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法象仙途 第十八章 真传大典

时间:2017-12-04作者:我是宅子

    在真传大典前一天,去青松城中招收弟子的执法弟子也回来了,其中包括一部分资质较好的,祖上有迹可查的青松门弟子后裔,大约有二百人,还包括一部分经历了重重考验招收上来的散修弟子,大概三十人。

    散修弟子的实力至少有炼气后期,因为青松门的入门考验可不轻松,需要到十万大山找青松门指定的宝物,经历大量厮杀后才能得到;然后还不能直接加入,还要经过一场问心路的考验,将那些心怀恶意、大奸大恶之人再剔除出去,最后才能加入青松门,所以也难怪他们会对凡人国度的凡人如此轻易加入青松门感到羡慕嫉妒恨了。

    青松门招收散修弟子的原因就是为了避免散修联盟的壮大,毕竟散修太多,总能冒出一些天资纵横、奇遇惊人之辈,放任其不管的话日后很可能会对门派造成极大威胁,毕竟门派占据了世上的大部分资源;但直接追杀的话太过霸道,而且也太耗费时间,谁愿意为了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可不可能成为的威胁就去贸然追杀?况且一旦对方逃了,那仇恨可就结大了,变数太多。所以还是将他们招入门中的好,将威胁变为自己人可比变为仇人要强多了。

    凡人弟子每十年从周国固定招收不说,青松门收徒大大典和真传大典基本都是每二十年一次,将两者放的如此近,一是为了补充在兽王祭中外门弟子的消耗;二是为了让这些弟子看看青松门筑基真传弟子的盛况,激起他们对于门派的热情和向往,切切实实的刚从练气期突破的筑基期弟子就摆在你眼前,怎么样,羡不羡慕?渴望不渴望?加入门派后你就可能成为其中的一员。还有一个目的是为了分配剩余筑基丹。

    当初五大派和散修联盟只拿出一半筑基丹进行兽王祭,而另一半就被分了,青松门分得二十颗,另外当初参加兽王祭的弟子所夺取的筑基丹,除去他们筑基所用外,剩余的被宗门以一颗一件下品灵器收购。筑基丹只有催化法力液化的作用,对筑基期以上的修士没用,所以他们不介意将其换为自己可以使用的灵器。这大概能收上来五颗左右筑基丹,最后总共有二十五颗左右空闲的筑基丹。

    这些筑基丹不会直接送给弟子,而是作为一些极其困难的门派任务的奖励;或者如果有什么奇遇,获得了宝物也可以向宗门换取筑基丹;还有可能宗门对一些多年为宗门操劳、功劳显著的弟子的奖励。当初有一部分练气大圆满的修士没有参加兽王祭,就是打着从这些途径获得筑基丹的想法

    真传大典这天,青松门开放了灵脉内围区域,大量外门弟子涌入,当下就被这浓郁的灵气震住了。一些弟子甚至当即开始打坐修炼,这可是一天就相当于用三颗灵石修炼啊,他们连一天用一颗灵石修炼也无法做到。更不用说那些新收的弟子了,他们平日里连用灵石修炼都舍不得,都积攒起用来买法器、丹药了,而青松城中也没有灵脉,只是布置了大型聚灵阵让城中灵气相对浓郁一些罢了。

    张志平也对这浓郁的灵气感到震惊,这才不过小型灵脉内围,那传说中的大型灵脉又能达到什么地步?青松门在修仙界中只属于小型门派,就连五国修仙界也只是修仙界中很小的一部分,自己可万万不能沉迷于现在的成就,最后成为一个井底之蛙!

    广场之上大家按分配好的蒲团打坐坐好,与周围的师兄弟聊天,嘈嘈嚷嚷的使场面有些混乱。这时,一道强大的威压忽然而来,这道威压远比张志平当初感受到云阳的威压要重的多,在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到自己的思维都要停止了!就连五脏神一时间也无法动弹。还好这道威压只是一闪而逝,让众人很快便缓过气来,不过原本有些混乱的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随着威压消失,天空之飘来了一片白云,上面竟然有人!众人再次嘈杂起来,这时白云渐渐落下,好像仙人下凡一般,让众人看的目瞪口呆,不由得心中充满了景仰之情。最后白云落下,正好落在了广场前面的高台之上,这时,不知从哪传来一道恭敬的声音:“吾等拜见掌门,祝掌门长生不老,仙道可期!”

    众位弟子也反应过来,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又跪下跟着这道声音齐声道:“吾等拜见掌门,祝掌门长生不老,仙道可期!”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威严庄重的中年人,正是本门掌门玄松子,金丹大圆满修为,刚才那道强横无匹的威压,也是他发出的。看见众弟子参拜,他开口回礼,声音恍若天雷:“众弟子起身,不必多礼。”

    众位弟子这才站起来重新坐下,张志平一直跟随着大流,没有做什么怪异的动作。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就跪的多了,在家跪父母,在外跪老师,平时遇上什么祭司典礼,再跟着跪苍天,小时候被父母领着,祖先神佛也跟着跪了不少,刚开始很不习惯,故意闹别扭,但被父母当成小孩子胡闹,强摁着跪下,后来渐渐也习惯了,并不是跪下就一定表示臣服,唐朝以前还都是跪坐呢!怕的不是跪下身体,而是心里跪了。

    张志平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颇为传奇的掌门,只见他头戴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道袍,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双眼炯炯有神,气度俨然,倒真是符合他心中的印象。

    这时跟着掌门玄松子来的筑基期弟子来到前排坐下,台上只留着三个人,都是金丹期长老。毕竟只是一次真传大典,不可能把所有长老都叫来。看众人落座,玄松子又威严的宣布:“真传弟子大典,开始!”

    随着玄松子话音落下,刚刚消失的白云再次浮现,环绕在高台上,衬托着掌门他们好像神仙中人;众弟子耳边也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神秘莫测的乐声。张志平隐隐的感觉到了不对,随着乐声响起,天地间的灵力渐渐的被汇聚起来,只是很微弱,要不是他精研法术,对于灵力调动极其敏锐,恐怕也发现不了,这音乐竟像一个大型咒语一般!

    张志平有些不安的看向了周围,但发现很多弟子眉宇间透露着一丝喜色,好像就要有什么好事发生一般,此时场面肃穆,无人说话,张志平也不好开口,不过他暗中猜测,这应该是一件好事,他立即便开始预想种种情况。

    修仙者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所以各种仪式只是简单的做了一遍便过去了,主要是十大弟子被正式录入门派金书玉册,点燃魂灯,然后便成为了真传弟子。

    金书玉册的作用有两点,一是登记门人弟子的姓名,生平,二是记录历代得道祖师的名讳事迹,是一个门派的精神向往所在。魂灯是将一丝灵魂气息留在空白魂灯之中,魂灯便会被点燃,可以显示出弟子的安危生死:重伤则灯暗,身死则灯灭。如此一来,遇到危险时门派便可以拿上魂灯去寻找这个弟子加以救援保护。传闻中,顶级宗门的魂灯还有可以引导宗门找到转世弟子的作用,这也是很多大能之士建立宗门的原因之一。
小说推荐