平没有言语,悄悄的向后挪动,他听出来了,这两人都不是五国修仙界的人,这等能轻易跨越修仙界的人,不是他现在适合接触的,还是赶快离开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