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二十八章 重伤

时间:2017-12-07作者:我是宅子

    乐极生悲,什么叫乐极生悲?这就叫乐极生悲!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但黄雀身后还有猎人的枪,杨青六人和张志平都完美的猎杀猎杀了自己的目标,随即便被人完美袭击,但金光雕,能完成它的完美猎杀吗?

    能,主角死,大结局,故事完。

    好吧,事情的发展是这样的。金光雕狠狠的一记啄击,正对着张志平的后脑袋,如果不做任何防护的话,下一秒绝对是脑浆迸裂,没有任何幸存之理。

    张志平是在背后被金光雕偷袭的,所以被抓到空中后,他也是背对着金光雕的。在刚刚被抓时,他是懵然的,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带到了空中,两旁的景色飞速后退,也终于让他反应了过来,而他立即做的事情,便是全力用五脏神施展金刚罩,瞬间便在周身布下了足足九层。

    金刚罩是张志平用的最熟练的法术,就是为了在各种突发情况下保住自己的小命,事实上,已经保住了不下三次小命。

    抓住张志平的双爪瞬间被金刚罩推开,连带着在他身上被撕下了数条血肉,而这时,啄击也立刻撞到了金刚罩上。

    “铛······”狠辣的一次啄击瞬间便攻破了五层防御,撞到第六层上发出了一声巨响,而张志平也在这强大的撞击力下,像一

    个出膛的炮弹一般向远处飞去。感受到自己在飞速移动,张志平强忍着身上痛苦施展了浮空术。

    并不是只有到了筑基期才能飞行,而是到了筑基期才能御剑飞行。对于练气期修士来说,能飞行的方式还是不少的,最常见的便是浮空术,其余的还有飞行法器、符舟等等,就连当初的五鬼搬运也能进行飞行,只是这种飞行有很大的缺陷,不是飞行太慢,就是太不灵活,只能直来直去,唯一好一点的就是飞行法器,但也有法力消耗迅速的缺点。

    落下的速度在浮空术的帮助下渐渐慢了起来,但还没慢多少,张志平整个人便撞击到了大地之上,直接撞出了一个大坑。剩下的四层金钟罩瞬间被撞破,还好他在施展完浮空术后立即又施展了三层金刚罩,总算没有让他的身体与大地直接接触,只是,那强大的冲击力被他完全承受,直接让他五脏移位,全身骨折。

    五脏神一阵晃动,但好在五脏神虽然是以五脏为观想形成的,但本质还是灵魂之力,所以五脏移位对于五脏神的影响不大,反而在五脏神的帮助下,五脏开始渐渐回归原位,而身上的木系法力,也发挥出“生”的特性,开始滋润起张志平重伤的身体。

    在张志平的身体撞击到大地之时,他先是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冲击力,随即便是全身巨痛,无处不在、深入骨髓的巨痛!强烈的痛苦让张志平眼前一黑,便要直接昏过去,好在他灵魂强大,又有五脏神支持,所以还是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全身瘫痪,整个人变成了血葫芦,张志平如今只能仰面在地,时时刻刻从身体上传来的巨痛更是让他难以平静,这时,那只金光雕终于发现了自己丢失的猎物,当即向着张志平飞速前来。

    张志平也在这时终于认出了袭击他的东西:金光雕,四阶妖兽,堪比筑基期修士,速度极快,善于突袭,爪子、喙部可以用来炼制灵器。

    眼看着又要遭受到金光雕突袭,张志平心中关于金光雕的资料迅速闪过,电光火石之间便找到了应对之法。金光雕伸出双爪,瞬风术发动之时,张志平眼中猛然爆出一道精光,天空中刹那间出现数条极细的金线,眨眼间便与使用出瞬风术d金光雕擦肩而过。时间仿佛禁止了一般,却又在下一秒恢复了正常,金光雕的身体忽然分成了数块,化为一阵血雨从天上落了下来。

    金光雕的本命法术瞬风术,可以让金光雕猛然突袭,速度之快几乎不亚于瞬移,不过早就被修士发现了其中的弱点,毕竟不是瞬移,只要在它的必经之路上设下障碍就很容易将其击杀。只是这个时机,就连普通筑基期修士也难以掌握。张志平以五脏神调控,抓住了这个时机,才直接以金丝术将其斩杀。一切说起来复杂,但与上世飞机被小鸟撞坏的道理没有什么差别。

    “咳咳咳······”张志平一阵咳嗽,刚刚瞬发金丝术又引动了五脏伤势,让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轻易使用法术了,不过能以练气中期实力,如此轻易的将堪比筑基期的金光雕击杀,实在是一件值得骄傲之事。金丝术,是将金系法力凝练成一道金丝的种法术,可以不通过手印调动法力,直接以咒语凝练即可。金丝锋利无比,与法力的威力有关,法力越精纯,越凝练,金丝术的威力也越大。

    虽然身受重伤,但罪魁祸首金雕也被分了尸,算是为自己报了大仇。张志平现在也顾不得搜集战利品,而是立即检查起身体来了。

    五脏移位,全身骨折,浑身上下都被摔成了肉泥一般,经脉也变得断断续续的,张志平苦笑,伤成这样还能活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他此时很想摇摇头来表达自己的感概,不过连骨颈也有轻微骨折,做不来这种高难度的事啦。

    张志平虽然感概,但动作却是不慢,有五脏神帮助,五脏率先完成了恢复,这样一来他就算是保住了性命,不会因为伤势过重死掉了。紧接着,他开始处理经脉问题,在这不知道十万大山的哪个角落里,自己必须尽快有自保之力,否则危险绝对层出不穷,只要能施展法术,那他就足以应对大部分危险了。

    全身经脉受到肉身影响变得断断续续,好在经脉也不是实质,一部分经脉还能运行,加上五脏神恢复,他已经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只是全身骨折,肉身几乎成了肉泥,这般严重的伤势让他始终不能动弹,只能摊在原地慢慢恢复。他的木系法力曾融合过“生”的优点,不过他不敢让法力随意孕养身体,否则到时候身体长成什么样就不知道了,所以必须先贯通周身经脉,才能着手恢复伤势,之前只能用木系法力滋润内脏,确保伤势不会加重。

    张志平学过医,所以知道该如何养伤,现在的伤势看似严重,但主要身体器官却没有受到重伤,其余血肉以修仙者的恢复力,可以轻易恢复过来。只是现在全身巨痛,为了分散注意力,他让自己不断思考其它事情。

    张志平反思这次为什么会受如此重伤,是因为自己太大意了吗?有些,但人不可能永远都时刻保持警惕;自己遇到过好几次突袭,虽然每次都及时反应了过来,但自己不可能永远都那么及时,像这次,自己就反应稍慢了一些,直接就导致重伤。所以自己必须要找一些护身的宝物了,那种可以自动护主的宝物,以往自己太忽略了这方面的事情。

    想到这里张志平不由得想到了手中的这枚玉戒,能从空间泯灭中幸存下来的宝物,想想就知道不简单。所以他在拿到戒指时是非常感兴趣的,忽略了周围的环境,所以才能被金光雕偷袭成功,只希望这枚玉戒的价值值得自己重伤吧。他有心研究这枚戒指,只是现在他浑身无法动弹,只能暂时放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